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一 黄巾乱 第七章 笼中养不出雄鹰

卷一 黄巾乱 第七章 笼中养不出雄鹰

 热门推荐:
    刘展的伤口发痒,那是因为快好了的原因,伤口处都已经结疤了。刘展知不知道,当然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借口而已。

    童渊为其处理伤口,一看就知道。

    “嗯,伤口愈合的很好,正是因为快好了,所以才感到有些发痒。保险起见,还是再敷些伤药吧。”

    “那就谢谢师傅了,我就是担心感染,才想起换药。”

    刘展在屋子里处理伤口,外面可就热闹了。赵云和高顺、张辽在外面演武场,抡起兵刃打得火热。

    原来,三个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很谈得来,少不了谈论起武功。说着说着,操起兵刃对上阵。

    先是高顺和赵云演练一番,高顺的招式比不过赵云,但是,经过杀场厮杀锻炼的高顺,凶猛异常,让赵云好一顿忙乱。毕竟,赵云没有实战经验,而高顺却在招式中透出一股股杀气。

    当然,毕竟高顺与赵云差了一截子,最终高顺不敌,撤下阵来。

    张辽早就开始跃跃欲试,见高顺撤下阵来,赶紧拍马向前,挑战赵云,好家伙,两个人你来我往,厮杀在一起。

    这一战更是打得天昏地暗,你来我往互不相让。

    赵云的招式奇妙绝伦,张辽的招式也不差,更主要的是,张辽的实战经验丰富,纵马挺枪透出强烈的杀气,竟然让赵云感到非常压抑。

    收拾完伤口以后,童老爷子和刘展也出来观战。看了一会儿,童老爷子皱皱眉头,对赵云的成绩很不满意。

    刘展看到童渊的表情,眼珠子一阵乱转,不知道介个家伙在心里打着什么鬼主意。

    场内的赵云和张辽一阵猛烈的厮杀,两个人全身冒汗,汗水打湿了衣服,大冷的天气,身上竟然冒着腾腾热气。

    刘展一边观战,一边自言自语地冒出一句话。

    “笼子里养不出雄鹰,赵云的招式没说的,的确比张辽使得精妙。可张辽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这俩人也就打个平手。”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童老爷子猛然明白过来了。刚才是没反应过来,总在赵云身上打转,觉着赵云不应该如此表现。刘展的话,童老爷子也知道的,只是没往这方面想而已,刘展一说,哪里还反应不过来之理呢?

    “都停下来吧。”

    老爷子发话了,场内的俩个人急忙收了招式,退出场内。下了战马,二人相继走过来。

    “云儿,你的招式并不差,为什么没占上风,你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师傅,徒儿只觉着与张兄弟比试,心里有些压抑,就觉着有点施展不开的感觉。”

    “还是刘司马提醒了我,笼子里养不出雄鹰,这话一点不差。张辽经历过战场厮杀,如此一来,就比你多了战场上厮杀的经验,你受张辽的制约这不奇怪。看来,云儿也需要实战锻炼呀!”

    “是,师傅,徒儿也有这种感觉,的确缺乏临战经验。”

    “嗯,云儿,你随为师过来一下,师傅有话要问你。”

    看着师徒俩的背影,刘展觉着这事情有门。

    师徒俩进了屋内,童渊坐下以后说道:“徒儿,你觉着刘展此人如何?”

    赵云不知道师傅为什么要问这些,就把从高顺和张辽那里听到的有关刘展的事情告诉了师傅,尤其是最后一次与鲜卑人厮杀的战争过程中,刘展为救士兵,独自留下来为军队后撤断后的壮举。

    童渊听了赵云的叙述,沉吟一会儿,似是拿定了主意。

    “徒儿,像刘展这种带兵的将领,古往今来有,但是,不能算多,只可遇不可求。为师觉着云儿应该增加些实战经验,既然遇上了刘展这样少有的将领,就不要错过,谁都想有这样的上司,不知云儿觉着如何?”

    “师傅是想让我从军,跟着刘展下山,是吧?”

    “就这个意思,该学的你都学了,只差悟性了,再就是需要实战经验。有刘展这样的将领,你跟随他,为师也放心。”

    “谢谢师傅,只是徒儿要离开你老人家,心里有些不舍。”

    “傻话,男儿志在四方,说这些婆婆妈妈的话,让人家笑话。这事情就这么定了,一旦天气转好,他们开拔,你也跟着走吧。哦,这几天赶紧回家看看,以后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呀!”

    “是,师傅,徒儿会回家看看。”

    晚饭时,烤着炉火,童渊和刘展坐在一起喝着酒,聊着天。扯一会闲话,童渊话题一拐,扯到赵云身上。

    “刘将军,小徒的问题你也知道,我打算把他托付给你,让他在实战中锻炼成长,我这个关门弟子可就拜托你照顾了。”

    “老爷子,瞧你说的,折煞小子了。赵云是少有的猛将之才,将来必将留名千古。老爷子不怕赵云在我手下埋没了?有些屈才呀。”

    “哈哈,你这个小滑头,心里一定不是这么想的。我是看好你,赵云跟着你我放心,这几天让赵云回家看看,等天气转好以后,他就跟你一块走。”

    刘展喝着酒,皱皱眉头,这酒可真难喝。

    “那就谢谢老爷子了,以后,等我有了时间,一定亲自酿出好酒来孝敬老爷子。”

    “嗷,你还会酿酒,能酿出什么样的好酒?”

    “会一点,至少不会像这种酒,像黄汤一样,喝起来还有种骚呼呼的味道。我要酿的酒,一定是甘洌清香的酒,到时候,老爷子一喝,准会喜欢的放不下了。”

    “哈哈,小子别馋我,老朽没啥爱好,虽然喝得不多,却喜欢这种气氛。很期待啊,小子说话要算数,别让我老人家等太久就行。”

    一场大雪,将刘展这只军队困在了常山,看着架势,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很无奈,军队这一百六十几人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在这里过了年。有什么办法,大雪封山,就是想走也走不了。

    赵云回家的时候,刘展带着高顺和张辽回到了军队中,和士兵们一起过新年,也算是安抚了士兵们想家的心。大家都一样,当兵的想家,当官的难道不想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