辣文小说 > 玄幻魔法 > 紫气未央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两败俱伤,神龙本体

正文 第六十九章 两败俱伤,神龙本体

 热门推荐:
    第六十九章两败俱伤,神龙本体

    封紫心念一动,那日炎斗篷便猛地撑开。

    斗篷之上赤红烈焰翻滚升腾,将黑风抵挡驱散。

    它本就是防御系灵武,更属火行,此刻一出,诸邪辟易。

    见自己精心炼制的恶鬼帆无甚效果,敖怜星也是吃了一惊:“这是蒙冲妖王的那件灵武……”

    不过她也历练通达,话尚未说出尽,身体就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动作。

    敖怜星双手捧出一颗漆黑圆球——不是毒龙之心又是何物!

    这东西天生克制人类一切法宝,就连圣兵囚龙剑也被它所污秽,彻底失去了灵性,可谓是威力无穷了。

    “去吧!”

    敖怜星一开口,无穷的污秽烟气便从那漆黑圆球之中弥散出来,向着封紫的方向包围过去。

    封紫眉梢一挑,不愿用灵武正面与那毒龙之心对抗,就要将日炎斗篷收回。

    但那敖怜星这段时间对手中妖宝的运用能力似乎也提升了不少,她见到封紫的动作,嘴角露出一抹微嘲:“若是想逃就能逃掉的话,那我这毒龙之心不是空有盛名了?!”

    原本那日炎斗篷就有辟邪效用,毒龙之心一时间并无法冲破它的煌煌真炎。

    但下一刻,敖怜星玉指轻轻跳动,十指连弹,那污秽烟气瞬间化作一条黑龙,猛地冲日炎斗篷。

    “妖宝神通·毒龙噬灵!”

    污秽毒龙的虚幻躯体溃散之后,日炎斗篷的仍旧悬浮字空中。

    但其上灵气微弱,上面沾染了星星点点的漆黑污渍,没有之前那般诸邪辟易的强横气势了。

    封紫并指如剑,轻轻一挑:“御!”

    但那灵武斗篷仿佛喝醉了酒的人类一样,并没有听从命令回来,反倒是跌跌撞撞地向着敖怜星的方向冲了过去。

    “哼哼……先废你一条臂膀!”

    敖怜星虽然带着珊瑚假面,但还是可以看出她在冷笑。

    “贫穷的人类。”

    “你的那件赤龙圣兵已被污秽,这件法宝一破,我看你还拿什么来翻盘!”

    她双手合拢,恶鬼帆顿时浮空而起,立于胸前。

    黑风阵阵,鬼哭神嚎,数之不尽的凶魂势如破竹地冲过日炎斗篷。

    滋啦……

    每一个亡灵冤魂,都化作拇指大小的漆黑刃片,发出让人牙齿酸涩的声响。

    黑风过后,原本华丽完好的日炎斗篷当即被切割成了无数碎片。

    热风扬起,构成日炎斗篷的锦缎棉絮和金属丝线四处飘零。

    对付防御类灵武也能一击破溃,这恶鬼帆的威能可谓是强悍地无与伦比了!

    封紫不想亲身感受被这恶风透体的滋味,于是他转守为攻击,双臂交错。

    他以精神力引动法决,沉浮宝剑瞬间飞出。

    “早就料到你这招了!”

    敖怜星脸上露出一阵得意的神情,念头一动,就要用恶鬼帆抵挡。

    随后敖怜星的视线落在封紫脸上,捕捉到了一抹邪气的笑意。

    她心脏猛地一跳,忽然产生了一股毛骨悚然的恐怖感,下意识地用恶鬼帆挡在自己身前。

    “让你见识一下贫穷人类的打法。”

    封紫一声轻笑,十指交错:“御剑术·剑陨天爆!”

    嘭!

    一声剧烈的爆响之后,沉浮剑碎裂开来,化为无数锋锐的利刃。

    每一片利刃上,都携带着无与伦比的冲击力,能够轻易贯穿百炼精钢。

    那恶鬼帆虽然黑风阵阵,鬼哭神嚎,能够驾驭亡魂破敌,但在这种爆裂的攻势之下也被狠狠地压制了下去。

    即便如此,敖怜星也从那恐怖的攻击之中幸存了下来。

    她背后冷汗淋漓,却兀自冷笑道:“你自爆灵武的绝地反击,也不过如此!”

    封紫面色似笑非笑:“哦?是吗?”

    之前那一击消耗了他不少体力和精神力量,日炎斗篷和沉浮剑与他心神相连,这两件灵武被损毁,他也受了不轻的反噬。

    所以此时封紫后退了数步,一边静静调息,一边关注着敖怜星的动作。

    敖怜星上下抚摸了自己一阵,并未发现有什么不适之处。

    她见封紫面色苍白,只道是在故弄玄虚。

    敖怜星心念一动,准备强行驾驭恶鬼帆灭杀这个可恶的人类少年,却忽然觉得心口一痛。

    她抬头一开,只见丝丝缕缕的紫苍炎如同跗骨之蛆粘附在恶鬼帆之上,以亡魂怨气为燃料,竟在渐渐蚕食恶鬼帆本体!

    “不!这是我亲手炼制的恶鬼帆,是我的本命妖宝,它潜力无穷,怎么能毁灭在这种地方!”

