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一 黄巾乱 第五十六章 暗棋

卷一 黄巾乱 第五十六章 暗棋

 热门推荐:
    一行人过延津、平丘、白马向河北行进。这一天众人继续往前走,时间接近巳时三刻,却见几个人在前面路边逗留,似是在等候什么人的样子。

    典韦这位保镖很警觉,驱马上前警戒,刘展的眼睛比较尖锐,老远就看见这几个人当中为首的一位是褚飞燕,当即喝道:“典韦,慢着,可能是熟人。”

    见刘展走过来,领头之人走前一步跪倒在地,其他几个随从紧随其后,那汉子人说道:“燕谢过将军不杀之恩,希望主公收留,燕愿率领手下追随主公征战。”

    刘展笑着说道:“呵呵,是张燕啊,起来吧。”

    那人一愣,怎么可能啊,我这刚刚改了名字呀,张燕说:“谢主公。”然后起身恭敬地站在那儿。

    刘展招招手让张燕走近,问道:“怎么知道我从此地路过呀?看来你们已经在黑山落脚了,都安置好了吗?”

    “回主公,燕起先率领五千余人逃跑以后,沿途又收留了一些人进入黑山,再加上后来加入的其他人马,现在大约有两万余众。早就听说主公去洛阳了,我等在此地等候了几日,果然天不负我等,终于等到了主公。”

    张燕恭敬地回答,心里却越发吃惊,主公好像早已知道自己要到黑山落脚。

    “张燕,我虽然将你们纳于麾下,但是,短时间内却不想大白于天下。

    我暂时安排你等作为一部暗棋,也就是说你等还要在黑山蛰伏几年,注意是蛰伏。

    过几年天下将会大乱,各方混战,民不聊生。所以,我安排给你一个任务,首先整顿好手下的人马,心地不善,野心比较大,有可能叛离的人逐步清除出去,择其青壮训练成军。

    其他的老弱妇幼分批送往幽州,人多了你等也养不起。天下大乱时流民涌动,这些人都是华夏人民,遭此厄运何其不幸,你等尽量的收留并分批往幽州输送。

    过几年天下大乱各方混战时,要耐住性子不要眼热,我暂时不会关注中原,要先解决北方的异族威胁。

    中原各方混战时各方只会顾及眼前,必会忘却北方的威胁,一旦中原长期混战,必然削弱我华夏的国力,进而势必造成异族强盛于华夏,这才是真正的威胁。

    我等作为大汉民族的一份子,绝不会允许异族祸害汉家江山,更不会允许异族劫掠、杀害大汉人民。为此,我要做许多准备工作,以备不时之需。”刘展轻声对张燕嘱咐道。

    “主公,现在黄巾军已经失败了,难道以后天下还会大乱吗?”

    也怪不得张燕奇怪,黄巾军已经算是彻底失败了,就算是有些残余势力不甘心,大概再折腾也掀不起什么大浪,按理说从此大汉天下会太平了,怎么主公还说天下会大乱呢?

    “张角率众造反虽然失败了,可是黄巾军却起了一个很坏的头,大汉天下恐怕从此不会太平了。

    即便短时间或许会平静一段时间,那也只是暂时的平静。看吧,过几年以后,大汉必然出现新的变故,战乱会随之而起,而且会越来越严重的,各方力量相互征伐,战争不会在短时间之内结束的,也许会是几十年都不能安宁。

    战争时期最倒霉的还是老百姓,你也是起于草根,知道老百姓的苦难,更何况战乱时期。老百姓是弱者,也是最不幸的人,战乱必然使得老百姓无家可归、饥不择食、生命没有保障随时都会丧命。

    故,我安排你这步暗棋,就是要趁着战乱还不严重的时候,转移中原的百姓到幽州,当然不是盲目的迁移,而是寻找合适的机会,这样会尽量为华夏保留下元气。”刘展沉重地说道。

    刘展的话感动的张燕热泪盈眶,屈膝一跪泣道:“主公,俺张燕替天下百姓谢谢主公的大慈大悲,张燕赴汤蹈火愿跟随主公拯救天下百姓。”

    “嗯,粮草方面你们不用担心,我会及时给你调运,重要的是短时间内不要张扬。

    暗棋的最大优势在于出其不意,若是人们都知道你等是我的部下,暗棋的作用也会大打折扣,到时候起不到应该发挥的作用。

    至于以后有人来黑山剿灭你们,要学会如何与之周旋,大山深处地形复杂,你等在此时间久了,对这里的地形熟悉,可以与来犯之敌周旋、游击,吸引他们绕着大山转悠,疲惫敌军、切断粮草,敌人累了要安营扎寨休息,你等就骚扰让其不能好好休息。

    若敌人分散,则可择其小股歼灭之,利用地形打埋伏,搞突袭,慢慢削弱敌人。当敌军逃跑时,趁其混乱一鼓作气冲乱敌军。

    此战法为游击战,要诀即: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临战时要活学活用,将来你部就是以游击战为主,大山之中刚好作为你们练兵之地,切记,切记。”

    刘展严肃地布置今后的任务以后,给张燕传授游击战术让其领悟要点。

    张燕兴奋极了,主公这是亲自传授兵法呀,这种兵法闻所未闻,却是精辟之极。张燕内心激荡,暗下决心今后誓死追随主公,并为主公练好兵马以备之需。

    “主公放心,燕都记下了,定当努力练兵,以报大恩。”

    “回去以后行事要慎密,一边屯田一边练兵,这几年没有什么大事情,刚好安心练兵,有事情我再派人联系。这是令牌,若来人持有黑色令牌上写黑子,与这块令牌合起来正好是黑山,则就是传令之人,记住了吗?”刘展说着递给张燕令牌。

    “属下明白,屯田练兵,持黑牌为山字者即传令之人。”张燕回答说。

    刘展点点头说道:“好了,暂时就这些,去吧。”

    送走了张燕,刘展继续赶路。见陈宫露出不解之意,刘展笑着说道:“以前见过一面,被我俘虏了,然后,把他放走没有杀之,算是结了个善缘,呵呵。”

    陈宫一听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