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二 平叛 第八十一章悲催的公孙度

卷二 平叛 第八十一章悲催的公孙度

 热门推荐:
    幽州最东面的这三个落邑,现在并没有决定要相应丘力居的征招,这里离着幽州的肥如那麽远,又不摸情况,万一有什么不测得不偿失啊。

    真要是乱了,还不如就在当地劫掠来的方便、安全。可是,坐在家里也不见得安全啊,这不,不出去招祸,祸灾来找你了这算麻子事。

    逃回来的十几个人余魂未定,就急急找到邑落小帅乌氏,痛诉他们刚才不幸的遭遇。落邑小帅乌氏听罢大怒,急令手下人联络其他两个落邑小帅前来议事。

    这个时期,上谷乌桓大人难楼部落中有众九千余落,辽西乌桓大人丘力居也有五千余落,都是当时比较大的部落。

    辽东乌桓大人苏仆延、右北平乌桓大人乌延相对于辽西的丘力居稍弱。这些大人都是乌桓各部中的佼佼者,实力也很强。

    他们与渔阳乌桓共称“幽州乌桓”,当中以辽西乌桓最强盛,被辽东、右北平两郡乌桓常奉之为盟主。

    一般的情况下,这些落邑都应该应招的,只是因为这三个落邑比较远,丘力居的影响了也较弱。

    而且,这三个落邑在幽州的最东面,其实已经接近半耕半牧的状态,大部分人接近汉化了,原本不想招惹麻烦的,没想到麻烦还是来了。

    死了这么多人不报仇肯定不行的,首先那些已经死亡的家人不算完,煽动族内的人已经群情激奋。

    三个落邑小帅见面后,乌氏将发生的事情先予以通报,得到了这两个小帅的同情以后,三个小帅开始商议下一步的行动。

    据悉,对方也就两千余人,而且大部分都是步兵,战马很少,不足畏惧,逐决定在天亮前发起攻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乌桓人尽起三个落邑的青壮年,共计两千多人,下半夜开始悄悄向西进发,攻击的兵马约一千八百人,其余的五百人,散布在外围击杀漏网之人,卧槽,这是准备杀个片甲不留哇!

    公孙度的两千多人辛苦了一天非常疲惫,晚上早早休息了。公孙度到底是第一次领兵打仗,不知兵法,你休息不要紧总的有放哨的吧?放哨的是有,可是,就在驻地的帐篷外放哨有个屁用,敌人要是摸到帐篷跟前还来得及吗?

    再说了,这些人一整天累的半死一躺下还不睡的跟死猪一样,丫挺的简直是找死啊。

    上半夜倒是没有一点异常,黑沉沉的夜色笼罩着大地。下半夜,坐在篝火旁的几个放哨的士兵,渐渐地放松了警惕,实在是瞌睡的厉害也跟着睡了过去。

    接近黎明时分,乌桓人裹着马蹄悄悄滴摸近公孙度等人宿营地,远远望过去,见篝火旁的哨兵已经睡了过去,乌桓人大大松了一口气。

    麻痹的,就这样还出来打仗,找死还差不多,既然敢杀乌桓人,那就不要回去了,死去吧!

    乌桓小帅乌氏勒住马对另外两个小帅说:“可以开始了,点火后射向敌营的帐篷,我在中间,你等左右冲击,定要全歼这股贼人。”

    “好,咱们开始行动。”

    两个小帅点头答应,然后率领自己的六百多人左右分开向前扑去。

    “嗖嗖......嗖”

    一片片的火箭射向公孙度的两千多人休息的帐篷。

    “噗噗......噗”

    大小帐篷噌的一下子火帽窜的老高,燃烧起来了。

    睡觉的人被火惊醒,慌乱的从燃烧的帐篷里逃出来,甚至身上还冒着火苗,睡觉死的倒霉了,直接被火烧死或者被烟呛死了。

    黑夜中马蹄骤响,越来越近了,感觉就像是万马奔腾,乌桓人杀将过来了。

    刚刚从着火的帐篷里跑出来的人,迎头碰上骑马的乌桓人,还没来得及提防,银光闪过脑袋已经搬家了。乌桓人的杀戮非常凶狠,战马奔腾长刀掠过,杀入就像是切菜一样。

    公孙度被燃烧的火烧烤起来,匆忙跑出帐篷,几个亲兵保护着公孙度想夺路逃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切都晚了。

    乌桓人杀过来,周围的亲兵拼着命的保护着公孙度父子。但是,乌桓人太多了,亲兵一个个的死亡,外边的保护圈越来越小,越来越薄,而更多的乌桓骑兵向这边奔过来,参与到杀戮之中。

    尽管家将、亲兵骁勇毕竟人数差异太大,见到越来越多的家将、亲兵一个个的死去,公孙度仰天长叹:“天亡吾!还没有开始,等到的已经是结束。”

    公孙度死了,死的好冤,尼玛,谁也没招惹却招来杀身之祸,找谁说理去!

    乌桓人杀戮完了,天已经大亮了,打扫战场收缴战利品,几乎没有发现有漏网之人。乌桓这边也就死了不到二百个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从几个受伤的俘虏中知道,这些人都是公孙度家招揽的人,在这里设埋伏阻击乌桓人。

    三个乌桓小帅怒了,麻痹的,我等没去劫掠他们,他们反倒敢来这里找麻烦,好吧,一不做二不休,咱们乘胜将公孙度家劫掠一空,顺便到那些大户家洗劫一番。

    几个人商量已定,将战利品送赶回去,然后,饱餐一顿养足精神,大队人马启程出发。

    玄菟悲剧了,乌桓铁骑大举南下劫掠,虽然主要是冲着公孙度家去的,但是,既然到了这里还能不顺手大肆劫掠吗?遭殃的首先是那些大户人家,财富惹人眼热呀,没来由的遭受无妄之灾。

    也有的大户组织家丁抵抗,他们各自为战如何是乌桓人的对手呢?乌桓铁骑所到之处顿时掀起腥风血雨,从北向南呼啸而去。

    乌桓人的劫掠让整个辽东郡陷入恐慌,告急文书向雪片一样飞向征北将军府。而征北将军则不慌不忙稳坐钓鱼台,尼玛,不作为啊!

    刘展自己有自己的打算,这些小股乌桓人翻不起大浪的,一切都在可控的范围内,辽东郡出现一段短暂的混乱有利于自己的计划。

    一旦自己的计划实施完毕,这股乌桓骑兵也就活到头了,关羽的军队可不是吃素的,他们密切关注着乌桓骑兵,征北将军一身一声令下,就给予其致命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