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妖颜修色坊(限) > 章节目录 1-5

章节目录 1-5

 热门推荐: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

    第001章 r蒲团现场?(限)

    “好痛!”她差点叫出声,m著自己昏沈的头,发现头上被什麽重物压著,脖子都快断了。

    她瘫坐在地上,四周是刺眼的大红色,在两g红烛的映照下,散发著诡异的光芒。她心中惊奇:这里什麽地方?

    “啊,啊,不要”一阵女子的娇喘、呻吟声传入她的耳中,她吓得打了个激灵,即使未尝过男女之欢,但什麽小电影总是看过的,又怎会听不出那声音代表了什麽。

    她转头看过去,一张硕大的喜床上,躺著两男三女,在做著颠鸾倒凤的事情。天哪,她差点惊叫出声,面前白色的玉体和古铜色的男x躯体虽然未著寸缕,但两名男子长发束於头顶,还c著玉簪,而三名女子一名面如满月,如瀑布般的墨色长发披散至腰间,顶发盘了个小小的惊鸿髻,一双桃花眼让她柔美中带著些许媚态;另一名尖脸女子梳著堕马髻,露出玉颈上优美的线条,一双灵动的丹凤眼让她媚到了骨子里;最後一名女子一直埋首於男子胯间,无法看清面容,却能看到她肌肤如雪,腰肢格外的纤细,随著身体的律动,如水蛇一般扭动著。

    这几人竟是古人打扮!她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中疑问:这是3dr蒲团续集的拍摄现场吗?

    那名面如满月的女子跪在床上,高高的翘起玉臀,腿上还挂著一丝晶莹的爱y,後面一名古铜色皮肤的男子长驱直入,chu大的r棍直c她的花x,一双chu糙的大手紧紧抓住女子的腰部,不断的前後撞击著,发生羞人的声响。她刚好看到两人的侧面,每一个动作都清清楚楚,女子x前垂下的玉兔跟随身体摆动,欢快的跳跃著。

    她心中不由大叫:哇,好大!肯定有g罩杯!

    男子听到女子发出情欲的呻吟声後,抬手在她的肥硕的美臀上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啪!”一声脆响在屋内环绕,另一名面如白玉的男子笑著说:“骆兄今天好兴致啊!”

    被唤为骆兄的男子得意的加大了冲刺的力度,大笑著说:“哈哈,这几个调教的不错,今晚咱们一定要尽兴!”声音因为情欲而略带沙哑,身前的女子又忍不住一阵浪叫。

    “宝贝,趴下去点,屁股翘高,爷让你再爽点!”男子弯腰抓住女子x前垂下的双r,使劲的挤压出椭圆形,又用食指和麽指在那红豔的樱桃上一阵撩拨,撩拨的女子娇喘连连,嘴上一边呻吟一边说:“爷,奴家都听您的,您快来啊,奴家好想要!”

    男子听得非常受用,看到身前的女子听话的抬高了雪白的玉臀,便一下子抽出了花x中的rb,连带出一股温热的y体涌出,让空气中充满了情欲的味道。又像冲刺一般的狠狠c入,直捣女子花心,反复的抽出──c入,似乎在攻城掠地。

    仿佛这样还不够,男子伸手召唤腻在另一名男子胯间的尖脸女子说:“先过来伺候爷。”

    那尖脸女子媚笑一下,跪坐在他身侧,沈下玉腰,把头钻到男子与身前女子交合的下方,伸出小巧的舌头和玉指,不断的舔舐、拨弄著男子的两个r球,然後向前舔啃rb和花x的交合处,一边舔,还一边摇晃著自己挑起的美臀,极具引诱力。

    另一名男子看到他受用的样子,立即笑著说:“骆兄果然会享受,我也来试试!”直接拔开在他胯间吞吐的女子,挺身进入了那名尖脸女子不停摇晃的翘臀中,惹得她惊呼一声,那突然的刺入让她又疼又麻,嘴上却不敢松懈,更加卖力的用小舌头撩拨著嘴前的r球。

