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妖颜修色坊(限) > 全文阅读 6-10

全文阅读 6-10

 热门推荐:
    第006章 邪恶的想法

    萧慕睿和骆长歌如往常一样一同上朝,骆长歌看到萧慕睿脸上若有若无的温馨笑容,突然觉得有些刺眼,不由冷冰冰问道:“你没毛病吧?”

    萧慕睿一愣,急忙收起自己勾起的唇角,说:“昨晚玩的太销魂了。”他虽然把笑容藏了起来,但眼中却放著兴奋的光芒。

    骆长歌也没多想,还以为他是说昨晚的五人大战,不由也回味无穷的舔了舔嘴角,无意中问道:“洞房还好吧?”

    “嘿嘿,洞房花烛夜,你说呢?”萧慕睿不想多说,但他今天怪异的举动让骆长歌觉得非常不舒服,骆长歌心里不用一跳,自己不会是假戏真做,有了断袖之癖吧?他赶紧驱散这种荒唐的想法,不再多管萧慕睿的异常。

    两人一同走进大殿时,早已有不少大臣提前在大殿等候了,一看到他们便窃窃私语起来,骆长歌是习武之人,又怎会听不到他们说什麽?不过他们如此议论,正好让他称心如意。

    “那骆长歌真是胡闹,听说他昨晚洞房把睿王爷带了进去,还把新娘子赶下了床!”

    “不是吧?不怕国主知道吗?难怪早朝又是两人一起。”

    “真可怜了柳尚书家的女儿了。”

    大臣们的八卦一直围绕著战神将军骆长歌的洞房之夜,原本平日里也痛斥两句的柳尚书灰溜溜的躲在一边,气的脸都白了,他虽然嫁过去的是个不得宠的庶女,但现在被人如此议论,丢的还不是他的老脸!袖中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不一会国主驾到,众臣跪拜,国主的脸色非常不好,一落座便狠狠的瞪了骆长歌一眼,心想这小子也太不给朕面子了,朕亲自下的旨意,他洞房竟还带了睿王爷,简直是伤风败俗!烟云国国主深深的吸了口气,把即将冲口而出的话咽了回去。

    骆长歌知道昨晚的事情大部分已经传到国主耳朵里了,也无所谓他的怒火,反倒是其他大臣战战兢兢,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成了出气筒,还好今日早朝很快就结束了。

    “今日就到此吧,退朝!骆卿家到御书房来见朕。”国主撇下一句话後便气冲冲的离开了,底下的大臣又开始议论纷纷,不少人都抱著看好戏的态度。

    一个时辰後,骆长歌终於从御书房走了出来,无奈的舒了口气,圣上无非是老生常谈,他也无非是一直说“并无此事,都是坊间谣传或者他人猜测”,国主虽不信,但也拿他没治,毕竟浩宇国、沛水国、凌风国都不安稳,一旦有战事,还得需要他这个战无不胜的战神将军上场。

    骆长歌骑马在城中游荡,他突然不想去找萧慕睿,就想自己找家酒楼吃点小菜,让自己静一静。没走多久,便看到前面一辆马车的马匹受了惊,发疯一样的狂奔,把车夫都甩了下去,竟向他的方向奔了过来。

    这等马匹也配在他面前嚣张?他不屑的勾起嘴角,待马车近了时,直接跳上那疯马的背上,狠狠的拽住了缰绳。那马儿立即停下来奔跑,但不知道受了什麽刺激,拼命跳起,前腿踢的老高,但怎样努力都无法摆脱背上的人,挣扎了一会後,渐渐没了力气,老实了下来。

    这时,骆长歌才注意到车厢内传来的女子尖叫声,非常不耐烦的说:“车里何人?已经安全了,别喊了!”

    车内的声音小了下去,一阵悉悉索索声後,一名丫鬟扶著一位小姐走下车来。

    “谢谢这位公子相救,小女子不胜感激。”女子仪态万千的行礼,仿佛之前惨叫的人不是她一样。

    骆长歌饶有兴趣的看了看眼前的女子,一方面是因为是欣赏她立即恢复的镇静,另一方面是因为她的眉眼竟与自己新婚的小妻子有几分相似。看她的穿著打扮,八成就是柳家那个不愿嫁给自己的嫡女吧,他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作家的话:吃了後也来点菜,荤素搭配,为了後面的更香,大家要耐心等待哦~

    第007章 春心荡漾的女人

    骆长歌下马上前,虚扶起眼前的女子,说:“小姐无需多礼,这是我应该做的。”

