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一 黄巾乱 第二十一章 第一场火攻

卷一 黄巾乱 第二十一章 第一场火攻

 热门推荐:
    下半夜丑时,此时,正是黄巾军沉睡的时刻。一天的作战,让这些人非常疲惫,现在睡的正香呐。

    整个黄巾军的宿营地乱糟糟的,有的人睡帐篷,更多的人没有帐篷,只是找些草堆,或者随便找点东西遮盖一下。还有的人什么也没有,只能挤在一起互相遮挡避寒。

    天黑沉沉的,此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北门外,在黄巾军宿营地后方的高坡上,一排排的草球堆放的密密麻麻们。这是刘展军队士兵白天赶制的,现在全摆放在这里,只等寅时一到,点着火滚下高坡即可。

    一切都准备好了,士兵们在等待。

    因为是第一场火攻,刘展很慎重,全面落实了一下各方准备的情况,又和田丰等人交流了一下,感觉着没什么遗漏才放心。时间已到,可以开始了。

    “点火。”

    随着刘展的一声令下,“噗”的一下子,一排排大火球瞬间点燃,像一条火龙伸展开来,照亮了黑沉沉的夜空。

    “擂鼓。”

    战鼓的声音就是命令,战争开始了。一排排火球被滚下了高坡,滚着黄巾军的宿营地,一时间,整个北门外通天透亮。

    突然,宿营地外面,战鼓雷鸣,火光冲天,杀声不断,震耳欲聋,惊醒了沉睡的黄巾军士兵,匆忙间,纷纷从营帐中窜出来。

    醒来的黄巾军最先注意到的是整个营地一片火光,草堆被点燃了,帐篷着火了,能燃烧的东西全被火点燃了。乱了,全乱套了。

    慌乱的人开始窜动,整个营地一片混乱。

    无论是近处还是远处,黑暗中,到处都是战鼓雷鸣,似乎到处都是敌人的军队包围着他们,让这些还在迷糊的黄巾军混乱开了,他们搞不清楚,外面到底有多少兵马包围了营地。

    青州北大门之外,也是如此,只是这里才是刘展率领的军队,真正的攻击地点。校尉刘展一声令下:“出击!”

    赵云、关羽等将领一马当先,士兵紧随其后杀将进来,大军所过之处到处点火,见人就砍。睡梦中窜起来的黄巾军还迷糊着,有些已经被砍了脑袋,更多的人衣衫不整,狼狈逃窜。

    刘展的一万多军队,如狼似虎,凶猛无比,就像是群狼闯入羊群一般,肆意杀伐,慌乱的黄巾军从帐篷里跑出来,大部分都连个兵刃都没带,要么被宰,要么逃命,只嫌他爹娘给他生了两条腿不够用的,慌不择路的逃命。

    大多数人向青州城的两边跑,也有吓破了胆的慌不择路向前跑,麻痹的,前面没有路啊,那是青州城墙的方向哎,难道要去撞墙吗?

    整个黄巾军的营地火光冲天,将黑夜变成了白天,到处都是喊杀声,暗夜中传的很远、很震撼,几位大将,各率领的两千多名前军,只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就杀透了黄巾军的宿营地。

    前面是青州城,无路可逃,溃兵沿着城墙向两边仓惶逃窜。

    见计划已经基本成功,张辽、赵云一路,高顺、关羽一路,两路兵马,左右分开沿着城墙杀将过去。

    现在大多数的黄巾军都醒了,但是,醒来的看见的第一眼,是外面到处都是黄巾军在逃跑,榜样的力量很强大,于是他们的第一件事情,也是逃跑,他们也不知道往哪里逃跑,看别人跑他们跟着跑,身后的官兵穷追不舍。

    受到攻击的黄巾军,忙着逃跑,没受到攻击的黄巾军,也不敢前去支援,他们的后面战鼓雷鸣,黑暗中,不知藏着多少军队,谁知道什么时候杀将过来呢?

