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四天下始乱关门当 军阀 第一百六十五章 长枪阵对骑兵

卷四天下始乱关门当 军阀 第一百六十五章 长枪阵对骑兵

 热门推荐:
    大汉朝走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形势一片混乱。应该说,刘展已经没有什么太大顾忌了。不过,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刘展觉着谨慎一些还是有必要的。刘展唯一考虑的因素是舆论方面的影响,事情不能做的太出格,不给别人留下话柄。

    所以,在幽州展开军事行动之前,早就先给洛阳的朝廷提前打个招呼:北方的鲜卑人大兵压境,幽州受到鲜卑人的威胁,战争一触即发。

    在目前这种混乱局势下,朝廷里谁还会在意幽州是否受到鲜卑人的威胁,大概鲜卑人打过来,朝廷也不会过问一声的。

    其实,作为幽州牧刘展是在做无用功,也说明刘展小心谨慎。不过,此举只是举手之劳,至少堵住了一些人的嘴,免得节外生枝。

    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制造舆论,宣扬鲜卑人的威胁,让天下人,尤其是让几个大军阀,包括袁绍、公孙瓒都知道,幽州目前所面临的困境。

    刘展这家伙恶人先告状,私下里却有许多小算计。鲜卑人最倒霉,简直是无妄之灾啊!

    就在袁绍和公孙瓒两方面打得如火如荼之时,幽州与鲜卑人的战火也点燃了。

    刘展带着刘晔等人来到了前线,对作战方略做了最后的完善,幽州军队的攻击行动全面展开了。

    原野上,奴隶军排成三个巨大的方阵向前推进,每个方阵一万人。奴隶军队的后方,是幽州的一万步兵张弓搭箭。在整个步兵阵营的左右两翼各有五千骑兵军队。

    望着这些军队,素利头皮都有些发麻。幽州出动了这么多军队,看样子不会善罢甘休哇。

    这样的阵列,在南部也部署了好几个,分别由赵云、高顺、关羽、张辽率领,配合东部的主攻,择机展开攻击。幽州军队的主攻方向,步兵由徐盛担任,骑兵护住步兵的侧翼,如果需要还可以择机突袭。

    大草原上,幽州军队已经全面铺开,分别对素利部落、闕机部落和弥加部落轲比能部落,以及整个鲜卑人形成全面压制。

    幽州的军队并不只有这些,张颌与高览统帅的骑兵没有出现,不知道隐藏在何处。

    这一战,幽州只是试验幽州奴隶军的步兵枪阵,对阵鲜卑人的骑兵,检验其战场效果,以便补充和完善。

    幽州不缺乏奴隶,前几年,幽州攻城略地,俘虏了数百万奴隶。这些奴隶有扶余人,有高句丽人,有沃沮人,马韩人,还有大量的矮人。

    幽州的辽东地区,大量的使用奴隶劳作。幽州从这些奴隶中挑选出体力强壮的年轻人,组建了奴隶兵。

    以夷制夷,这是最好的办法。战争总是要死人的,汉人死亡,刘展心疼。那么,这些奴隶就有了用武之地。他们可以在北方大草原上一展身手,发挥他们应有的贡献。

    由刘展授意,高顺亲自制定训练计划,经过近一年的训练,奴隶兵终于可以登场亮相了。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枪阵对骑兵究竟效果如何,今天就会出现结果。

    奴隶军三个万人方阵缓缓向前推进,气势恢宏。枪阵没有竖起来,而是全部将长枪扛在肩上,从后方看,密密麻麻的全是枪尖。

    鲜卑人很纠结,幽州虽然没有出动骑兵对阵,但是,三个步兵方阵,总共三万人也够人头疼的。素利才多少人?也就数千骑兵,还不到一万人。是撤退还是攻击,素利心里直打鼓,拿不定主意。

    要撤退,就要先安排身后的族人先撤离,骑兵在后面掩护。现在一切都没有准备,唯一的出路就是硬着头皮上了。

    骑兵对战步兵虽然有优势,但是,自己这一方虽然还不到一万多骑兵,按理说不怕步兵。可是,对方的骑兵摆在两翼不像是出战的架势,终归是麻烦。万一战斗开始,幽州骑兵突袭怎么办?

    不战而退显然不行,因为他们后面还有部落族群。

    鲜卑人在犹豫,幽州军队可不管他们怎样想,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前进。三万奴隶兵方阵缓缓地前进,不急不躁。

    “唰唰唰”,整个原野上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只有幽州军队前进步伐发出摄人心扉的声响,何等的震撼!听到素利这些鲜卑人的耳朵里,则是胆战心惊。

    两支军队的距离在缓慢的接近,一点一点地压缩双方的距离。三大方阵越来越近了,面对幽州军队咄咄逼人的进攻,鲜卑人真的不能再等待了,因为,骑兵是攻击的军种,没有速度,没有冲击力,骑兵的优势丧失殆尽。

    骑兵要攻击,总要有一定的距离提速吧!