    骆长歌身材高大,如果不是平日里煞气太重,绝对是阳刚气质的美男子一枚,这会他特意收敛了气势,脸上挂著少见的微笑,闪花了女子的眼睛。

    女子只觉得男气息扑面而来,对方又不失温柔,心跳不由加快了几分,偷著多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也正在含情脉脉的看著自己,心中立即方寸大乱,脸上立即烫了起来。

    骆长歌见差不多了,便告辞离去。柳眉看著他的背影发呆,身边的丫鬟玉梅喊了她几声才回过神,悄声吩咐车夫说:“去打听下那位公子的姓名,他日好让兄长替我好好道谢。我和玉梅就在这边茶楼休息,你速去速回。”

    车夫摔的不重,但吓的不轻,见小姐并未怪罪他,急忙领命去查了,不一会便回报柳眉道:“回大小姐,刚刚那位公子是战神将军骆长歌。”

    柳眉脸色瞬间苍白,口中喃喃的说:“他竟然是骆长歌。”

    这一切都没有逃过骆长歌的眼睛,他躲在暗处勾起棱角分明的唇,嘲讽的说:“真是个春心荡漾的女人。”脸上一片得意之色。

    战神将军府中,柳嫿幽幽的醒转,刚刚一动便觉得浑身酸痛,两腿之间更为严重,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就是洞房後遗症吗?昨晚的疼痛让她记忆犹新,但後面的酥麻确实特别,是她无法想象的感觉,想到这里,她白嫩的小脸上泛起两朵红云。

    很快,她发现自己的两腿间有些凉凉的感觉,还能闻到若有若无的药香,突然想起朦朦胧胧中,那萧慕睿为她上了药,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暖意,至少那睿王爷还是温柔的,可惜也是多情的。

    动了一下便觉得肚子饿的要命,她对著门外轻呼:“外面有人吗?来人!”

    过了半晌,一名女子才慢吞吞的端了盆清水走了进来,柳嫿想起来她是柳家为她安排的陪嫁丫鬟桂枝,也算是柳夫人派到她身边的眼线。那桂枝原本是夫人跟前的大丫鬟,自然看不上柳嫿这个庶出的小姐,之前没少对前身冷嘲热讽过。

    这会桂枝的脸色很不好看,她本不愿给这样一个让人瞧不上的庶女当陪嫁丫鬟,更何况是新婚当夜就被丈夫冷落了的。水盆!当一声放到桌上,语气不善的说:“小姐洗漱吧。”

    柳嫿撇了她一眼,冷冰冰的说:“到了将军府就要遵守将军府的规矩,记得唤我夫人,否则惹恼了将军,我也保不了你!”

    桂枝闻言愣住了,这还是那个一直任她挖苦的庶出小姐吗?立即觉得柳嫿是以为自己有将军撑腰了,才作威作福起来,便讽刺道:“夫人还是先心自己吧,听说昨晚将军是睡在玉姨娘房里的。”

    “将军的行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婢女多嘴!”柳嫿厉声说道,突然转变的气势把桂枝震住了,半天不敢哼声。“你出去叫人上早膳,这里就不用你伺候了。”柳嫿对她没有半点好感,实在不想她在眼前晃悠。

    早膳完毕,柳嫿吩咐下人为她备水沐浴,她自己则坐在了镜子前,细细的著自己的小脸,心中感慨万千,这就是她这一世的容貌,也太祸水了!

    很快,有仆妇抬进来一个装满热水的大木桶,她伸手试了试,水温正好,水上面飘著一些花瓣,心中非常满意,便命人下去候著,她实在不习惯在别人眼皮子下面洗澡。

    她褪去衣物,坐到木桶中,立即觉得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她一点一点的擦拭著自己的身体,这时才发现,原来自己前的玉兔比那个叫暖玉的女子小不了多少,心中一阵激动,她原本那个时代可是流行著一句话:做女人挺好!

    不过她很快想到一个问题,据说部太大的女人,年纪大了容易下垂,她曾经宅家里的时候看过一套按摩法,可以促进血循环,让部更挺翘,并能防止下垂,想到这里,她便据记忆中的指法在玉上按了起来。

    里面的人不觉得怎样,可外面原本打算进屋的骆长歌,突然停下了脚步,在门缝中偷窥起来,看著十纤纤玉指在雪白的丰盈上跳跃,丰盈被挤压成各种形状,他突然觉得下体燥热起来,心中暗骂:又是个春心荡漾的小妖!作家的话:感谢颜色那麽淡、水遥°、wsgyj8送的礼物,谢谢大家!

