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御鬼者传奇 > 第三卷历史长河篇:上古降妖记 第7054章 长第尾花鼠

第三卷历史长河篇:上古降妖记 第7054章 长第尾花鼠

 热门推荐:
    “呃啊啊啊——”

    原以为胜券在握,能在下一刻力毙狂狼于爪下,可万没想到对方会趁机偷袭自己,癞头灰罴伸爪捂住面门,却拦不住霎时飙溅出来的血,疼得这家伙登时惨嚎一声,向后噔噔噔连退三、四步。

    “天杀的老狼,你敢弄伤我的眼睛?我宰了你!”

    怒不可遏的癞头灰罴狂吼着,晃动双爪朝着血鬃狂狼猛扑过去,“唰!”就在这一刻,有个东西骤忽挟风疾飙而至,这玩意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灰罴受伤眼球的边缘。

    “啪!”霎时间,这家伙的面门皮开肉绽,伤上加伤是何等痛苦至极的事情,疼得癞头灰罴差点窜蹦起来。

    灰罴这家伙捂着脸,正要破口大骂,“唰唰唰!”冷不丁又有十余颗石头破空飞来,噼里啪啦全都打在了它的头脸身躯上,束手无策之间,癞头灰罴只得在瞬间闪身躲在了附近岩石后。

    饶是如此,那些急如骤雨般的飞石还不停歇,数息间纷纷打在了灰罴躲避的巨岩后面,突然间,有个声音在不远处低呼道:“别玩了,快走!”

    “噌噌噌!”

    “唰唰唰!”

    眨眼工夫,急速奔行声由近及远,逐渐消失而去,倒霉的灰罴这才从石头后面爬出来,这家伙在脸上抹了好几把才将血迹擦净,刚才吃亏就吃亏在被受伤眼睛飙窜出来的血迷住眼睛、不能视物,所以才会被动挨打。

    此时此刻,癞头灰罴往前地面扫视一圈,发现血鬃狂狼已经消失不见了,它顿时明白过来,狂狼已经被偷袭自己的家伙救走了。

    灰罴心里这个气,立刻嘶吼咆哮起来:“天杀的混账东西,偷袭我,这个仇,老子非报不可!”

    “唰唰唰!噌噌噌!”霎时间,齐人高的蒿草丛晃动有声,里面有不少疾影飞窜奔行,看那模样,就好像是恨自己少生了几条腿似的,这些家伙都在豁尽全力逃跑。

    “快点、再快点,不赶紧逃走的话,一会癞头灰罴就醒悟过来了。”

    这是一群瘦骨嶙峋的长尾花鼠,为首的那个足有九尺多高,此刻正扛着重伤的血鬃狂狼没命似的健步如飞。

    这个时候,花鼠老大叫道:“咱们在前面的路口分开走,我去把老狼送到它族群同伴那里,你们赶紧找地方躲起来,记住,一时半刻没听到我的召唤声,千万别出来,有危险。”

    “是,老大!”

    “我们先撤了!”

    “快走、快走!”

    群鼠听到自家老大的话,立刻纷纷答应,对于花鼠老大逃生、藏匿的本事,它们全都自愧不如,故此一听说要分头行动,谁都不担心老大的安全,而后在前面的岔路口和老大分道扬镳而去。

    “哎,老狼,你可真沉!”

    一边往前疾奔,花鼠老大一边碎碎叨叨嘀咕着:“咱哥们做了几十年邻居,平常不是打架争地盘,就是斗嘴胡闹,我嘴碎脾气不好,朋友没几个,你可不要比我先走啊,到时候没谁和我斗嘴,可就寂寞了。”

    “你、你闭嘴吧……”就在此刻,血鬃狂狼缓缓醒转过来,断断续续开口道:“有啰嗦的工夫,你都能跑出去老远了!”

    “呃……”刚说到这里,血鬃狂狼蓦地呻吟一声,花鼠老大问道:“怎么了?”

    “呼、呼、呼……”喘了几口粗气,狂狼说道:“你的浑身骨头要是被人打碎了一多半,现在也会像我这样了。”

    “去你的吧,老子真是好心没好报,救了你,你居然诅咒我断骨头?”

    听了对方这句话,花鼠老大笑骂一句,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它们身后陡忽传来了“咚咚咚、咚咚咚”的沉重脚步声,闻听此声,花鼠和狂狼登时凛然大惊:“糟糕,那该死的癞头灰罴追上来了!”

    “狗东西,瞎了一只眼还跑得这么快!”花鼠老大咒骂了一句,又叫道:“老狼,自己抓紧一点,我要加速啦——”

    “噌噌噌!”

    “唰唰唰!”转瞬间,这花鼠便卯足劲狂奔起来,虽然背着一个受伤的狂狼,但这家伙气力很足,速度又快,一鼓作气就跑出去百多丈,可愣是没把后面的癞头灰罴甩掉。

    对方确实是瞎了一只眼,可此刻更显疯狂,就因为灰罴的眼睛受伤,导致它现在疼得歇斯底里,非要报此仇不可,所以哪怕是把腿跑断,也要追到伤害自己的家伙。

    “呼呼呼!”

    只觉得耳边生风,眼角余光看到的物体都在飞速倒退,花鼠老大狂奔不止,此时此刻,血鬃狂狼喘着气说道:“花鼠,放下我,你自己逃走吧,那样的话,咱们俩最少可以活下去一个……”

    “闭嘴,少在那里放屁,本大爷既然决定了要救你,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我绝不会扔下你的!”

    花鼠老大咬牙切齿的说着,脚下奔行的速度没有丝毫减弱,倏忽间,它猛然甩动尾巴,“唰唰!”立刻卷住了旁边草丛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蓦地向身后掷去。

    “啪!”说时迟,那时快,十余丈外的癞头灰罴倏忽挥爪拍碎了来袭的飞石,这一回,灰罴怒吼连连:“天杀的混账东西啊,果然是你用石头偷袭老子,别跑,我要把你撕碎了!”

    “糟糕,露馅儿了!”

    听到癞头灰罴的咆哮声,花鼠老大激灵灵打了个冷战,随即左瞧右看,陡然发现前面不远有一道巨大沟壑,它尖声叫道:“再撑一会,咱们只要越过那道土沟,就可以将这家伙甩掉了。”

    “你说得倒容易。”抬眼瞧了瞧那道沟壑的宽度,现血鬃狂狼嘀咕道:“横穿过去要跨过好几丈的宽度,我认识你这么多年,都不知道你小子有飞过去的本事。”

    “废话,我又没长翅膀,怎么飞过去?不过事到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我可不想站在原地等死。”

    “呼呼呼!”

    “噌噌噌!”说话间,花鼠老大奔行如迅雷疾风,陡忽穿过低矮的灌木丛之间,一鼓作气跑到了巨大沟壑近前。

    “我的天呐!”走到近处仔细观瞧,花鼠和狂狼都是瞠目结舌,心中暗暗叫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