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历史军事 > 三国卑鄙军阀 > 卷四天下始乱关门当 军阀 第一百八十章 女孩变女人

卷四天下始乱关门当 军阀 第一百八十章 女孩变女人

 热门推荐:
    ps:№舞空重磅打赏,感谢天域魔猿月票支持,感谢好冷的冰连续打赏,谢谢!

    华歆的建议很好,正与刘展的的心意相合,于是,便同意了这个建议。暗棋一旦明了,便失去了它的作用。刘展还是希望张燕这只军事力量继续蛰伏一段时间,以待出现更好的时机。

    “纵观中原各方势力,可以说,现在基本分成了两大阵营。冀州袁绍和兖州曹操已经构成同盟,公孙瓒、陶谦和袁术三家联合,共同抵御曹操、袁绍。

    如今,袁绍暗地里联络幽州,想要干掉公孙瓒。呵呵,一旦公孙瓒失败,剩下陶谦和袁术两家可就不太妙了。”

    “不错,徐州虽然物产丰富,兵员充足,陶谦又是一州之牧。表面上看陶谦似乎占尽优势,可是,陶谦的才能与曹操等比起来,能力还是差一些。所以,我也看好曹操和袁绍联盟。”

    刘晔负责情报方面的事务,对中原情况要比其他人了解的更多,很赞成刘展的观点。

    “嗯,中原的形势随时都会发生变化,幽州要给予密切关注。幽州的策略还是坚持原来的方针,静观中原局势发展变化,等待时机。子杨,鲜卑人最近有什么变化?要随时关注啊。”

    “主公,鲜卑人西逃以后,素利、弥加、闕机三方势力联合起来,共同围攻轲比能。轲比能一族之力与三家相抗。虽然从幽州这里没有到损失,可毕竟是以一对三。最近被打得好惨呀!

    最后被逼急了眼,轲比能寻求西部鲜卑人支持。

    现在,鲜卑人王庭覆灭,整个西部鲜卑全搅乱了。原来是两方厮杀,现在已经蔓延开了,牵扯到更多的部族加入混战。目前整个大草原都已经杀乱套了,各部落相互厮杀,大鱼吞小鱼,已经很难分出草原上到底是几方势力混战。”

    “很好嘛,那就继续让鲜卑人再乱一段时间。越乱越好。幽州需要一个混乱的鲜卑。根据形势发展,当出现合适的机会时,幽州大军一举将鲜卑人击溃,或者赶出大草原。让鲜卑人从历史舞台上消失。”

    “诺。属下会密切关注鲜卑人的形势发展。”

    刘展与刘晔、华歆等人议事。又安排了一些事宜才结束了议程,众人与刘展辞别,各自散去。

    结束了公事。时间尚早,刘展往内院走去。

    今天,是蔡琰的生日。以前早就说好了,等今年蔡琰生日的时候,刘展就会让蔡琰从女孩变成女人,变成刘展真正的夫人。

    在刘展的众女子中,目前文姬的身段算是一位最纤细。身材高挑,长长的**,若是穿着后世的超短裙,再穿着丝袜,绝对养眼。唯一不足之处,文姬的樱桃太小,大概不足刘展一巴掌所握。

    同时,文姬书卷气十足,也是别有风味。

    不过,想到自己的伟岸,纤弱的文姬如何承受的住呢?看来,今天要浅尝而止,让文姬有个适应的阶段。

    刘展走在花园的小径上,满脑子都是蔡琰的倩影,没注意到花园的小路上还有一个人,以至于差一点撞倒对面之人。

    刘展满脑子文姬,思不尽软玉温香,娇弱旖旎。一直走近女子身边才猛然惊醒,伸手揽住对方站稳。一瞧此人,哎吆,这不是吴氏吗?

    吴氏刚刚从后院出来,正准备要回家去。走在花园的小路上,刚转过小路一道弯,巧不巧迎头与刘展走了个碰头。

    一看见刘展迎面走来,吴氏第一个念头想要躲避,可心里又舍不得。已经好久没见到小冤家了,只是在梦里长长浮现。再说了,腿脚有点儿发软,走不动哎。

    哎吆,这不是小冤家嘛,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呢?羞煞奴家了!过往的一幕幕闪现在吴氏的脑海,抑制不住内心潮涌。

