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二 平叛 第七十五章人力资源也是财富

卷二 平叛 第七十五章人力资源也是财富

 热门推荐:
    洛阳人疯狂的时候,也就是刘展偷着乐的时候。

    刘展的敛财计划,在洛阳和中原按部就班地展开,先是吊足了洛阳富人的胃口,按步骤、按计划地从洛阳的富人口袋里往外掏钱。洛阳财富在不知不觉中,向幽州流淌,流淌进了刘展的口袋里。

    向幽州流淌的不光是财富,还有源源不断的人流。前期在镇压黄巾军的战争中,明面上刘展俘虏了近十万俘虏,暗地里几十万都有。

    这些俘虏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的脑袋,到目前为止还长在脖子上。被其他将军俘虏的黄巾军,就没有那么幸运了,那些被俘虏黄巾军几乎全部坑杀。这个时代很残酷,很野蛮,根本没道理可讲,造反失败的代价很大,杀你是没商量滴!

    残存下来的黄巾军劫后余生,开始打探自己的亲人,儿子寻找父母,父母寻找儿女,见到熟人千方百计地查询。

    到了这个时候,刘展留在中原的暗棋开始发挥作用了:“去幽州寻找吧,只有幽州的征北将军没有杀俘虏,落在其他人的手里就不要找了,根本就没有指望了。”

    于是,征北将军刘展的仁义被广泛流传,大批寻找亲人的人流向幽州进发。没有土地的人、生活没有着落的人也向幽州进发。

    这个过程虽然缓慢,却一直没有间断过,人流开始向幽州慢慢滴迁移,有的是从河北进入幽州,有的是从山西进入幽州,后世闯关东的一幕提前在这个时代上演。

    目前幽州已经开始实施人口管制了,进入幽州的人是要进行登记的。

    “年龄多大,祖籍何处?”

    “二十一岁,青州朱家屯张富贵。”

    “来幽州找人还是定居。”

    “找我父亲张继德。”

    “还有没有其他相熟的人?”

    “有,同村的张三、张贱仁、张德丑。”

    “嗯,拿着这个路引到那边一群人集中,有人会带领。”

    “嗯,能找着吗?”

    “呵,看你的运气了,祝你好运。”

    进入幽州的几条主要关卡,每天都是络绎不绝的人流,进来的人登记后,就被按照祖籍编组分流。

    得亏了这些人不是一下子进来的,要不然光安置这些人,就会大伤脑筋的。是人就要吃饭、穿衣、居住,这可是一项巨大的工程。

    幽州将人群分为三六九等,年轻力壮够条件当兵的、有特长的、识字的,就被安排在合适的地方。

    那些年老体弱的分几亩地,自己养活自己,孤儿被集中在一起有专门负责的机构。

    随着刘展手底下的项目不断地增加,需要的人手也越来越多。挖矿需要人手、盖房子需要人手、砖瓦厂需要人手、炼铁的需要人手、铺路架桥需要人手、屯田需要人手、各式各样的作坊需要人,用人的地方海了去了。

    原先那些黄巾俘虏,自从变成刘展的家奴以后,刚开始是出大力干活的。现在可幸运了,有能力的人迅速得到提拔,摇身一变成了管事的人,就算是能力差一点也能管几个手下。

    所以啊,就算是当家奴也得分给谁当呀!

    肥如这个幽州大粮仓、大财库终于如期建成了。

    果然逐了刘展的意,搬迁居民的时候,闹出偌大的动静。

    谁也不愿意离开居住习惯了的地方,地方官好生劝服,将汉民迁往事先准备好的安置地点,并做了一些相应的补偿。

    这个地方可不是光汉人在此地居住,此地是汉族人和其他民族的人混居之地,像这种不同民族之间混居的地方,在幽州随处可见,大概幽州是汉朝末年,居住最混乱的地方了。

    剩下的一些少数乌桓部落的人,当然不愿意搬迁,闹腾了好久,终于被不耐烦的地方官员强行迁走。于是,肥如变成了幽州大粮仓、大财库的消息不胫而走。

    经过近半年的翻新、改造,动用了数千人的艰辛努力,五月,肥如粮仓终于改造完毕开始运营。

    一车一车的粮草开始入库,除了粮草还有一些金银也存放在此处,只不过运送金银比较隐蔽而已。

    再隐蔽也瞒不过有心人,有人发现肥如这个大粮仓,竟然还放置金银等财物。

    也许是有人不小心、也许不经意间,有些运送的车辆侧翻,将满车的金银洒落一地,在官兵的吆喝下,众人赶紧收拾装车,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安排、布置这些事情,对于像田丰和刘烨这种高智商的大才来说,真是小菜一碟,一切都是那么真实、自然。

    没有人知道这将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其用心险恶令人发指啊!

    肥如这个地方就是后世的迁安附近,这个时代,此地是汉族和乌恒人混居之地,在此地建设如此巨大的粮仓,没少受到各级官员的指责,万一出现不测,那可是整个幽州的巨大灾难!

    尤其是幽州这地方太不安宁,经常受到边境周边范围内的异族劫掠,现在建设了一个如此巨大的粮仓,岂不是给那些异族树立了一个非常醒目的标的物吗?要抢劫不用再去其他地方了,这个地方有现成的粮食和财物,岂不更省事。

    更有甚者痛骂当官的昏庸无能,净出骚主意,若是没有粮仓还好,有了粮仓那些乌桓人能不眼红吗?此地以后岂不是更多的让乌桓人侵扰,从此再无安宁的日子啦!

    幽州是汉朝最北边的边陲地方,由于,这里毗邻北方各少数民族,因此,幽州的事物,既离不开帝国朝廷,也少不了与外族的分分合合。对帝国的历任执政者而言,幽州无疑是让他们最头疼的一块国土,因为这里有着最为纷乱复杂的势力。

    如此巨大的粮仓,若是被劫掠,幽州人可真是没饭吃了吗?对于这些指责,刘展知不知道呢?

    当然知道!刘展的下一个目的,就是想一劳永逸地解决异族问题,刘展可不想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幽州需要一个安全的后方。

    但是,能解释吗?当然不能!即不能给自己的敌人说,同时,就算是自己人也不能说,万一透露出去可就捅了马蜂窝了,刘展深深滴知道舆论的力量,在任何时候都是要人命滴!

    刘展这戝货的黑心肠,也只有极少数几个心腹知道,其他的人是万万不可让其知道滴!

    不管外面狂风暴雨,刘展闲庭信步。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进度让人很满意。刘展的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再过几年,当乱世来临时,自己在幽州这里就是整个大汉在平静、最安全的地方。关上门,自己就是一方大军阀,身后有广袤的土地。

    乱世啊,这就是自己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