    第008章 小老婆们来了

    原本他是打算过来敲打敲打他这位新婚妻子的,免得她以为自己是正妻,便不知道天高地厚起来,他是不会任由柳家的人在他的院子做主的。

    哪想到看到了这样“香豔”的一幕,鼻血差点喷了出来,原本应有的气势立即落了千丈,他自然不肯承认自己已经丢兵弃甲了,便狠狠的又瞪了她两眼,转身向玉姨娘的院子走去,还一边自我安慰:玉姨娘的滋味肯定不会比柳家那不懂床地之欢的丫头差!

    於是,还在傻乎乎按摩的柳嫿终於安全了,刚刚从浴桶中爬出来,便听到外门丫鬟禀告:“几位姨娘前来拜见夫人。”

    柳嫿不紧不慢的说:“让她们先去花厅喝茶,我随後就到,外面的丫鬟进来伺候。”

    那丫鬟对著外面回了几句话,便进到房内帮柳嫿绞干头发,换了大红的新妇装,只是头发半干,只好让她简单了挽了个松松的发髻,头上并未任何首饰,便向花厅走去。

    一进去便看到下首坐了五位美人,其中两位是新婚当晚看到过的,只是那名叫暖玉的女子并未在其中,想必她也是姨娘吧?

    五位美女纷纷起来参见夫人,礼虽然行著,可那眼睛一点都不礼貌的在柳嫿的身上看来看去。

    五人轮流介绍了自己,柳嫿也一一记下,那晚曾经看到的两名女子,尖脸的叫云绯,另一人叫梦罗。云绯还特意多看了柳嫿两眼,见她虽然未珠钗,但慵懒的气质却自成风流,心中不免有些紧张,这夫人的姿色绝对不弱於她们姐妹,以後的日子还能如现在一般逍遥吗?

    那梦罗却说道:“姐姐,暖玉在伺候将军,不能前来问安了,让我代她向你赔个罪。”

    那姿态哪里是赔罪,明明是炫耀,甚至是赤裸裸的挑衅,似乎在暗示柳嫿如何不得宠,也似乎在表示她可是清楚昨晚洞房的内幕的。

    柳嫿心中火大,但并无半分羞愧之意,与骆长歌拜堂的是前身,自己也没对他承诺过什麽,何来的背叛或者羞耻?再说这顶大大的绿帽子也是骆长歌自己非要戴的!

    想到这里,她心情不由好转了起来,笑眯眯的对梦罗说:“梦罗妹妹果然是巧舌如簧,难怪将军如此喜欢呢。”说道“舌”字,她还故意加重语气,那梦罗立即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愤怒之色。她嘲笑柳嫿的洞房之事,可是她自己也不是在陪睿王爷吗?

    云绯见状立即说笑几句,把话题岔开了,却不由多看了这位夫人几眼。没多会,五位姨娘便起身告辞,柳嫿心中大悦,便说:“以後也不用日日来看我了,我身子不好,平日要多休息,不如就逢节日再来吧。”

    几位姨娘都露出不解之色,哪位正室不是让妾室立规矩的,这夫人也太好说话了吧?但心中却非常乐意,便纷纷答应了。

    柳嫿自然乐得清静,想必她不用每天折磨骆长歌的小老婆,骆长歌一定会很满意,定然不会来找她麻烦的。

    於是,日子平静了下来,骆长歌和萧慕睿都没有再出现过,她乐得做点自己的事情消磨时光。

    直到两日後的清晨,她还没睡醒,一直很少出现的陪嫁丫鬟桂枝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说:“夫人,快点起床,今天该回门了!”作家的话:剧情需要啊,大家不要嫌木有,现在的剧情是为了让後面的来的更猛烈些~弱弱的伸手:亲们投点票吧~

    第009章 被忽略的修色术

    回门?还睡的迷迷糊糊的柳嫿立即醒了过来,她今天要回到前身生活过的地方,面对她的亲人,会不会露馅呢?虽然拥有了前身的全部记忆,但格差别很大,她的娘亲会看穿吗?好在以前的柳嫿胆小怕事,又沈默寡言,她到时候少说些话就好了。

    想到这里她便顺从的任由桂枝伺候著梳洗,这丫头今天还真够积极的!

    没一会,外面来了四名丫鬟和两位嬷嬷,为首的一位嬷嬷自我介绍到:“夫人安好,我们是将军派来陪同夫人回门的。”

    柳嫿打量了几个人,为首的嬷嬷一看就明老道,便客客气气的问道:“嬷嬷如何称呼?”