    虽说乌龙事件过去很久了,可这毕竟是吴氏终生难忘的经历,刻骨铭心啊!那种塞满的膨胀、退出时黏连拉扯,那种刺激若搅动灵魂出窍的感觉,刻骨铭心……

    吴氏浑身燥热,身体颤抖,软的几乎站立不住呆立当场。脑子没有闲着,一幕幕绮丽的画面闪现,吴氏心情激荡似狂潮汹涌。

    年轻的刘展越来越近,吴氏越发心慌意乱,双腿发软,呼吸急促,似乎身体也跟着越发抖动。

    此时,吴氏内心很矛盾。既害怕见到刘展,万一刘展知道那晚上的女人是自己,老脸可就丢大了。同时,又极度渴望靠近刘展,以缓解内心的渴求。恍惚间,吴氏竟然不知所措。

    刘展身体撞上的那一刻,吴氏的心都掉到嗓子眼了,感觉刘展像一座炽热的火山扑到自己身上,感觉自己已经被燃烧成灰烬。

    还好,刘展及时扶住了自己,要不然肯定摔倒在地。

    “哎吆,差一点撞到你,真不好意思。”

    “哦……”

    刘展的手臂揽住吴氏腰肢的一刹那间,吴氏的身体抑制不住一阵剧烈抖动,腿间似有流水涌动。

    吴氏心想:坏了,老娘出丑了,这可真丢大人呀。得赶紧回去换衣服了,若是被人发现了丑态,自己的老脸可没地方放了。

    吴氏也想走动,可是腿软的不能走啊。

    “额……夫人,你怎么有些抖动,天气不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没……没有不舒服,就是……哦,就是走累了,你扶……我到石凳上坐一坐,休息一下就好。”

    吴氏能说什么呢?难道要告诉刘展,自己出丑了不成?

    刘展看了看,也觉着吴氏没有多大问题,只好扶着她走到石凳上坐下休息。

    吴氏身子软得像面条。几乎贴在刘展身上,好在刘展力气足够大,几乎是将吴氏抱在石凳上。

    吴氏身子在飘,心也在飘,靠在刘展身上又是一阵情动,身子也跟着一阵抖动。很显然,吴氏又出丑了,呵呵,这身子骨不争气呀!

    还好,小冤家到现在也不知道那天压在身下的女人就是奴家。张氏守信用。没把奴家卖了。咳咳,想想小冤家当初那物事,塞得奴家心慌慌,气喘喘。好难忘怀!

    自从经历过乌龙事件以后。奴家就觉着空落落的。感觉身体里总像是少了一件东西一般,好失落啊!唯一能做的只有回味,回味那种膨胀的感觉。那种刺激灵魂的黏连拉扯,还有那种炙热的烘烤……奴家好想从头再来,再来一千回……

    吴氏心思百转,身边的当事人刘展到现在也不知道,当初的乌龙事件猪脚,就是眼前的美丽夫人。

    既然没什么事情,刘展彬彬有礼,陪着夫人亲切地说了一阵子话,然后,告辞向内院走去。

    看着刘展的背影,吴氏赶紧用手抚胸,平复心情的激荡。

    真好啊!年轻、伟岸!想煞奴家了。可是,这种事情不是自己想要就有的,如此巧合的事情,也只有那一次而已。

    要不,再找张氏帮忙,这如何开得了口呢?好没羞哇。哎吆,别想那么多了,衣服都要湿透了,黏糊糊的,赶紧回去换衣服吧。

    吴氏又望了望远去的刘展,坐在石凳上呆滞……

    吴氏怎么想,刘展不知道,已经进到后院找他的蔡琰妹妹去了。

    一进屋,看见蔡琰正在看书。

    “文姬,在看什么书呀?”

    看见刘展进来,蔡文姬慌慌张张,急忙把书藏在身后,不想让刘展看见。

    蔡文姬的举动,让刘展心里好奇,是什么书还要藏起来呢?

    蔡文姬羞红着脸,站起来向给刘展行礼,被刘展伸手拽了过来,揽在怀里。

    “文姬,前段时间把你累坏了吧?瞧瞧,都瘦了。”

    “夫君,文姬不累。整编书籍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

    “嗯,要悠着点,可不要把身体累坏了。”

    “文姬知道,谢谢夫君。哦,忘了一件事,以前送来的那个香姬,现在学习的差不多了。各种礼仪基本熟练了,语言对话也挺流利的。一会儿夫君考核一下,看看何不合格。”

    “呵呵,文姬觉着合格了,那就是合格。反正是留在你身边的婢女,你满意我就满意。”

    蔡琰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刘展的本事自己一人无论如何应付不了,干脆把侍女拉进来。