    原本埋头在玉面男子胯间的女子见状,自觉的走到他的侧面,如尖脸女子一样伸出舌头,撩拨了起来。还口齿不清的说:“嗯,爷,也赏赏我吧。”

    古铜男大笑,看著离自己不远的美臀,说:“屁股翘过来点,爷来满足你。”

    女子听完口中也不敢停,翘著的玉臀则向男子靠近,只见男子,从後面拿出一物,竟然是一g巨大漆黑的阳具,看不出是什麽材质,b头上嵌进去四颗滚圆的珍珠,和他身下那rb竟格外的相似。

    男子伸手便将它送入女子的花x中,引来女子不停的求饶声。而男子身下的rb却也没停,还在不断的冲c身前跪著的女子。那玉面男子也来了兴致,两人竟然同样节奏的冲刺起来,仿佛在比谁撑的更久。

    床下瘫坐的她,看著眼前这y乱的一幕,突然觉得全身有些燥热,下身竟然湿了起来!作家的话:新文开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恋恋会为大家开启一条绚丽的修色之路滴~

    第002章 你替我圆房!

    她顿时红了脸,心中的羞耻感让她不敢再看。

    不对!她很快发现了异状,心道自己虽然是个色女,但也不至於受不住这点诱惑吧?她小心翼翼的在屋内查看,很快发现了问题所在,如果不是那对红烛,便是那只燃著的香炉!她暗中摇了摇头,不知道这媚香是专门用於新婚当晚增加闺房之乐,还是这几人床上欢愉时的佐味料?

    紧跟著她又发现了异常,天哪!这具身体不是她的,她没有这麽细白的小手,更没有这样沈甸甸的x部,虽然她曾经很胖,x前也不小,但绝对不是这样的沈重感!随著她加快的呼吸上下起伏格外明显。

    这肯定不是她!她一直有肥胖症,哪里来的於此纤细的玉指?想她常年肥胖,还伴发了高血压、高血脂、肾功能障碍等并发症,身体的病疼加上心理的自卑,让她一直远离人群,成为名副其实的宅女。

    脑海中突然有大量的记忆涌入,剧烈的疼痛让她差点流出眼泪来,很快疼痛消失,她收到了前身的所有记忆,忍不住抬头向床上看去,刚好与面对著她的玉面男子四目相对,男子看到她眼中噙著泪水,突然心中一软,身下竟泄了出去,导致旁边男子一阵嘲笑。

    她都想起来了,这具身体是尚书府的庶出女儿,而今天就是她的大喜之日,婚床上那名还在攻城掠地的古铜色皮肤的男子,便是她的夫君──云烟国战神将军骆长歌,另一名男子则是被誉为云烟国最荒唐的王爷──睿王萧慕睿。

    她名为柳嫿,原本轮不到她来做战神将军的正妻,无奈於国主下旨赐婚,尚书府的嫡出大小姐柳眉死活不愿意嫁与外界谣传有断袖之癖的骆长歌,柳家便逼迫她这卑微的庶女挂到大夫人名下,嫁给了骆长歌。

    哪想到骆长歌对柳家厌烦透顶,新婚当晚便如此羞辱於她,在外面人看来,新婚当晚,新郎带著自己的情郎进了洞房,却不知道房内的新娘因为太过气愤而昏到时撞到了头,而她可能恰巧因为某个并发症发作而致命,魂魄便飘了进来,原本的柳嫿大概已经投胎去了,现在她就是柳嫿。

    这具身体非常健康,还格外苗条,这一点让她激动不已,她终於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吃饭、生活,甚至爱上一个人了!