    “回夫人,奴才夫家姓陆。”

    “那今天就有劳陆嬷嬷了。”柳嫿说完便任由四名丫鬟为自己梳妆打扮,桂枝则被挤在一边完全不上手。

    躲在门外的骆长歌比较满意,至少柳家这庶女对他的人还是很客气的,也不是蠢到没救。他特意命人服侍她,又在回门礼数上做足了面子,倒不是多在意这位正室,而是既然已经是他的人了,自然到柳府不能被人看扁了,他骆长歌丢不起那个人!

    一番忙碌下,她终於在仆人、护卫的环绕下,和骆长歌一同回到了柳家。两人在大厅中向刘尚书、柳夫人敬茶,柳嫿自然是要按礼仪下跪的,可骆长歌却省事不少,就略微鞠了鞠躬。柳尚书气的脸色发白,还是看到骆长歌体贴的扶了柳嫿起身,脸色才缓和了一些,眼中出一道光,不知道又有了什麽算计。

    骆长歌的体贴让柳嫿并不意外,做戏要做全套,她还是懂得的,也配合著轻声说了句“谢谢夫君”,两人的相敬如宾让在座的大多数人都非常满意,柳嫿的娘亲更是湿了眼眶。可惟独有一人脸色不虞,手中的丝帕都快被绞烂了。

    柳眉气的要命,当初她怎麽就信了别人说战神将军暴虐成,还有断袖之癖,嫁给他肯定没好日子过,才跟父母要死要活的闹的让庶妹代为出嫁了。现在看到骆长歌温柔体贴的对待柳嫿,回门的阵势又为她涨足了面子,心中的嫉妒像野草一样的疯长,那个位置本该是属於她的,那些荣宠,以及那人的温柔,都该是属於她的!柳眉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光,随後恢复了一贯自信满满的高贵神态,嘴角却挑起一个讽刺的弧度。

    柳家热热闹闹的开了席,虽然两方是面和心不合,但一顿饭吃下来也相安无事,一向高傲的大小姐柳眉还主动给柳嫿夹了几次菜呢。再想想柳嫿回门的阵势,让柳家的仆人们再也不敢小瞧柳嫿和她的生母林氏了。

    饭後柳家的老爷、公子邀请骆长歌去湖边小酌,而柳嫿得了机会单独与生母林氏相处。林氏拉著柳嫿回房後,立即仔细打量了她半天,看得她心中直发毛。

    半晌,林氏才开口说到:“嫿儿,你果然长大了,娘真担心你子太软,在将军府被人欺负,那骆将军待你如何?”

    “娘放心,夫君待我极好。”她突然有些同情面前的女人,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就是新婚当晚被那骆长歌害死的,又会有怎样的心情呢?她不忍多想,只想著既然占用了她的身子,就代她好好让她娘放心吧。

    林氏终於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那娘就放心了。”

    两人又说了半天话,一直都是林氏在说,柳嫿时不时的对答两句,说到最後,林氏也越来越高兴,已经完全相信自己女儿目前的状况很好。

    没多久门外便有丫鬟来禀告,柳尚书唤柳嫿去书房见他。柳嫿压下心中的疑惑,起身与林氏告辞,林氏突然拉住她,小声在她耳边说:“如果你爹能为你撑腰,自然是好,但如果将来在将军府过的不如意,不如考虑下娘之前告诉你的修色术,娘这边你倒不用担心,现在的日子很悠闲!”

    柳嫿一惊,听名字有些熟悉,一些信息也随之涌起,原来前身刻意把这些记忆埋藏了起来,难怪她之前没有发现。她来不及多想,点头应了声,便出门随丫鬟向书房走去。作家的话:谢谢颜色那麽淡送的礼物,麽个~

    第010章 无耻的父兄

    老远便看到书房门外站了一名男子,刚刚席间也见过的,是柳家的嫡长子,柳嫿的大哥柳正彬。

    在前身的记忆中,这位大哥平日里对待弟妹非常严厉,只是从来没正眼瞧过她。为了少惹麻烦,柳嫿走近後,据记忆中行了该行的礼数,说道:“见过大哥。”

    那柳正彬盯著柳嫿使劲的看,她低著头都能感到两道火辣辣的视线直逼向她,听到旁边的人说:“妹妹嫁人了反倒和哥哥疏远了,我有那麽可怕吗?把头抬起来!”前半句带著些玩笑的戏谑,可後半句却是强硬的命令了。

    她只好抬起头来正视他,这一看吓了一大跳,男子眼中写满了赤裸裸的欲望,这是一位哥哥看自家妹妹该有的眼神吗?

