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绝色肉欲 > 第四十八章 和好

第四十八章 和好

 热门推荐:
    深夜的深山里寒风朔朔,夹杂著南方特有的湿润阴寒,更是让人难以抵御。即刻加入爱txt,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乐趣

    迦罗炎夜厚重的裘皮锦袍外甚至罩上了一层寒霜。正是春暖还寒,冷不胜人。

    别府里的仆役加上驻守的一队兵卫,皆高高举著火把,深夜入山寻找。

    司锦陪著迦罗炎夜,望著山上若隐若现的点点火把,忧心忡忡。

    “殿下,要不您还是先回去吧。”

    迦罗炎夜冷冷盯了他一眼。

    司锦在他刀锋一般凌厉的视线下退缩,只觉这春寒的阴冷冻不了他,王爷的视线倒能把他冻成冰块。

    天色将明时,山上终於传来消息,似乎找到什麽了。

    迦罗炎夜抽了一下狮子骢,随众人奔了上去。

    半山上那个悬崖爆一具白虎横卧在地,地上满是腥臭的血迹,沈秀清正站在虎尸旁边察看。

    迦罗炎夜跨下马背,走过去看了一眼,脸色青白,低喝:“火把照亮点。”

    沈秀清看见他,微微一惊。其实在看到众人上山时已知道事情瞒不住他了,但见他亲自上山,竟然还骑著马来,仍是忍不住皱眉。

    迦罗炎夜踢踢尸首,道:“翻过来。”

    几人上前,合力把老虎翻了个身。

    迦罗炎夜微微弯下腰,看见虎目干涸的血水,让人扒开仔细看了看。

    沈秀清在旁轻声道:“致命伤口在颈部,被利剑一剑贯穿,力道极强,似从远处射来,而且……手法应该不低。”

    迦罗炎夜蹙眉。

    楼清羽身上从不带利器,他是知道的。那家夥一向只有一把匕首防身。可是此刻杀死巨虎的,却是一把楼清羽绝对没有的凶器。

    旁边有人怯声道:“王爷,王妃只怕……”

    迦罗炎夜招招手,对身後众人道:“人还活著!都在周围给我仔细,应该不远。”

    “是。”

    一队人领命散去,还有一小部分留在周围守护。

    此时天色渐渐亮了起来,迦罗炎夜浑身酸重,却仍站在那里。

    秋儿自发现老虎的尸首後便一直在发呆,此刻听了王爷的话,突然惊醒了过来,嘶声叫道:“少爷──少爷你在哪里?”

    迦罗炎夜皱著眉听著他一遍遍呼唤,忽然心有所感,侧过头去,正望见後面不远处的树林中,一人扶著山壁缓缓转出。

    四目相对,那人苍白之中染著一丝可疑的面容闪过惊讶之色,然後听到他呢喃似的轻唤。

    “炎夜?”

    迦罗炎夜说不出当时的心情,好像如释重负,好像恍如隔世,好像……好像整个人提到半空中,又终於踏踏实实的落了下来。

    谁知楼清羽只对沈秀清说了两句话,便晕了过去。迦罗炎夜这才看清他身上的血污,和肩部的伤口。

    迦罗炎夜不记得他们是怎麽下的山。他只记得自己一直提著心看著沈秀清和秋儿把楼清羽送回卧室,看著他们忙忙碌碌的帮他治伤喂药,心口一直茫然纠痛著。

    这样的感觉他以前从未有过,後回过神来细细一想,不仅暗暗心惊。

    楼清羽昏昏沈沈了好几天,他也跟著难受了几日。

    妄动真气,本伤了胎气,好在这次不似上次那般旅途劳,连番受挫。沈秀清从裕阳带来的大把大把的珍贵药材养著,孩子终於无事,只是身上难免折腾几日。

    其实迦罗炎夜身体甚好,孩子也很是健壮,若非上一次确实情况特殊,那个孩子必不会保不住。

    没有楼清羽在旁,迦罗炎夜总睡不踏实。半夜偶有抽筋盗汗,他不喜旁人近身,只自己硬撑了过去。那夜忽然反复无法入睡,去看楼清羽,他竟迷茫的醒了来,拉著他的手说什麽,为了你,我也不会去死……

    迦罗炎夜黑暗中竟脸红了一阵。

    他从未想过,竟会有人对他这般情深意重。当初他强娶他,实没安著什麽好心思。

    本以为楼清羽这般清雅淡然的人压在身下,另有一番情趣,谁知……後来见他为了自己竟追来战场,心里便软了些,房事上也不再强求。兼之自己也得了趣味,迦罗炎夜本不是那般顽固死硬的人,渐渐也习惯了与楼清羽这般相处。

    迦罗炎夜已隐隐察觉自己对楼清羽的感情不一般,可却不愿深想下去。此时见他旧症病发,又受了重伤,心里担忧,面子上却死咬著说不出来。

    “你……”

    迦罗炎夜打破沈默,却只吐出一个字,再说不下去。

    楼清羽不再提刚才的话题,拉著他的手,看著他的脸色道:“听说那夜你也寻了我一夜,身子真的没事麽?”

    迦罗炎夜道:“孩子没事。”

    “我不是问孩子,我是问你呢。”

    迦罗炎夜没有说话。

    楼清羽往旁边侧了侧,拍拍床榻,道:“上来躺躺。”

    迦罗炎夜蹙眉。

    楼清羽笑道:“上来吧。正好小睡一会儿。”

    迦罗炎夜犹豫了一下,慢慢脱了鞋子,上床在楼清羽身旁躺下来。

    这几日他一直住在耳房,晚上也没有楼清羽相伴,总睡不踏实,又要处理府里那日遗留的一些事情,精神委实不好。

    楼清羽拉过被子给二人盖上,手在他腹上摸了摸,低低道:“这几日辛苦你了。”

    迦罗炎夜皱眉:“以後就不要随便跑出去。”

    “是。”楼清羽轻轻应了他,道:“那天的事还生气吗?”

    迦罗炎夜沈默片刻,道:“那天是我小题大做,原不是你的错。”

    楼清羽道:“你不喜欢那个名字,我们不用就好了。其实那人……早已不在这世上。我视他如兄弟,原只为了纪念,以後不会再提。我说那话,也是恼急了,你别放在心上。”

    迦罗炎夜静静望著他,楼清羽的神情让他不忍。他慢慢垂下视犀低声道:“你不必勉强,我也没有那麽小气。”

    楼清羽轻轻一笑:“你说这话,倒像吃醋一般。”

    迦罗炎夜微窘,顿了顿道:“那天我也过分了,你、你……”

    “我不生气。”楼清羽笑眯眯地看著他,伸手搂住他,额抵在他额上,轻轻道:“其实,那天的话我没有说完。”

    “什麽话?”迦罗炎夜微微一僵。

    “活著的人,永远争不过死者。但活著的人,却永远比死去的人更重要。”

    更多更快更新,尽在爱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