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一 黄巾乱 第二十九章 中郎将

卷一 黄巾乱 第二十九章 中郎将

 热门推荐:
    及至中午,各路追击敌军的人马,陆续而归,赵云斩杀了波才,关羽等其他各将均有斩获。

    这个事情全看运气,碰到大头目就赚了,碰到小头目,那也没办法。现在最忙的是田丰等一干文官,忙得脚不沾地统计战果、造册、各处递交战报。

    几日后,三路大军启程,向南开进横扫各地黄巾叛贼。

    五月中旬,抵达南阳后,第一场大战,就是要痛击张曼成部黄巾贼,以解宛城之围。

    而在这期间,刘展不再争功,处处尊皇甫嵩和朱隽为首,凡参加战斗,多以皇甫将军和朱隽的军队为主力,自己的军队作为辅助军队,配合行动,这家伙的低调,赢得了皇甫将军和朱隽将军的进一步好感。

    恰在此时,朝廷的封赏也下来了,鼓励黄埔嵩、朱隽等再接再厉继续剿灭黄巾贼,表彰了刘展的卓越功绩,升刘展为中郎将。

    这一下子升职不小,与皇普将军并列一线。正所谓朝里有人好做官啊,自从出兵以来,大小战役,刘展都向刘焉投送战报。刘焉再根据刘展发来的战报,加以整理送往朝廷。

    这次的朝廷封赏,可能就是表彰斩杀张宝、或者是解青州之围以前的战绩,刘焉是皇室中人,他的分量与刘展相比,自然重要多了。再加上刘焉在其中美言几句,盛赞皇家后人出了一个年轻的俊才,你说皇帝老儿能不重视吗?

    在南阳,黄巾军张曼成部,自三月开始,即以重兵围攻宛城,遇到南阳太守秦颉的顽固抵抗,双方相持不下,正陷入僵持阶段。

    按说,你围攻宛城,十几万人马轮番攻击,很有希望拿下宛城,可你别为了急于攻下宛城,只顾着眼睛往前看,身后总要放些探子、岗哨之类的,小心有人戳你屁股呀。

    要不说,黄巾军这些草莽不知兵法。现在悲剧了,皇普嵩、朱隽、刘展三人,结束了长社之战,迅速南下,来到了张曼成的背后,准备给他们来一次致命的打击。

    这次战役由皇普嵩和朱隽领衔指挥,刘展的军马设在后方,为其压阵。

    人家是可是堂堂正正的开战,不像某人,专干偷鸡摸狗的买卖。

    皇甫嵩的三万多军队,和朱隽麾下的一万多军队,排开阵势,盔甲鲜明、刀枪林立、排开八大方阵,浩浩荡荡、气势雄伟,向黄巾军的后营开进。摄人心魂的军威,散发出强大的气势,甚至连战场上的空气都为之一滞,似乎风都停止了。

    旌旗翻滚,如滚滚巨浪卷动,四万多人呐喊出“杀!”,声响彻原野,撼人心魄,如北极掠过来的风暴,如脖颈前掠过的刀锋,黄巾军人人丧胆,无人敢上前尝试刀锋,能做的只能转头逃跑。

    黄巾军首领张曼成,得到急报,官兵从自己军队的后方杀来了,目前已经突破后营,正向中军挺进。张曼成等黄巾军首领,大惊失色,急忙调兵遣将,阻挡官军的攻势。

    当得知,来犯之敌乃长社的皇普嵩率领的官军,张曼成等首领大吃一惊,难道长社的波才已经失败了吗?要不然怎么会攻击南阳。情况有些不妙,张曼成紧急下达了,停止了攻击宛城的命令,集中兵力对付皇普嵩的军队。

    虽然官兵的装备精良,战阵威力巨大,但是,蚂蚁多了咬死象,黄巾军贼众,铺天盖地的扑了过来,几乎欲淹没官军的攻击方阵。

    两军相撞,好一场血淋淋的厮杀,片时,残肢断臂、血流成河。

    虽然黄巾军人多势众,可是,整个攻势散乱,没有一点章法。再看官军,阵列整齐,杀声震天,刀枪出击,章法不乱,更兼身披铠甲护住要害,军士勇往直前,随着杀敌阵列,滚滚向前,坚不可摧。

    战阵中,一个黄巾军抡起一把锄头,砸在一名官军士兵的头上,头盔落地士兵,头部血流如注倒在地上,还没等黄巾军收回锄头,两旁刺过两把长枪,戳穿胸腹,委顿于地。

    也有一窝蜂地涌上十几个黄巾军,冲击一处。前边的黄巾军,被砍倒在地,后面的黄巾军挺着长枪,刺倒官兵。更有甚者,锄头等各种农具劈啪的往下砸,整个就是一命抵一命的打法。

    毕竟官军训练有素,前边的士兵到下了,后面的士兵迅速补上缺口,保持队形不变。

    黄巾军经过几波勇猛的冲击,刚开始的锐气,没有冲破官军的阵型,一而再,再而衰,渐渐失去了刚开始的攻击锐气。

    刘展在后方看着,心中无限感慨,这就是冷兵器时代,血淋淋的杀戮,自己都感觉脖子凉嗖嗖的。

    尽管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不少时日了,但是,这种杀戮,让刘展还是很不舒服,自己必须尽快习惯这一环境,要想在乱世中生存,杀戮是必须的。

    渐渐地皇甫嵩的军队,已经耗损了近三分之一的力量,就算是击败黄巾军,至少也要损失一半的军力,而黄巾军的攻击力度明显减弱了,显然,这种杀戮带给黄巾军的是震撼。

    刘展觉着,不能再继续下去了,要尽快解决战斗,否则,不知道还要死多少人呢?

    举目环顾了一下整个战场,发现黄巾军的西边力量,有些个漏洞,阵前一些青壮攻击,后面全是老弱充人数。

    额,这是一个绝妙的突破口,让这些老弱,冲乱黄巾军自己的阵脚。于是,当机立断,大喝一声:“众将听令。”

    此时,众将还在沉浸在战场血淋淋的杀戮中,没有回过神来。突然闻听刘展的命令,急忙回应道:“诺。”

    “赵云为中路,黄忠、关羽分置左右,绕到战场的西部,对着那些老弱发起突袭。要求你们一鼓作气势如虎,向东猛烈攻击,不可懈怠,必须一战击毁黄巾军的阵容,使其丧胆,望风而逃。”

    “诺,属下遵令。”众人领命而去。

    生力军,这是一只绝对的生力军。刘展的军队冲击相当猛烈,在赵云等将领的身后,凶猛的攻击。

    整个战场的西面黄巾军,本来就不是主力,青壮人数不多,一些老弱如何能够抵抗住,一万多武装到牙齿的生力军。黄巾军一触即败,慌乱的逃窜,冲乱了黄巾军的阵营。

    黄巾军在西面战线的溃败,传染的人越来越多,败退到中军地带,直接影响到北面战场,两军相抗,只需要一点外因,就能够影响战局,更何况,是大面积的败退呢。

    “轰”的一声,北门抵抗的黄巾军主力,再也绷不住了,整个战线轰然倒塌,刘展的军队,就像最后一根稻草,压倒了骆驼,黄巾军崩溃了。

    官军则乘胜追击,歼敌无数,黄巾军其残余,向汝阳方向亡命逃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