    终於理顺了思路,她却觉得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这房内充满了媚香,而她已经吸入不少了,再待下去说不定连自己都无法控制自己了,便趁几人无暇顾及她时,一点点的向门口移动。

    这时,骆长歌突然转头看向她,说:“呦,贱人你想去哪呢?外面都是守卫,你就别浪费力气了,乖乖待在一边看戏好了。”

    她大胆的瞪了过去,看戏就看戏,谁怕谁!对於这个种马男,说不出的讨厌。

    她的大胆回视却让对方愣了一下,随後不屑的挪开了目光。骆长歌心中有些疑惑,面前那女人是自己探查过的柳嫿吗?在朝堂上,柳尚书处处与他做对,私下没少谏言让国主削了他的兵权,国主为缓解两人的关系,才下了两家联姻的旨意。他早就派人盯著柳家的一举一动了,对这柳嫿也查了个清清楚楚,一个婢女所生的贱丫头也配做他的正妻?如果不是看她x格懦弱,想著以後好控制,他定要闹个天翻地覆。可是刚刚她竟然露出了倔强的眼神,难道之前在柳府十几年的懦弱都是装出来的?想到这里,他漆黑的瞳仁微微的眯了起来,仿佛一只期待猎物的豹子。

    一旁的萧慕睿意味深长的盯著柳嫿看了半天,说:“骆兄,你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这等美娇娘在等你,还是留些力气洞房吧。”

    “睿王爷喜欢?不如替我圆房吧!”作家的话:喜欢r的亲表急,剧情总要铺开滴,明天就有rr吃啦~

    第003章 我会疼你的

    语气是毋庸置疑的,柳嫿大惊,心想这圆房还能交与他人,实在太荒唐了!

    萧慕睿却一阵激动,他知道骆长歌说一不二,立即答应了下来。

    说完,骆长歌一把推开尖脸女子,把跪坐在身前的女子拉过来,面对於他,直接坐在他的rb之上,便开始了前後推拉的动作,将脸埋进了女子巨大的双r间,一阵猛吸,引起女子连连惊叫,身下又渗出大量的蜜y,他眼中的情欲逐渐加深。

    骆长歌说完“我把新房腾给你,玩的痛快些!”看也不看地上的柳嫿一眼,抱起胯上的女子,从床上走了下来,女子立即会意,用到修长的美腿盘在他的腰间,玉臂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

    他的两只大手托住女子的娇臀,两人的下体竟还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他完全不打算拔出,另外两名女子跟著下床,为他披上了一件长衫,而他全然不顾裸著的自己和抱著的女子,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随著步幅上下抽动著r棍,又引起怀中女子的一阵呻吟,“爷您c的暖玉幸福死了,不要不要停”。

    柳嫿坐在地上,视线刚好对上他下身跳动的r球,倏的红了脸,赶紧盯著自己的手心,不敢再抬头。

    随著新房关门的声音响起,她才大大的舒了口气。这时,她发现两道灼热的视线紧盯著自己,她抬头看过去,那萧慕睿紧盯著她,眼中带著赤裸裸的情欲之火,仿佛要将她烧化,让她有种被扒光了的感觉。或许是萧慕睿的气场不是太强大,她刚刚怎麽会忽略了他才是後面的危险呢?

    萧慕睿起身下床,就这样赤裸裸的向柳嫿走来,他皮肤不似骆长歌那般呈阳刚的古铜色,却有著如玉般的白皙,就是女子看了也要羡慕半天吧。脸上带著一些邪魅的笑容,如玉的下巴略尖,标准的古代妖孽美男长相!

    看的她一阵心跳,却无法忽略他身前那g黑红色的rb,随著他的走动,一晃一晃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尽力抬高自己的头,不想眼线对著那里,拼命仰著的脖子有些酸涩,眼中忍不住噙了些泪水。

    萧慕睿一怔,那双灵动的眼睛竟然让他莫名其妙的心跳快了半分,便鬼使神差的伸手把她扶了起来,替她摘掉头上沈重的凤冠,看著她如瀑的长发散落,娇颜又魅惑了几分,柔声问:“不重吗?”

