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金枝 > 章节目录 第72合5章 再次合作

章节目录 第72合5章 再次合作

 热门推荐:
    (),

    贺林晚到达皇宫时,宫门前还有不少临时征召的民夫在修补宫门。

    那日赵氏军攻打皇宫时,将这座宫门损毁得厉害,明日新帝即将登基,这门得在吉时之前修补好。

    因宫门前人员混杂,贺林晚的马车往宫内走了一小段路才停下,然后换上了轿子。

    这座皇宫贺林晚已经进来了无数次,但是这一次她突然有了些不同以往的感受,这让她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宫门方向。

    程严立即警惕地跟着回头,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不由得问:“贺姑娘,怎么了?”

    贺林晚笑着摇了摇头,“无事。”

    到达凤栩宫的时候,沈嬷嬷迎了出来。

    “贺姑娘。”沈嬷嬷笑着道,“皇后娘娘正与慕大人他们议事,这会儿不便见姑娘,姑娘随奴婢来吧。”

    贺林晚点了点头,笑着说:“有劳嬷嬷了。”

    沈嬷嬷暗中观察了一番,发现这位贺姑娘突然被招进宫,既不慌乱也不好奇,自己无论与她聊什么,她都言语得体,且半句都不打探皇后为何在此时叫她进宫。

    她身上仿佛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不改色的气度。

    沈嬷嬷忍不住在心里感叹,难怪那和尚在那么多的闺秀中独独点出了她有凤命,不管那和尚是真灵还是装神弄鬼,那眼力还是有的。沈嬷嬷这几十年,也算是阅人无数,形形色色的人她都打过交道,这位贺姑娘还真算得上是人中龙凤。

    沈嬷嬷把贺林晚带到凤栩宫,招呼宫女上了茶点,正打算再与她聊几句时,便有宫女进来找她回话。

    贺林晚连忙道:“嬷嬷有事尽管去忙,我在这里等着便是。”

    身为皇后身边的管事嬷嬷,沈嬷嬷今日确实有不少事要操心,见外头又有几个宫人进来了,她只有道:“那贺姑娘在这坐会儿,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侍女。金鲤,你在这里伺候贺姑娘。”

    沈嬷嬷招手叫来了一个宫女,自己匆匆去处理宫务了。

    贺林晚静静地坐了会儿,正在想事情,外头匆匆走进来了一个人。

    贺林晚抬头一看,笑了笑,起身行礼,“贺林晚给殿下请安。”

    二皇子这才看到坐在殿中的贺林晚,他立即像是受了惊吓般地停下了脚步,甚至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半步。

    “贺,贺姑娘啊,你怎会在此?”二皇子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何每次见到这女子,就心里发憷,他尴尬地笑了笑。

    贺林晚倒是神色如常,“皇后娘娘派人接我进宫的,我也不知是为了何事。”

    “哦,这样啊。母后这会儿还在御书房,那你继续在这里等母后吧,我,先走了。”二皇子转身就走。

    贺林晚不慌不忙地冲着他的背影行了一礼,“恭送殿下。”

    金鲤好奇地看了贺林晚一眼。

    贺林晚坐下没一会儿,刚刚离开的二皇子不知为何又一脸踌躇地回来了。

    “殿下怎么又回来了?”贺林晚起身道。

    二皇子犹豫了一瞬,还是走到了贺林晚面前,开口之前,他先看了金鲤一眼,低声吩咐道:“你去殿外守着,我有几句话要与贺姑娘说。”

    金鲤知道二皇子明日就是新君,不敢违令,行了一礼就退到了殿外,顺便将殿中另外几个当值的宫人也一并叫走了。

    二皇子对贺林晚做了个坐的手势,然后看了看周围,挑了一个与贺林晚斜对着的座位坐了,两人之间起码隔了有五六步的距离。

    二皇子坐下后正打算开口,却发现离太远了,不太好说话,只能起身又坐到了贺林晚身边的位置。

    贺林晚能看出来二皇子此刻的不安与焦躁,主动出声问:“殿下有为难之事?”

    “不,我没有为难之事,我有要命之事。”二皇子幽幽一叹,看向贺林晚,“我知道贺姑娘向来诡……咳……足智多谋,所以想来请教请教姑娘。”

    贺林晚颔首,温声道:“殿下请说,只要能帮到殿下的,我一定帮。”

    也许是曾经与贺林晚有过一同算计的经历,二皇子开口便没有犹豫,立即将自己的担忧和盘托出。

    贺林晚静静地听完,低声问他:“殿下真的不愿坐那个位置?”

    二皇子低声喃喃道:“我愿不愿意并不重要,因为我根本无从选择!不当这个皇帝只有一死,当了这个皇帝可能最后也难逃一死。”

    贺林晚想了想,问二皇子:“殿下信不信我?”

    二皇子看向贺林晚,犹豫了一瞬,勉强道:“信……的吧。”

    贺林晚不由得笑了,二皇子见她笑,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道:“信的,你毕竟没有害过我,还帮过我。”

    贺林晚摇头,“我并没有帮过殿下,我只是在帮自己。殿下,上一次我们合作不过是利益一致,各取所需。”

    二皇子无言以对,那到底是让他信还是不信呢?

    贺林晚:“那我们再合作一次怎样?这次还是各取所需。”

    “怎么合作?”二皇子好奇问。

    贺林晚用极低的声音,对二皇子说:“你放弃皇位,我保你平安顺遂。”

    二皇子怀疑自己听错了,又仔细回想了一遍,发现贺林晚说的确实是这一句,不由得问道:“那你呢?你要什么?”

    贺林晚笑看了二皇子一眼,低声说:“你不要什么,我就要什么。”

    二皇子又仔细想了想她这话的意思,震惊得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你、你、你,你……”

    贺林晚看着他,“怎么样?要合作吗?”

    二皇子不知该怎么回答。

    贺林晚凉凉地道:“反正如你所言,你左右都是死,不如再信我一回?”

    二皇子觉得贺林晚是在与自己玩笑,但是看她那神态又不像,思来想去,觉得贺林晚说的也有道理,不如再信她一回,不过事关自己的性命,二皇子留了个心眼,对贺林晚道:“好,我信你。不过你要做什么,你得自己去做,我帮不了你什么忙的!如果最后你失败了,也不要牵连我。我,我是不会认的。”

    贺林晚笑着应允:“好的,殿下。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好好地坐在那里等着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