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三 斩祸根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小娘子的泳衣

卷三 斩祸根 第一百一十六章 小娘子的泳衣

 热门推荐:
    好冷的冰书友连续十六次打赏,再次刷新纪录。

    书友夜飞天慷慨打赏,荣登榜首。谢谢,非常感谢!还要感谢书友:712152617975的打赏。

    刘展早早换好了泳衣等在门外,这家伙的表情灰常怪怪的,心里不知打的神马坏主意,很显然,压根没安好心眼。

    刘展心里的算盘打的是不错,可是左等右等,就是不见门里有任何动静。

    站在门外这位等的有些心焦哇,换个衣服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吧?

    再说了,这种衣服穿戴很简单,往身上一披后面一扣就行了,哪用的着这么久呢?

    刘展的信心有些动摇,是不是小娘子临时变卦了呢?

    天地良心,这件游泳服真的不是很暴露呀,不至于为了这件衣服,而放弃学习游泳吧?

    刘展等的有些不耐,决定上前敲门:“夫人,换好了衣服没有?”

    门内很安静,没有反应呀。

    其实,此时于氏就站在门边上,想要开门,却又犹豫着。

    于氏很纠结,这衣服露胳膊露腿的,白嫩嫩的肉,暴露在外,实在有些难为情呀!

    可是,于氏真不想违了刘展的意。站在年轻、英俊的将军身边,于氏感到心里很激荡。

    刚才换衣服的时候,于氏看看自己还算娇嫩的身子,心里还在想:不知道自己这身段能不能吸引住将军?

    邪念一起,自己还暗暗骂了自己一句不知羞!人家将军年纪轻轻,哪里还喜欢自己这种过气的黄花?

    “夫人,不会有什么麻烦吧?要是有麻烦我可要进去看看啦。”

    刘展说完了,伸手拉开门。

    门被拉开了,于氏就站在门里边。

    不过,这个于氏的样子有些特别,低着头,似乎怕被刘展看见自己的脸蛋。身体暴露在外边的皮肤,大概因为是臊的,泛出红颜色。

    刘展原本就是个老狼,一见此情形心里明白,赶紧赞美道:“哎吆,美极了,这件泳衣也就穿在夫人的身上,换别人肯定穿出不了这个效果滴!实在是太美了,小生见了都有些激动不已。”

    是个人都爱听赞美的话,何况是个女人。

    果然,于氏闻听抬起头来低低的说:“真的很美吗?”

    “真的很美,简直是美极了,要不是夫人已经是为人妇了,我也不用到处麻烦了,将夫人娶回来不就得了。”

    这家伙嘴上一边说着,一双贼眼不断地上下瞄,咳咳,这小腰砸嘛就这么细,挺着一双巫峰好有分量,会不会折了腰耶?

    “去。别乱说,贱妾都是有孩子的老女人了,哪有资格入将军的法眼。”

    于氏心里甜丝丝地,渐渐有些放开了。抬起头看了刘展一眼。突然发现刘展的身体,只有一件小小的短的不能再短的裤裤遮体,惊得赶紧捂住脸。

    不敢看啊,太暴露了!小娘子心里扑通扑通直跳,将军的身材太吸引人了,好年轻、好强壮哎,奴家有些克制不住了。

    “夫人是不是觉着我穿的泳衣太短了,呵呵,男人的泳衣都这个样子滴,呵呵,男人嘛,简单一些好,不像女人的泳衣,要遮挡的多一些滴。”

    “真的?不过,还是好羞人的。”

    于氏说着,悄悄睁开眼看了看刘展健美的身体,心肝儿禁不住地噗噗乱跳。

    说心里话,于氏真的很想多看几眼刘展的身体,尤其是那个位置......好让人心跳......

    刘展见于氏已经放开了,便带着于氏向海边走去。一路上说着话,言语里多少有些过火......。

    “穿的这个样子,要是让人家看见总是不好,这里没有其他人吧?”

    于氏还是比较担心,说着还四下里看了看。

    “放心吧,夫人,这里是公主游泳的地方,哪能随便让其他人进来,这里是封闭的,此处绝无外人。”

    “额,那贱妾就放心了。”

    光顾着说话,没注意脚下,小娘子一个趔趄差一点歪倒。

    小娘子有危险,刘展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赶紧来个英雄救美。慌乱中,刘展伸出双臂环住于氏的身子。

    好巧不巧的,刘展从后背环住小娘子,一双大手恰巧抓住一对巫峰。刘展感觉满手一片柔软,几乎盖不过来。

    什么慌乱中,这根本不是理由!一个武将,反应敏捷是必然的,就这点状况算什么,至于慌乱吗?很显然,刘展是在借机擦油。

    于氏的身子向前倾覆,刘展在背后环抱着于氏,一双大手抓住一对巫峰。介个情况显然很不雅,关键是刘展的手,抓住的位置很不正确,有点儿过分哎!

    “对不起,夫人,担心你摔倒,有些慌乱啊。抓错了地方,多有冒犯。”

    小娘子于氏,刚才差一点摔倒,吓了一跳。刚要缓过神来,又被刘展抓住要害。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儿羞,紧接着心底里一荡,涌出一种莫名的感觉。

    刘展说话的时候,这种感觉刚刚涌出,还没来得及细细体味,刘展已经把手松开了。

    这下子坏了,于氏的身体直接向地面扑去,吓得小娘子于氏全身的肌肉紧绷起来。

    小娘子心想:抓错地方也不是有意识的,错就错呗,你别松手呀!瞧一瞧,这下子倒好,老娘又要栽了。

    眼看着于氏就要栽倒在地,刘展也不能见死不救,是吧?当然,说死有些夸张,比喻嘛。

    刘展再出手,来个英雄救美。一双大手再一次环住于氏的身躯,很自然的又握住一对巫峰。

    现在又恢复到刚才的镜头,小娘子身体前倾,身后,刘展的双臂环住于氏,握住一对巫峰。

    “夫人啊,瞧瞧这事情弄的,我抓住的地方很无礼。赶紧松开吧,你又差一点跌倒。介个事情……本将军真不是故意的。”

    人家小娘子羞归羞,也是明事理之人,没有怪罪的意思。

    “奴家知道将军是怕我跌倒才出手的,不怪将军。再说了,抓一下也没有少几两,没关系的。”

    “嗯,倒是我想多了。你这里倒是很柔软,抓在手里很舒服。不过,揉捏夫人的身体,总是有些无礼,我还是松开吧?”

    “千万别松手,那样奴家会摔倒的。抓两下没关系,你觉着舒服就抓两下吧,奴家不介意。”

    “真不介意?本将军还是头一次见识此物,心里免不了有些好奇,让夫人见笑了。”

    “嗯,不介意的。将军竟然未见此物,有些不可思议呀!”

    刘展这贼货见机会难得,也不在客气,一双大手开始不老实,大肆揉捏、摧残。

    小娘子于氏正值近虎狼之年,经历这般折腾,那还了得,眼见着身体酥软,双眼迷离,有些不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