    幽州军队真把鲜卑人逼疯了,步兵的速度非常缓慢,但是,他们在不断的前进,不断的拉近双方军队的距离。

    幽州军队咄咄逼人,让素利忍无可忍。身后有族群,既然不能后退,那就前进吧,总比在这里等待对方宰杀强,说不定给幽州军队沉重一击,让他们知难而退。

    素利一声令下,鲜卑人的骑兵开始攻击。

    近万鲜卑骑兵启动,开始缓缓提速,渐渐地速度越来越快,万马奔腾声势十分震撼。

    在幽州军队的后方,刘展等人正在观战。徐盛作为这支军队的指挥官,密切关注着两军的距离。

    鲜卑骑兵的速度越来越快了,距离也迅速滴接近,是时候了,徐盛大喝一声:“列阵”

    “咚”的一声,战鼓响起,行进中的大军令行禁止,齐刷刷地停了下来。

    持盾手基本都是身材高大的扶余人,他们把手中的大盾往地上一竖,抽出腰间的锤子,几下子把盾脚砸在地中。大盾的背部还有一个支架,也是用锤子砸在地下,加强大盾的牢固性。

    整个大盾形成一个仰角,用以阻挡鲜卑骑兵射来的弓箭,减少长枪兵的死亡率。

    就这一会儿,鲜卑骑兵迅速的接近。当鲜卑骑兵进入幽州军队的射击范围时,密密麻麻的箭雨射向鲜卑骑兵。

    鲜卑人也有一些弓箭射出,效果似乎不太理想,幽州军队的大盾挡住了大部分的弓箭,伤亡并不是很大。

    骑兵速度很快,幽州军队的弓箭,也就射了出来顶多两轮。

    鲜卑骑兵的速度非常快,迅速临近了幽州军队。

    徐盛再一次下令:“立枪阵。”

    “咚咚”两声战鼓响起。

    只见幽州方阵的奴隶军,将肩上的长枪往前一挺。大盾的上部有两个槽,再往下,大盾每一边也有一个槽,一个大盾上架起四只长枪。每个持枪的小矮人也抽出锤子,将枪的尾端固定在地下。然后,扶着长枪蹲在地上。

    还别说,这些矮人干这活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小身体一缩全部隐蔽在大盾的掩护下。

    这一下要人命了,三个万人大阵,密密麻麻的全是长枪林立,整个就是刺猬阵。这个时间,正是鲜卑骑兵奔驰速度最快的时候,距离已经非常近了。

    奔驰在最前面的鲜卑人,望着眼前的枪阵,惊恐地张着大嘴,一种死亡的感觉让人不寒而栗。反应快的赶紧勒住马缰绳,试图让高速奔驰的战马停下来。但是,这可能吗?

    这不是一个人骑马奔跑,而是万马奔腾。

    有的鲜卑人拼命勒住战马,试图停下来,却被身后奔驰来的战马撞飞,形成了局部的混乱。

    更多的战马却冲向了枪阵,在巨大惯性的冲力下,鲜卑骑兵根本收不住,直接撞向长枪阵。

    枪阵的大盾上,上面的两杆枪是对付骑兵的,下面的两杆枪真好刺向战马的胸部,整个枪林密密麻麻。

    不光是鲜卑人恐惧,即便是战马也恐惧啊!有些战马扬起马蹄,不敢前进,后果不难想象。整个鲜卑人的骑兵,还没到枪阵前,已经乱作一团。

    有些战马收不住,或者被后面的战马冲撞,直接撞向了幽州军队的枪阵。骑兵恐惧地躲避着长枪,有的从战马上跳了下来,被后面的战马踩踏成肉泥。有的紧紧的趴在战马上,躲避长枪。

    许多战马被长枪刺中,战马在巨大的惯性冲击,砸在大盾上,砸死了盾牌下躲避的几个矮人,形成一个缺口。

    这些都没有用,毕竟这个万人长枪阵十分巨大,有足够的厚度。即便鲜卑骑兵冲撞,破坏掉前列的枪阵,根本不会形象整个大阵。

    闯进阵中的鲜卑人,有的已经死了,有的还没有死亡。后一列的刀盾手,持刀向前一刀劈死了之。然后,将盾牌前移,补上缺口。

    这是令鲜卑人惊恐的一幕,前列的骑兵基本上撞进枪林中,死亡殆尽。

    奴隶兵前列的死亡也不少,不过,这无关紧要。杀戮还在继续,战马的哀鸣声,战刀砍碎骨骼发出的咔嚓声。长枪刺入身体,血光**,在阳光下发出灿烂的艳红……

    鲜卑人期望靠骑兵高速度的奔驰,冲撞幽州军队的大阵这一愿望彻底丧失掉了。他们得到的只是惨烈的死亡,巨大的损失。

    死亡还在继续,两军阵前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鲜卑骑兵终于在幽州军队的枪阵前停顿了下来,一阵冲撞、踩踏使这些鲜卑骑兵一片混乱,面对刺猬办的枪阵,似乎没有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幽州军队的阵营发生了新的变化……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