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一 黄巾乱 第三十六章 坏了卞氏

卷一 黄巾乱 第三十六章 坏了卞氏

 热门推荐:
    刘展被这突如其来的艳丽的光景,惊了一下,很快稳住心神。举目一瞧,这妇人大约二十一二岁左右的样子,身体圆润光泽,一对巫峰巍然耸立。沐浴中的卞氏,玉容秀发飘烟柳,梨花一枝春带雨,怎么一个美字了得。

    刘展咽一口唾液,有些不舍的收回目光,说道:“真对不起,我领着两个小丫头来洗澡,没成想,冲撞了夫人在此洗澡。虽然是无心之举,我觉着还是需要去曹家解释清楚的。”

    刘展说完,转身慢慢向门外走,眼珠子却在乱转打着坏主意。

    泡在大木桶中的卞夫人,刚刚被眼前突如其来的事情搞懵了,正不知如何处理,却听到刘展的言语,一时间被这贼货的话吓坏了。

    眼看着刘展快要走到门边,此时再也顾不得其他,赤着身子“噌”的一下子跳将出木桶,也不管前身的波涛汹涌,伸手一把抓住刘展。

    卞氏急火火地说道:“小祖宗哎,你这出去一嚷嚷,让奴家以后如何做人啊,难道要让所有的人知道,奴家的身子让你看遍了,还那样了……”

    刘展心里了然,就知道你心里害怕,一定阻止我出去的。

    这家伙借势靠紧卞氏的身体,感觉卞氏身上的滑腻。嘴上却说道:“夫人,别拉拉扯扯的,你这样对小生很不好。我还没有家室,还真没见过女人的身子,你这儿好肥啊,原来女人身体长的是介个样子滴呢?哦,我这人一向光明磊落,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总要对曹家讲明白,有个交代的吧。”

    卞氏一听,原来是个呆子:“没见过女人啊!你只要不对外说今天的事情,随你怎样看,如何?”

    “女人的身体现在见识过了,原来是这样啊!这里多了两坨,恰如两座山峰拔地而起,怎么就没见垂落呀?嗯,还少了一块。不知道能不能摸一下。既然小生看过了夫人的身体,介个事情也要和曹家说清楚才好,你说是吧?”

    刘展嘴里说着,手一点也不老实,上下其手。

    那卞氏心里急的不行,拍了他一下说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千万别胡说,这种事情不可往外面传滴。”

    “那不行,伟大的孔圣人教导我们:君子不欺暗室,总要与大家交代个明白方好。”

    “小祖宗哎!怎么说你才明白啊?奴家这身体你也看过了,也摸过了,还要怎样呢?说罢,要怎么样你才可不向外面说起此事。”

    卞氏被这家伙撩拨的有些光火,这人脑子怎么就不开窍,非要将事情光明正大,你光明了、君子了,奴家今后可怎么办呢?

    这贼货的手就没闲着撩拨,嘴里说道:“小生以前还真没见过女人的身体,很不一样哎......”

    就这一句完了,贼手却没停止撩拨。大乔在边上听得心里直乐,我家夫君可真够坏的呢。

    卞氏气道:“你眼前不就是女人吗?”

    “小生以前真没摸过女人的身体,好软哎。”

    又是一句,这贼货的手就没有停顿,让卞氏的身子发软,几乎站不住脚。

    “你这不是正摸着嘛,只要你不说,怎么摸都行,哦,还可以......”

    卞氏的心火渐渐起来了,有些把持不住,拉着刘展的手往自己身上按。

    卞氏心里气道:都已经这样了,直接上不就行了吗?到这时段还文绉绉的,老娘都有些忍耐不住了。

    “额,......小生不知道,这女人除此以外,还能用来干些什么呢?”

    这贼货刚把话说完,一边还在木桶中的大乔,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哎耶,腌坏,太坏了,夫君......

    不过大乔肯定不敢说什么,现在俩姐妹极力地表现乖巧。

    卞氏真生气啦,心说有木有毛病啊!遇到这样的超级呆子,老娘真木有办法呀。

    现在卞氏的身体软得一塌糊涂,整个身体全挂在刘展的身上,一只手还抓住刘展的硕大,喝道:“臭小子,气死奴家了,连女人是用来干嘛的都不知道,告诉你,就是用来......干滴。”

    “身子还真软哎,挺舒服的。哦,怎么干?”

