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四天下始乱关门当 军阀 第一百五十二章阴谋?

卷四天下始乱关门当 军阀 第一百五十二章阴谋?

 热门推荐:
    洛阳所发生的一切变故,已经身在幽州的大汉几位公主到现在并不知晓。这个时代的消息传递不像是后世那样快捷、方便,最先得到消息的肯定是上层,再由上层扩散出去。

    幽州地处偏远,刘展不会向外宣传。等到民间传递过来消息,时间还早着呐。

    倒不是刘展包藏祸心,故意隐瞒。除了垂涎美色,对万年公主刘年有些想法,其他三位公主,刘展还真没动过心思。

    不是说这几位公主不漂亮,怎么说呢,毕竟人家几位公主都是人妇了,是吧?

    这一年的冬天,是大汉公主刘年和刘脩度过的最惬意的冬天。

    幽州虽然非常寒冷,但是,刘展发明的火炉,以及整个取暖系统,使得整个房屋内温暖如春。

    这种取暖方式,已经在幽州全面普及,无论是百姓还是富人,甚至是军队,都采取这种取暖方式。甚至,周边的地方闻讯,许多商人来幽州采购,只是提供给他们的物资比较少,价格有点高而已。

    洛阳的冬天,靠着火盆取暖,虽说比穷人家强多了,可是,哪里比得上幽州的整体采暖系统呢?

    长公主刘华俩姐妹,开始还担心刘年这个冬天受罪,哪里知道人家比自己过得还舒服。

    姐妹俩的确有点后悔,没有及早来幽州。

    现在好了,要置办产业,恐怕要多花许多钱。幽州所看到的一切,对几个公主来说太具有吸引力了。

    刘展安置好长公主姐妹俩,又陪着几位公主吃过晚饭,这才与几位公主告辞,打道回府。

    出了公主的府邸,刘展没有直接回府,而是直奔于氏的宅子。

    今晚有情况呀,为了讨好州牧大人,小娘子于氏很卖力,为刘展安排了一场好戏。

    小娘子于氏在幽州过的很爽,有点爽过头了,打定主意不准备回洛阳了。

    理由嘛,很强大,为了家族能攀上个大靠山。再说了,还有一个理由,需要陪伴万年公主刘年。

    这个理由,洛阳方面还真没话说。

    小娘子于氏在家里的地位并不高,回去也只有受气的份。至于男人嘛,一个棺材秧子的老头,对于于氏这种黄金年龄的女人,简直就是苦不堪言。

    自从那次水中乌龙事件以后,于氏与刘展二人勾起天雷地火,打得火热。从此以后,于氏可谓焕发了第二青春。

    小娘子于氏心气劲很足,奈何她面对的是一个非人类的家伙。每一次激战,总是于氏败下阵来。

    于氏又是极其贪心,勉力再战,后果便是下不来床。

    所以,于氏很想找个帮手,免得自己总是狼狈不堪。恰好,刘展对美女贪得无厌,一对狗男女志同道合。

    于氏的府邸,自然比不上万年公主刘年的府邸。

    不过,在幽州也算是比较高档了。于氏置办产业的时间早哇!那时候,地价、材料便宜的如同菜价。

    对于自己当初的决定,于氏很是沾沾自喜一番。当然,她也要感谢刘展的劝告和张氏出的点子。要不然,指望她这种没见识、没有处理事务技巧的笼中鸟,若是想从洛阳拐来大笔钱,门都没有。

    进了于氏府邸,刘展径直往于氏的卧房奔去。

    小娘皮安排的倒是很周全,一路上也没碰到其他人。刘展很满意,一边走一边心中暗想,回头要狠狠抽她一顿。

    想起小娘皮的身段,刘展心情澎湃,仅此一点几乎所有的女人,没有一个比得上于氏。

    太奇特了,太令人喷~张了!

    那小腰一握,衬托着两端异常突兀,简直要人命哎。

    进入屋内灯光有些昏暗,刘展适应了一下,眼光扫了一遍屋内的环境。

    哦,一张大床,床上躺着一个人,身上不见一物。显然,这是一个女人。

    雪白的身体,很丰~腴、很诱~惑,貌似有点杨贵妃的风姿。

    身体侧卧,面朝内,看不见面容。

    欣赏了一会儿女人的美姿,刘展精~虫灌脑,不想再拖时间了。卸掉衣物,轻轻上了床。

    屋内很安静,女人依然在安睡,似乎并不知道屋内多了一个人。但是,若仔细一听,会发现此女的呼吸有些急促。

    床上的女人还真是清醒的,心跳的几乎到了嗓子眼。要知道,为了这一天,两个小娘皮已经筹划了好久。

    本来早就想实施介个手段,主要是害怕,万一引起州牧大人的反感,罪责不小。所以,此事一拖再拖,直至今天。

    刘展可不知道女人此时此刻的心情,激情已经开始燃烧,一刻也不想耽搁,提枪骑上马,开始大战……

    飞来一枪,让女人暗爽,赶紧忍住想呻~吟的念头。

    事已至此,女人也就松了一口气,抛开了先前的心思,专心致志地享受开了。

    时间不长,女人已经进入状态。大概也忘了克制,嘴里发出阵阵陶醉的音响……

    可就在关键时刻,身后的刘展停了下来。

    “咦,不对头呀?”

    刘展身子下的女人猛地打了一个激灵,坏了,州牧大人发觉了。就是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态度,会不会发怒呀?

    “喂,你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有什么阴谋老实招来。”

    女人一听,州牧大人发怒了,想不做声门混过关,看来是不行了。于是,赶紧转过脸来面朝大人。

    “州牧大人息怒,贱妾是费氏,虽说有欺骗大人之罪,但绝无半点阴谋,大人明鉴。”

    “哼,被我发现了才说没有阴谋,你可知罪?”

    “贱妾知罪,州牧大人,贱妾……”

    后面的话真不好说,能说什么呢?难道说州牧大人位高权重,年轻英俊,自己克制不住,想入非非投怀送抱?

    还好,州牧大人不像是要认真追究的样子。

    “嗯,真的没有阴谋?好吧,就算是没有阴谋,那就以欺骗本大人之罪,戴罪立功,好好服侍本大人吧!”

    “是,大人,贱妾一定服侍的大人满意。”

    费氏心想,果然如此,与当初预料的一样,有惊无险呀!嘿嘿,这次的冒险还是很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