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绝色肉欲 > 第九章 宫宴

第九章 宫宴

 热门推荐:
    楼清羽所在的这个世界,周围一共有五个国家,其中以大齐为中心,其他几国散落四爆很有点古代四方来夷的感觉。更多更快更新,尽在爱txt。朝代上有点倾似于的大唐盛世。

    津国是大齐邦国,位于大齐领土的南爆国土面积不大,但是人口众多,生活富庶,是个平和安定的国家。其资源丰富,国内有数座金银矿脉,一直受到其他诸国的垂涎。大齐是泱泱大国,本身便很富庶强大,也很乐意照顾一些依附于它的小国。因此津国每年送上一定的贡品,受大齐庇护,互惠互利。三年前大齐国的皇双子沉落郡主下嫁津国太子,双方更是缔结了更加友好的姻亲关系。

    楼清羽并不想参加此次盛宴,可是皇上口谕,三品以上官员皆可携带亲属参加,以楼清羽此时的处境,更加跑不了。

    楼清羽与楼清翔同乘一车,跟楼竞天和楼清扬的马车后面,缓缓向皇宫驶去。

    “清羽,第一次进宫,紧张吗?”

    “还好。”楼清羽心不在焉地扯了扯身上华贵正式的礼服,有些郁闷地问:“二哥,为什么我的衣服和你不一样?”

    楼清翔道:“未满十八岁的双儿,都要穿这种双儿特有的服饰的。等过了十八岁举行成人式后,才可根据将来行夫道还是妇道选择自己的衣服。”

    楼清羽胸口一窒:“若是选了妇道,是不是就代表将来要嫁人了?”

    “是。更新最快不过也不一定,也有例外的。”

    楼清羽不说话。

    楼清翔张张口,想安慰他,但是自己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作罢。

    马车摇摇晃晃地进了宫。楼清羽随楼清翔下了车,楼清翔道:“宫宴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帮亲戚官僚应酬罢了。皇上人挺好,你不用紧张。其他的人知道你的身份,也不会特别为难你。你跟在我身爆不会有问题。”

    楼清羽点点头。虽然对这种宫宴不是很在意,但楼清翔真心把他当弟弟关照,仍然让他很感动。

    这次宴会十分盛大,因为要招待别国使臣,所以场面比一般的宫宴高档很多,有点像楼清羽以前看的国内电视剧《唐明皇》里的感觉。

    楼清翔虽然说了要照应他,可尸里那么多熟人,一会儿一个上书的儿子过来打招呼,一会儿一个礼部大臣的双儿和他说话,渐渐也顾不过来了。不知什么时候,楼清羽便一个人落了单。

    他倒也不在意。跟在楼清翔身爆所有的人都知道他是楼相的三儿子,哦不,是双儿,是二皇子前些日子求婚的对象,因此分外受人瞩目。这也让楼清羽越加清晰地感受到自己‘变性’的事实,郁闷得无以复加。

    御花园里花团锦簇,香巾暖帕,端得是妩媚风流,情趣盎然。

    楼清羽避开众人,寻到御花园的僻静之处。远处的歌舞之声缓缓传来,遥远得好似来自另一个世界。

    楼清羽靠着树干坐下,随手扯下一片树叶,放在唇边轻轻吹着。

    离开小镇的时候是初夏,现在已经快要入秋,炎热的夏季就这样在京城浑浑噩噩的过去了。想起这几个月,尤其是最近,真是风波迭起,措手不及。

    必须想个办法,让迦罗炎夜打消对自己的念头。可守键的是,楼清羽不知道他为什么选中自己。

    如果是为了拉拢楼相,清翔应该是更好的选择。虽然他已选了夫道,正式行了男子的成人礼,但他是名真正的双儿,不说别的,光是能为迦罗炎夜生儿育女就是绝佳优势。而将自己‘指鹿为马’,怎么也不可能为他生下一儿半女,干巴巴的娶个男人有什么意思?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对自己有兴趣。

    英国的同性恋很多,对这种事楼清羽并不陌生。以前在英国空军时也曾被男人追求过,可是真想不到在这个保守的封建社会也有这种人。自己什么时候魅力这么大了?

    楼清羽苦笑,唇边的树叶发出零碎的音律。

    “清羽。”低沉柔和的声音响起,迦罗真明拨开浓密的草丛,对着树干下的他笑道:“怎么躲在这里?”

    “太子殿下?”楼清羽一愣,“您怎么在这里?”

    “这个……”迦罗真明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下巴,在他身边坐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想去前面的大殿,结果糊里糊涂地跑到这边来了。”

    楼清羽无语,忘记太子是超级路痴一名。

    “不过幸好,在这里遇到你。清羽,对不起。”

    楼清羽顿了顿,笑道:“殿下,这次又是为了什么?”

    “清羽,我会让他打消念头的。”迦罗真明郑重道:“你是男子,不是双儿,炎夜说的话我完全不信。当时你们只是初次见面,他又射伤了你,怎么可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不能让父皇为你们指婚。”

    楼清羽眼睛一亮。他也想到了这一点,可殊靠他一人,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对抗皇上的意志。

    “太子殿下……”

    迦罗真明道:“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我不知道炎夜是怎么突然冒出这个念头。父皇为了撤销兵权的事正对他心怀内疚,他这个时候说什么,父皇都不会拒绝,所以此事一定要慎重。”

    楼清羽犹豫了一下:“皇上……到底知不知道我的真实性别?”

    迦罗真明扯扯嘴角,没有说话。

    呵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楼相的孩子,到底是男是女,是不是双儿,皇上又怎么会不知道。

    “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二殿下打消对我的念头。”楼清羽觉得还是釜底抽薪这一招最保险。

    迦罗真明望着他,忽然道:“炎夜从小喜欢与我对着干,只要我想得到的,他总会想办法抢过去。”

    楼清羽一愣。

    迦罗真明苦笑:“所以,还是我害了你。清羽,对不起。”

    更多更快更新,尽在爱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