    “你……气死我了!你要急死老娘啊……”

    说着,伸手狠狠一拽。卞氏知道,对于这种呆子,说多了也没用。自己是忍不住了,干脆自己亲自下手吧,指望着一个呆子,想让他主动给自己解痒,怕是不能......

    卞氏心情激荡,这位公子年轻、英俊潇洒,最关键的是本钱老厚了。卞氏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加之前面的撩拨,哪里还顾得其他,说不得主动操刀上阵。

    额,这就要被倒推了,那不行,咱是爷们,怎嘛着也要略微主动一些,最起码平推才行。

    一边想着,身子开始行动,借势向前跟进,麻痹的,这婆娘好猛哎......不过,我喜欢......。

    刘展心想,怎么着这也算是平推了吧,一半对一半!咱是爷们被倒推是不行滴!

    你妹啊,太歹毒了吧!老曹还混不混了。

    那卞氏刚开始只是急,一急变成慌乱,一乱脑子有些迷糊,被坏小子有一句没一句的撩拨,渐渐的上了套。到了最后竟然变成心急如焚,最终发展到几近焚身的地步,坏小子却又不急不忙的磨蹭,几乎憋坏了卞氏。

    好歹到了最后,海,小冤家真不错哎,才一小半就全满了......刺激啊!爽啊!

    阿满啊,莫要怪老娘花了心,实在是小冤家奇货可居、可遇不可求哇,老娘顾不上你了。

    大乔和小乔在木桶里洗澡,大乔对这些事情早已经明白了,小乔似懂非懂,这一次算是全部见识过了,等这两位忙完了,她们也洗完了。

    这家伙也太坏了,对卞氏非常不客气,直到卞氏瘫软在地,这才方止,那卞氏何增经历过如此的光景,竟然昏了过去。

    随后,刘展也不在管卞氏如何,领着俩丫头出来穿好衣服,匆匆离开。

    猛然间,刘展一回头,却看见刘氏进了水房。

    刘展心想:心想,这一定是刘氏下的套,呵呵,卞氏今后算是掉在刘氏的手心里了。

    三人往回走的路上,大乔笑着说道:“夫君好坏耶,说没见过女人,奴婢的身子早被你看见了,怎么会说没见过女人的身子呢?”

    “切,就你也敢自称女人呀?应该叫女孩,女人是指刚才你夫君和那夫人这般,这种事情以后才可称是女人,没做过今天这种事情的,不可称之为女人,知道吗?”刘展教训说道。

    “你是我的夫君,你与奴婢做了不就得了。”大乔理所当然地说道。

    “那不成,你现在太小,还要长身体,做了就不长身体了。”刘展唬道。

    “啊,怎会是这样呢?好多女孩十四岁就嫁人了呀。”大乔有些不明白。

    “为夫这是为你好,总之,必须过几年再说。”刘展恶狠狠滴说道,大乔委屈着不再作声。

    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小乔,突然问道:“夫君与那夫人做得事情,偷偷摸摸,肯定不是好事情。”

    刘展抚摸着小乔的脸蛋,说道:“刚才那个夫人的夫君,是为夫以后的敌人,小乔,如果你有个敌人,你会对他做什么?”

    “肯定做他不高兴的事情。”

    “这不就对了嘛,为夫与那夫人做了这件事情,他的夫君知道了,非气死不可,当然了,这种事情说出去总归不好,咱这是给他暗亏吃,丫头现在明白了吧?”刘展坏坏地解释道。

    “小乔明白了,嘿嘿,夫君好厉害。”小乔崇拜地说道。

    夜晚要安歇了,对白天挑阿满夫人的成就,很是自豪,也就是搞搞阿满的夫人,起码还像个样子。

    像大耳贼刘备就不行了,好不容易搞到个甘夫人,三国里着重描写她的皮肤白。除了甘夫人之外,模样很难说是绝色。

    刘展陪着俩姐妹睡下,这家伙要进一步加强与两个萝莉的关系,牢牢地拴住俩姐妹的心、身,从今以后这两个萝莉再也逃不出他的手心,他爹来了也不行。剩下的就是慢慢养成,萝莉都是这么养成的。

    …………………..

    ps:大老爷们,俺卞氏挺卖力的的吧!这种环境俺多不容易。你们爽了,是不是把票票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