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四天下始乱关门当 军阀 第一百三十五章御妹儿要死了

卷四天下始乱关门当 军阀 第一百三十五章御妹儿要死了

 热门推荐:
    众女顺着玉妹儿的眼光看过去,可不,屋内的摆设与洛阳大不相同,室内的陈设大多没见过。一群女人瞬间铺了过去,这儿摸摸,那儿瞧瞧,嘴中咂咂有声,感叹不已。

    “这是幽州最近才出现的珍奇物事,你瞧,这个桌子可以吃饭,以后就不用再坐在地上了。”

    一干美女依次上去试坐了一下,感受的确不一样的。以前都是席地而坐,谁也没有往这方向考虑。

    这样多好呀,坐下,站起来,再也不用很麻烦了。

    “哦,这一件是衣柜,所有的衣物全部可以放进去。如此,衣服放久了也不会被尘土沾染。”

    这是女人的最爱,有件好衣服,谁能不珍惜呢?众美女纷纷上前观摩,心中无不称奇。

    “额,这里还有镜子,站在这儿穿戴一目了然。估计,这是诸位美女的最爱,出门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蛋儿有没有污迹。观察一下自己的梳妆是不是恰当、最美丽。这些都是幽州刚刚出现的新奇玩意,灰常灰常奇缺之物。”

    这才是最劲爆的内容,是个美女都珍爱容貌。刘展的话,无疑打中了要害。

    镜子当然是个最新奇的物事,对美女的吸引力也最大,惊叹过后,众美女挨个在镜子前面试镜头,嘁嘁喳喳,闹成一团,场面不是一般的热闹。

    “这一件是躺椅,喝喝茶,看着外面的风景,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

    “额,这一件是干什么用的?”

    “这是软椅,坐上去试一试。”

    “哎吆,好软啊,真舒服哎!”

    这一下子好啦,几个女人全往软椅上试一试,都高兴坏了,幽州还有这样新奇的事物,这一趟来的不冤枉啊。

    刘展陪着一屋子兴奋的女人,逐一解释各种提问,总算是满足了一群女人的好奇心,也顺便与众美女敲定了建设府邸的事情。

    等众女子安静了以后,刘展安排众女休息,毕竟长途跋涉,很疲惫,还需要清洁一下身子。

    “诸位鞍马劳顿,今天什么也不要干了,先清洗一下休息。阳翟公主可以住在万年公主的府邸,勉强还可以住得下。这位费氏母女几个可以先在于氏哪儿安歇,一些房子还没有收拾好。御妹儿安排在旁边的宅子先住着,都紧邻着,白天在一起玩耍,晚上各自也要有个地方睡觉不是?我也没想到来这么多人,这样安排如何?”

    “呵呵,我们也是好奇心重一些,非要来看看万年公主的府邸如何好?妹妹可是吹嘘的很玄乎、好馋人,由不得我们没有想法。

    哎呀,的亏了来这一趟,要不然肯定会后悔。在洛阳的时候,两个姐姐还犹豫不决,还是我比她们果断,坚持跟着万年公主来了。

    估计,我回信一说,她们后悔死了,说不定过了年马上就会赶过来。

    州牧是主人,我们姐妹当然要听从安排,见人州牧安排了就这样吧,你们说呢?”

    “听州牧的安排就是。”

    安排好几位公主休息,又嘱咐了几句话,刘展让于氏领着一帮子女人去她哪儿休息,自己则领着玉妹儿向他自己的府邸走去。

    “御妹儿是吧,夫人这名字起的真好。”

    “州牧见笑了,什么夫人,小女子这身份不提也罢。”

    “夫人生的花容月貌,这刚刚出嫁就出远门,他们竟然同意了,看来,夫人挺受宠爱呀!”

    “什么受宠爱,还不是公主的面子大。若不是万年公主招呼,他们能放我出来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只是......咳咳,夫人如此年轻,双方的年龄差别有些大哎!”

    “这也是没办法,我一个小女子,只能听从家里的安排。袁家门第显赫,许多洛阳商家都想依附,我们家也不例外。”

    “是啊,只是夫人年纪轻轻,生就着花容月貌,人间少有。我只是心中感慨,有些可惜罢了!”

    玉妹儿闻听一愣,这算什么话呀,难道是嫌我嫁给了袁隗才这么说的:“贱妾没听懂,什么可惜呀?州牧大人的意思是......”

    说话间进了府邸的院子,这贼货接着又跟上一句话:“可惜啊,如此美貌、如此年轻,这般娇艳的花朵实在是让人不忍,玉妹儿,你就要死了。”

    “啊!我就要死了!州牧这话什么意思?”

    “我是说夫人生就着花容月貌,可惜没有几年活头,马上就要死了。”

    “州牧不可乱说的,我活的好好的,怎么就会死了呢?”

    “夫人,我是认真的,我说过的话从没有错过,以前有个邹氏,头一次见面我替她一算,连她要找的什么样子的丈夫,具体到使用的兵器都没有错,很准的。你若是听话,只要活着就可能见证我说的准不准,若是死了,也就没法子见证了。”

    “啊,州牧大人,此话可当真?”

    “千真万确,信不信由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救你的。”

    还没说完,小娘子身子骨软了,站不住了眼看着要倒下去,刘展一伸手揽住玉妹儿的身子。软软的,香香的,搂在怀里很让这贼货鸡动不已。

    刘展搂着小娘子的娇躯,顺便抚摸了几下子,很是吃了一些豆腐。将小娘子拍醒,安慰道:“不急,总还有一些时间,不要担心吗?”

    悠悠醒来,小娘子不无担心地说道:“真的要死了,我这样年轻啊!在这个世上,我才活了十几个春秋。”

    “你若是相信我的话,听话的人或许不会死,若是不相信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等到你以死来证明我说的对与不对。”

    “听州牧的意思,你能够救我,是吧?”

    “你若相信我的话,我或许能救你,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玉妹儿摇摇头:“真的令人难以相信。”

    “那就没办法了,谁也救不了你。”

    “可是……州牧大人救我,玉妹儿相信了。呜呜,大人救我,我还年轻不想死……”

    “好了,先休息再说吧,不是还有好长时间嘛。另外,这件事情不可对外说,说了更麻烦。”

    “嗯,不说的……”

    玉妹儿悲悲切切,心思恍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