    然而无论敖怜星怎样驱赶,都无济于事。

    她将那燃烧的恶鬼帆甩在地面。

    用力扑打,用沙子灭火,甚至用妖水冲刷,都无法将那粘附性极强的紫苍炎覆灭。

    “这件妖宝已经病了,直入膏肓,已经无药可医,不如就此陨落,反倒能少承受些痛楚。”

    封紫这样说着,忽然伸出手,面色淡然地轻轻握下。

    “戾火送葬!”

    嘭!

    紫苍炎爆裂开来,恶鬼帆也随之崩碎瓦解,化为废料残渣。

    本命妖宝被封紫以剑爆损毁,敖怜星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这场战斗可谓是异常酷烈,还未曾终结,便已有三件无价之宝毁于一旦。若是换做其他武者妖王,少不了要感到一阵心疼分神,被敌人所乘。

    但在场两人一个意志坚硬如铁似刚,不可动摇,另一个则是西海龙女,生来就屹立于这个世界的巅峰,若非这恶鬼帆是她亲手炼制,即便再多毁上两件妖宝,她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敖怜星死死地盯着封紫,眼里闪过一丝刻骨铭心的仇恨:“此物与我本命相连,更蕴含了我对天地法则的领悟,如今它被损毁,我此生就再也没有机会晋升妖皇了!”

    听到这话,封紫却是笑了:“你心胸狭隘,心智不坚。为人处世使用两套法则:对待自己宽松,对他人狠辣无情。”

    “这样的你即便有再多资源,再大奇遇,也绝对无法成为妖皇。”

    “所以说,我觉得你还是想得太多了。”

    两人对话间,那恶鬼帆的碎屑残渣之中发出“滋滋滋”的青烟。

    此物存在于世间的最后一点痕迹也自我湮灭了。

    恶鬼帆彻底毁灭之后,数以千计的亡魂从其中钻了出来,其中一半是人类,一半是妖族。

    这些亡魂形态各异,却都用感激的目光看向了封紫,对着他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是在感谢封紫将它们从永无止境的痛苦之中解脱出来。

    这数千亡魂并没有实体,所以无论是感激封紫还是仇恨敖怜星,它们都无法做出实质性的举动。

    它们只出现了五六个呼吸的时间,就烟消云散,化为乌有了。

    “妖族肉身陨落之后,它们的精神体本就没有去处;但那些人族灵魂遭受了太多折磨和痛苦,神魂力量耗尽,连赶去阴曹地府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封紫低声喃喃了一阵,猛地挺直腰板。

    他的大腿微微拱起,一手在前横与胸口,一手在后搭着衣角。

    这个起手式一出,敖怜星顿时感到一阵决绝狠辣之意,当即明白了封紫的意思:

    今日,你我只有一个能走出这里!

    经过数息的调养,二者皆从法宝毁灭的反噬中恢复了过来,不约而同地发动了最后的攻势。

    敖怜星眼神恶毒,面色扭曲地不忍直视,但手上的动作却是如同乱石穿空般凌厉,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毒龙噬灵!给我毁了他的真气之源!”

    妖宝毒龙之心再次化龙,向着封紫胸口激射而去。

    在这瞬间,封紫心神电转,思虑得失之后,并没有拿出其他法宝,只是身化硬箭,对冲了过去。

    紫炎若粘稠重水,附着于身,封紫以拳为矢,冲入污秽烟龙之中。

    “人类的身体,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的毒龙之心的摧残?他这是在自寻死路啊!”

    敖怜星眼里浮现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不知道该说他是疯子还是蠢货好!”

    正当敖怜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准备离去的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阵响彻天地的吟诵。

    “寄意寒星荃不察……”

    “我以我血荐苍穹!”

    紫炎爆裂,污秽之龙瞬间崩碎瓦解。

    封紫猛一振翅,背后紫炎双翼发出无与伦比的冲击力量。

    他瞬间出现在敖怜星身边,一记铁拳轰了过去。

    嘭!

    敖怜星脸上的珊瑚假面“咔擦”一声破碎开来,显露出下面为毒素侵蚀的可怖面容。

    她的身体如同离弦之箭,倒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岩壁之上。

    待敖怜星落地之后,封紫这才发现她整个面骨都发生了夸张的扭曲,脸上大半青紫浮肿,另一小半则漆黑如墨,再也没有往日半点风华绝代的美艳,只让人觉得不堪入目。

    敖怜星猛地摇了摇头,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长吟之后,身躯化为本体形态。

    骆头,蛇脖,鹿角,鬼瞳,鱼鳞,虎掌,鹰爪,牛耳——不是翱翔于天际的神龙,又是何物?

    严格的说,这条蓝色仙女龙即便以最苛刻的审美观来看,也是极为美丽的。

    只不过此时此刻,它那颗龙头上鳞片漆黑,龙面高高肿起,好似才被巨人痛揍了一番。

    神龙倒地,痛苦地**,片刻之后,这才恶狠狠地开了龙口:

    “你从头到尾都被毒龙之心污秽,现在已经无法动弹了吧?”

    “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说的就是你如今的状态了。”

    敖怜星露出了本体形态,咆哮质问着。

    封紫并未正面回答,而是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呵呵……难怪她这样恨我了。”

    笑着笑着,他猛地咳出了几口夹杂着毒素的殷红鲜血,口鼻间满是腥甜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