    柳嫿的脖子突然轻松了许多,红著脸点了点头。他想拉她坐到床前,发现她打了个冷颤,不由心中一软,便拉她在桌边坐下了。

    他仔细看著眼前的女子,发现她竟然容貌如此娇美,柔中带著三分媚,媚中

    又透著一份冷,一双含羞带雾的美眸,让人看一眼便欲罢不能,想到这里,他的身下也跟著涨了几分,胀痛感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拉起她的手,放在嘴边轻吻,似喃呢的说:“嫿儿,我会好好疼你的。”

    她难道不懂他的意思吗,立即身体僵硬了起来,她才得了新身体,就要成为他人的玩物吗?可她有能力说“不”吗?

    他看著她愤怒的双目,心中一痛,又说:“好嫿儿,我知道这样是委屈了你,可骆长歌不是我,如果你不与我圆房,他亲自来,你会受不了折磨的。我不忍心看你受苦,待过几日,我让他将你贬为侍妾,便送与我可好?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她不相信男人所谓的誓言,但有一句话确是真的,洞房是注定的,如果不是和他,就是和那个恶心的骆长歌!作家的话:晚点还会送上一章,洞房啊洞房~

    第004章 夫君,不要!(限)

    柳嫿出神之时,萧慕睿不动声色的将她拉入了怀中,让她跨坐在自己腿上,细细的亲吻她的唇,第一次接吻的她笨拙的躲避,紧紧的抿住双唇,左右躲闪。但哪是他的对手,很快便被吸住了粉唇,他用舌头灵活的剥开柳嫿的唇瓣,舌头犹如灵活的小蛇,洗刷著柳嫿的玉齿,高高的鼻子巧妙地顶住了她的鼻子。让她不由得怨恨起这副柔弱的身子,想当初千斤压顶,压的这色魔动弹不得简直轻而易举,现在整个人都施展不开!!

    她使劲的摇头,可这萧慕睿就像那狗皮膏药似的,甩也甩不开。此刻她的小脸粉红粉红的,再也憋不住气的她不得不开启玉齿张嘴吸气。就那一眨眼的瞬间,他迅速的用自己的舌头卷住了她的舌头,在口腔内开始挑逗著她的敏感。

    柳嫿一阵晕眩,也不知是缺氧还是怎样,只觉得全身燥热,呼吸越来越困难,拼命的想推开他,却浑身酥软,提不起半点力气。

    当她被咬住的唇被他松开时,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差点窒息,愤怒的瞪著他说:“无耻!”

    她丝毫未注意自己不断起伏的酥x一直在撞击著对面的x膛,身下的硬物又昂扬了几分,隔著衣料顶住了她的私密处,惹起她一声惊叫。急忙起身逃开,却被一双大手拉了回来。

    他一阵惊喜,那不断起伏的x部格外的绵软,便一只手搂住她的腰,一只手扶上她的玉r,趴在她耳边轻轻的吹著热气说:“傻嫿儿,记得要换气。”

    她被他的袭x吓得急忙躲闪,却抵不过他腰间禁锢的手臂,耳垂处突然被咬了一口,痒酥酥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全身颤抖。

    天哪,她心中大骂:这该死的媚香!却不由自主的从嗓子眼中跑出“嘤”的一声,这情欲的声响让她不禁红了脸,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小嘴,避免再发出莫名的声响。殊不知却忘了遮盖另一处羞涩。萧慕睿一边用舌头卷住她的耳垂,一边柔声说:“好嫿儿,要喊我夫君。”说完指尖已经隔著衣物在她那来不及守护的小樱桃上轻轻一捏。

    “唔”她现在任由他蹂躏著那颗樱桃,也放弃了防守,此刻的她只想用仅剩的力气守护那最後的尊严,死也不让呻吟出口。这份倔强更惹来他的占有欲望,随手用力撤下窗帘的勾线,还未等她转头看明缘由,另一只手已经紧紧的禁锢住她的两只手,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她的双手用捆绑床帘的绳子捆住,并固定在床头。

    她惊恐的瞪著他,天啊,不会来个sm吧?全身的燥热又让她不由得摆动著腰肢,越摆越热,越热越诱惑,此时的萧慕睿轻轻的咽了一口口水,绝色啊!向来怜香惜玉的他绝不会像柳嫿想的那般sm了她,相反的,却轻声细语,好似受了很大的委屈的说:“好嫿儿,不要这般倔强,会伤了你的,你让夫君於心何忍。”说话间,硕大的手掌不住的在她身上爱抚。