    这时,柳正彬凑近柳嫿,恰好挡住了门口,似乎在她身上嗅著什麽,然後深深的吸了口气,贴著她耳边说:“以前没发现妹妹竟然这般诱人,真是便宜骆长歌那小子了。”

    一股热气直吹柳嫿的耳朵,吓的她急忙躲开,说:“哥哥谬赞了。”

    这柳正彬的表现是在前身的记忆中所没有的,柳嫿心中不由暗骂他变态,看著他色眯眯的眼神,仿佛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这时,书房里面传出柳尚书的声音:“都进来吧,别在外面站著浪费时间了。”

    柳嫿心中冷笑,柳尚书不该早听到外面的动静了吗?是故意在里面看看她的表现吧。

    “彬儿你休得胡闹,那骆长歌还在府中,不要再惹出事端来!”柳尚书说道,语气中带了几分训斥的味道。

    柳正彬却笑著说:“父亲休恼,是孩儿孟浪了,今个看到嫿儿妹妹太高兴,所以多喝了两杯,有什麽言语不当的地方,妹妹可不要跟我计较。”

    柳嫿急忙说:“没有的事情,嫿儿见到父兄也非常高兴。”说得时候差点咬了自己舌头,古人这种文绉绉的对话方式果然不适合她,况且又碰到这麽一对虚伪的父子,今天还真够累的!

    还没等柳嫿感叹完,柳尚书又开口了,“嫿儿,今日见骆长歌对你还算不错,但你切不可被表面迷惑了,他毕竟与为父政见不和。你不如趁著年轻多做些打算,不过不论何时,柳家都会是你最大的支柱。”

    说完,柳尚书抬掌拍了两下,书房的屏风後面走出两名女子,一个鹅蛋脸,眉目如画,肌肤如凝脂般光滑清透,让人忍不住想伸手一下;另一个长了一双魅惑的狐媚眼,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无限的风情。

    连同为女子的柳嫿都不由暗叹道:真是两个风格各异的人间尤物啊!

    “嫿儿,这两名女子是特别调教过的,深谙闺房秘术,并且还是处子之身,你带他们回去献於骆长歌,定能帮你固宠。”柳尚书说道。

    两名女子也非常有眼色,规规矩矩的拜於柳嫿的脚下,齐声说:“见过夫人,奴婢日後定当以夫人的吩咐为己任,如有二心,天诛地灭,不得好死!”

    “起来吧,不用发这麽重的誓,你们是父亲送的,我又怎会信不过。”柳嫿柔声说道,两名女子一出场她就明白用意了,她是现代人,这类宅斗的电视、小说看多了还能猜不到他们的想法吗?可是她却不能拒绝,还得满心欢喜的接受。

    她偷偷瞥了柳尚书一眼,见他果然露出了满意之色。其实,她的心中是愤怒的,从前身的记忆中得知,她的这位父亲一向严厉,但前身却是打心里崇敬他的,即时他本不关心她,她也觉得父亲是重规矩,因为嫡庶有别才忽略了她,如果真正的柳嫿还活著,今天一定会悲痛欲绝吧?

    一向敬重的父亲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说的好听是帮女儿固宠,其实还不是想将自己的势力打入将军府,难道骆长歌是傻子吗?难道他本不担心因此惹怒了骆长歌,害自己的女儿丢了小命?

    这时柳正彬的声音又响起:“嫿儿好好抓住机会,那骆长歌的府中并未有其他官宦人家的女儿,都是些风尘女子,你用身份就足以压死她们了。”

    这位嫡长兄也不是什麽好东西,看她的眼神,以及对她说话的语气都令她作呕,他故意投来的暧昧眼神不是想暗示她既然得了骆长歌的宠,自然也和风尘女子不相上下吗?

    柳嫿一分锺都不想多待了,强压住心中的厌恶,恭恭敬敬的说:“谢谢父亲、哥哥为嫿儿著想,夫君在哪里休息,不如我去看看他,也好给他介绍这两位妹妹?”

    柳尚书原本听到她提起骆长歌,立即露出不悦的表情,得知她是要把他安排的两位女子推荐给骆长歌,便立即点头答应,命了个丫鬟带她去骆长歌的休息之处。作家的话:感谢wsgyj8、颜色那麽淡送的礼物,谢谢亲们~大家表急,大概下一章就要来咯~

    6-10在线阅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