    蔡琰一声招呼,一女子举步轻摇走进屋内。

    观此女,丰神冶丽,身段修长。冰肌玉肤,滑腻似酥。一双桃花眼,似是勾魂摄魄。

    此女身高与文姬相若,却是骨肉匀称,不似文姬清瘦。纤细的腰肢衬托着丰隆,越发突兀。

    此前幽州军队四处征讨,收拢了不少美女,此女便是其中一位。扶余人多细腰女,刘展一见果然如此。一对丰隆也是刘展所好,刘展心里很满意。

    这些女子都是经过千挑万选,出类拔萃。有年龄大的,也有年龄小的,按照年龄配给差不多年龄的夫人。文姬算是年龄大一些的,香儿与之相若,就跟在了文姬身边。

    “婢子香儿见过主人。”

    “嗯,听说你身上生来有香气,过来我闻一闻。”

    揽过香姬的腰肢,刘展在其身上嗅了嗅,果然一丝丝香气扑鼻而来,沁人心扉。

    “嗯,果然有香气,妙哉!”

    “夫君,此女你还满意吗?”

    “嗯,为夫很满意。”

    “香儿,夫君对你很满意,你就在此好生侍候着吧。”

    “是,夫人。”

    说话间蔡文姬已经忘了刚才的事情,刘展则趁机伸手拿起书籍,翻开一看,呵呵,原来是这种书。

    看来,这个时期已经开始重视性前教育了。

    中国历史上,春秋战国时期,为性学研究的萌芽时期,秦汉之际及汉代为大兴时期。

    汉初,由于朝廷休养生息的政策,女子十五岁,必须出嫁,整个社会处于早婚状态。同时,相关研究问题得到极大的发展,学术理论空前提高。

    蔡邑是大儒,家里自然不缺此类书籍。

    刘展正看到一幅图,名曰虎步。

    “嗯,这个姿势不错,一会儿咱们可以试一试。”

    蔡文姬大羞,整个人都埋在刘展的怀里大气不敢出,哪里敢抬头哇。

    “嗯,还有这个姿势也不错,文姬一定感兴趣的。”

    这家伙坏呀,蔡文姬羞愧无比,他倒是说起来不算完。什么龙翻、猿搏、蝉附、龟腾……

    蔡文姬也没想到刘展来的这么早,趁着刘展没来的时候,翻出书籍自己看了一会儿。文姬毕竟是第一次,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临上阵了,预先熟悉一下,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亮,是吧?只是没想到被夫君发现了,心里免不了有些羞怯。

    只是这一会儿时间,蔡文姬已经有些浑身燥热,隐隐有些情动。再经过刘展如此撩拨,如何承受得了呢?早已经气喘吁吁,情定不已。

    刘展一看,呵呵,也不需要前戏了。刚才还担心蔡文姬是头一次,无论如何,这个前戏一定要做足了,免得文姬受苦。刘展抱起蔡文姬软绵绵的身子上了床,身边的香儿急忙上前服侍。

    刘展抱着文姬坐在床上,文姬手臂环着刘展的脖颈,坐在他的腿上。由于是第一次,刘展采用了鹤交颈。手臂托住文姬,只是抵住了金光未再深入。

    文姬被刘展吻的正有些眩晕,忽然,感觉身下一阵烘热,阳气升腾,熏烤的文姬浑身酥软无力,整个身体塌陷在刘展肩壁上,身下似乎有水流的感觉……

    由于二人相差过大,臼和杵不匹配,所以,需要等待文姬充分湿润才行。

    刘展感觉文姬反应已经很强烈了,手臂略松,文姬身子一沉,蒜杵探入少许,令文姬眉头紧皱。

    好在汁满蒜杵,只是有些胀满的厉害而已,慢慢就会适应。继而缓慢的耕耘,屋内清晰可闻汁液的吱吱声……

    文姬身体纤细,在刘展手里若婴儿。随着手臂波动,缓慢滴上下起伏,强烈的拉扯刺激着文姬的神经末梢,神情有些飘忽,渐渐身体有些不堪。

    忙碌中的刘展,忽然感觉空气中香气大作,猛地嗅了一下。原来香气发自身边。香儿在身边看着春色,已是情不自禁,忍不住情动起来,身体发出的香气愈发浓烈起来。

    此时,耳边听到一声莺啼,文姬一阵大动身子瘫软。

    放下已经酥软的文姬,刘展揽过香儿妙曼的身子,庞大的身躯若泰山压顶,覆盖下来。

    不一会儿,已经是红棉浪翻,屋内香气弥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