    “骗子!”此时,她本能的骂到,声音小而娇柔,双眸轻轻微合微开,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样柔软的声音敲打著他的心房。而她的身子似乎在寻找著什麽,已经不再躲避他的爱抚,更加贴近他的手掌,不舍得离开。

    “妖孽!~”萧慕睿满足的欣赏著柳嫿欲拒还迎的姿态,“放松放松,我让你今日成仙,欲醉欲死!~”他重重的捏起小樱桃。

    “啊”一声呻吟声终於脱口而出,她那粉嫩的小樱桃先一阵麻疼,转而是阵阵微痒,似乎觉得刚才的痛才是她想要的,不由自主的又顶起了酥x。她情不自禁,她的主动让他的喉咙冒烟,快要受不了了!强忍住直接冲入的欲望,一边撩拨著她敏感的耳垂和脖颈,一边解开她的衣扣,等她反应过来时,已经全身只剩一条短小的肚兜和一条亵裤了,红彤彤的肚兜上绣著硕大的牡丹,短小的只能紧紧的包住x前的玉兔,雪白的细腰露在外面,小小的肚脐格外的可爱。

    他再也控制不住了,完全忘了之前想好了不要吓到她,一把扯下她x前的肚兜,又撕碎了她的亵裤,两只巨大的玉兔突然在他眼前不断跳动,他不受控制的把头埋了进去。而她光裸的下身也贴到了g滚烫的烙铁上。

    他急忙抱起她放在床上,依依不舍的抬起埋在她那对丰盈间的头,全身扫视了一遍,不由感叹到,真是极品尤物啊!

    他俯身吻住了她小小的肚脐,用舌头在里面轻轻的拨弄,两只手也不老实的抓住了那对玉兔,慢慢的揉捏,不经意间用指缝去夹住那中间嫣红的樱桃。

    她觉得浑身好烫,好痒,前x和下身似乎有一千只蚂蚁爬过,身体里好像有什麽即将破壳而出,再也顾不得其他,伸手m向他的肩膀,身体也主动的向上迎去。

    他抬头冲著她邪魅的一笑,“乖,告诉夫君你想要吗?”他温声说道,见她紧闭双眼轻咬红唇不语,便一路向下吻去,舌头不断的在她身上打转,一直到那片小小的神秘花园之中,又轻轻的舔上了她的粉嫩的花蕾。她的身体再也不受控制了,不由的颤抖起来,下身烫的厉害,也越来越湿了,口中发出大大小小的呻吟声。

    萧慕睿抬起头,坏坏的一笑说:“看来我没有满足你呢。”

    突然的停下让她觉得异常的空虚,忍不住把身体向前送,低吟著说:“不要啊”

    这句话像是极大的鼓舞,他立即把灵巧的舌头探了进去,在里面一阵深入浅出,花x中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他舔遍了,连那不断涌出的蜜y也进入了他的口中。作家的话:各位大大,路过的给偶投一票吧,小女子不胜感激~

    第005章 夫君,好痛!(限)

    看到她反应如此敏感,他兴奋的将一g指头送入粉粉嫩嫩的花x中,立即感到像被小嘴吸住了一般,让他的下身又涨大了一分,憋的非常难受,但还是心疼她没有直接进入。花x中的那g手指轻轻的抽c著,身体重新趴在她柔软的身体上,咬住了她的一颗樱桃,另一只手抓住另一边的樱桃,上下一起动了起来。

    她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思维了,身体不由自主的扭动著,在暗示她想要更多,身体也越来越热,口中发出一阵浪叫声,一股滚烫的y体从花x中喷出,淋湿了他的整只手。

    他又加了一g指头进去,发现她那里好紧,刚刚进去了半个指头就听到她娇滴滴的说:“痛!”