    再后来,随着逃跑的黄巾军到来,裹携着他们不得不跟着逃跑,于是,逃跑的人数越积越多,就是不想跑都没有办法。

    从城北一路逃到城南,人裹着人再向前跑,被踩死的黄巾军贼寇,不计其数,整个黄巾军崩溃了。

    这一场夜战,好一顿追杀啊,一直杀到天蒙蒙亮方止,杀敌无数,血流成河,近十万的黄巾军被万名官兵追杀,只俘虏了千把老弱,刘展将他们交给青州太守龚景完事。至于俘虏的那些年轻力壮的,根本没照面,单独交给田丰等人看押。

    天亮后,刘展让军队在城外安营扎寨,自己带着卫兵进入城内。那青州太守高兴啊,被围了许久一直担惊受怕,也不怪他害怕,看一看黄巾贼数量庞大的惊人,万一破了城,可就死无葬身之地啊,能不害怕吗?

    今晨,听到城外战鼓雷鸣,知道来了救兵。见城外到处都在开战,以为来的人很多啊,龚太守很奇怪,哪里来的这么多援兵啊?好像周围到处都是黄巾军,根本就没有能够支援这里的官军。这些军队是从哪里来的呢?好像不少哇,一直到了战争结束,天大亮了才知道,原来只有这点兵啊,这个带兵的将军,真神人也。

    龚景见到刘展才知道,原来领兵的是如此年轻的一个人,带兵竟然也如此厉害,龚太守对刘展佩服的五体投地。

    龚太守派人给城外的官兵送去酒食,犒劳官兵,在城内设宴款待刘展。席间龚太守叹道:“青州被围许久,原以为青州难保,没想到刘校尉一来,就给青州解了围,更没想到是,刘校尉只带领如此少的人马。近十万黄巾军灰飞烟灭,哈哈。”

    “大人太客气,卑职奉幽州太守刘焉之命,前来青州解围,路途遥远,未能及时赶到此处让诸位受困,实在抱歉。”

    “刘校尉居功不傲,当真可敬,诸位将士远途奔波劳累,要在青州好好歇息,我等青州官民定会好好犒劳。”龚景是真心想感谢刘展等。

    “大人,不行啊,此次黄巾贼众,来势凶猛,中原遍地都是造反的黄巾军,形势万分危急,我等不可在此地耽搁。目前,黄金贼寇的主力,正在威胁洛阳京师重地,听说在那里率兵抵抗的皇普将军兵力薄弱,难以抵抗住黄巾军的攻势,我等必须抓紧时间支援,明日一早我们就将开拔,以解京师之危。”刘展严肃地说道。

    龚太守一听,情况确实如此,要是碰上个耍滑的将军,可能在此停留,人家刘展是真心为国效力,刘校尉的举动,令人感动啊,于是说道:“既然军情紧急,我等就不再留刘校尉了,行军打仗不是小事情,有需要的不管是钱财、物资、人员青州一定坚决支持,刘校尉尽管开口。”

    “我等行动草率,准备是有些不足,既然龚太守愿意支持,非常时期,我就不客气了,如果方便的话,可以支援一些粮草、军械、铠甲之类,军队人数太少了,有年轻力壮的人,愿意参加抗击黄巾军也欢迎。”刘展也不客气,直接开口要,给不给是另一回事。

    “好,刘校尉放心,所需之物,明天早晨出发前一定准备好。”龚太守爽快地答应了,突然又想起一件事,于是补充道:“这几天,有两个过路的壮士,帮助青州守城,我看此二人颇为了得,不如让他们俩随你出征,你看如何?”

    “如此甚好,那就谢谢龚太守了举荐,某当率领他们尽力杀敌,报效国家。”刘展说道。

    不一会儿,龚太守让人引领二位前来,经过介绍,原来一位是东莱太史慈,另一位是琅琊徐盛,刘展大喜过望,与二人好一顿畅谈。

    果然,第二天一早,龚太守很守约,将昨日答应的事情,一一办妥,青州这里的围困已经解了,龚太守也不再担心了,干脆从青州军队中选拔出一千精锐,送给刘展,又从青州挑选两千民壮,再加上一些粮草、铠甲装备,一股脑送给刘展。刘展这家伙也不客气,如数笑纳,与来送行的青州一干人等,依依话别,告别了龚太守等青州官员,刘展率领着大军,继续踏上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