    “乖嫿儿,放松点,第一次总要痛的,我会轻一点的。”他心中不由苦笑,何时他这般隐忍过,他下身早已胀痛的不行了,还不是为了不让她太痛,鬼知道他怎麽这般疼惜这个丫头了,或许是她倔强的眼神让他心疼吧。

    他不断的撩拨著她,两g手指也送进去抽c了,感觉到她慢慢的放松,身体又热了起来,便抽出手指,把手上那些蜜y涂抹在自己巨大的rb之上。

    花x中的抽离让她突然空虚了起来,还待在欲望之海上的她忍不住扭动起身体,娇吟道:“不要停,回来。”

    他再也控制不住了,那g烧的火红的rb直接向花x中送入。

    “啊,不要!痛!”她痛的惨叫了起来,眼泪也跟著流了下来,她知道女人第一次会痛,但没想到会这麽痛,整个人都像被撕裂了一般。一阵晕厥,她的手死气沈沈的垂在被绑的绳子上,沈重的身子把手腕被绑的地方勒出了深深的红印。

    萧慕睿很贴心的解开绳子,把她架在自己腿上,双手搭在自己的双肩,轻声细语的在她的耳边催眠道:“不痛了不痛了,嫿儿乖,就结束了。”

    说罢,狠的一顶,她痛的惨叫一声:“啊!”随後感到身体中一股热流涌出,而萧慕睿沈浸在自己的欲望之上,狠狠的抽c慢慢的,她感到花x中的疼痛减轻了,一股酥麻的感觉慢慢泛了上来

    不知多久,窗外泛白,柳嫿被一个轻柔的举动给惊醒,原来她昏睡了过去。她轻扑那浓黑弯翘的睫毛,只见一个陌生的男子在擦拭自己的身体。她警戒的想挪开,一阵剧痛冲击了大脑。

    萧慕睿发现柳嫿醒了,嘴角轻扬,温柔的说道:“嫿儿,把你弄疼了?初夜总是这般辛苦,你多睡会儿。”

    她努力的睁大眼睛,想开口说话,却发现g本发不出声,嗓子干涸的不得了。

    他善解人意的问道:“想喝水?”

    见她轻轻点头,他便转身去倒水,待回过头时,看到她在发呆,以为她吓坏了,不由心疼了几分,轻声安慰道:“嫿儿,我会早点问王爷要了你的。你莫害怕。”说罢,一只手从她的脖後穿过去,半扶起她。一瞬间,她x前的被子滑落下来,酥x若隐若现,同一时间,他的x膛起伏不定,吓得她连忙扯过被子,盖住自己,怒瞪著他。

    萧慕睿尴尬的笑笑,说道:“喝水”把水递给她,笑著说:“嫿儿整个人都是我的了,有什麽不能看的?”

    她眼角瞄到床单上的嫣红,轻轻垂下眼帘,略带害羞地说:“嫿儿从未以这样的面目示人,公子见谅。”

    萧慕睿见她并不排斥,认为她芳心已许,更加殷勤的说道:“以後会经常有的,嫿儿不用害羞,我给嫿儿上药吧。”说罢,轻轻翻过她的身子。

    她全身一阵僵硬,心中不由得感慨道:还是被药迷了好,没这麽多羞涩。

    萧慕睿拿出一小盒药膏,用手指挖出一块,小心的帮她涂抹著,看著背对著自己的她轻握的粉拳,下身又热了起来。抹药的手偏离主题的在她的身上继续游走,她自知不能强力抗拒,尖叫了一声:“啊,疼。”

    萧慕睿立即怜惜的抽回了游走的手,认真的上药,嘀咕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柳嫿突然心生一计,艰难的说道:“没事,公子也不是故意的。”

    三两下抹好药後,他拿了套干净的亵衣给她穿上,自己也急忙穿好衣服,又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说:“嫿儿好好休息,我会回来的。”转身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这间喜房。作家的话:谢谢各位亲的支持~大家路过表忘了投票哦~感谢ctcsnoopy、fme13、锁魂暗灵、绿茶控送的礼物,太感谢大家啊!

    请记住本站域名:om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