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清纯班长的“日”常生活【纯肉,NP】 > 章节目录 家庭篇九 不要在车上……啊啊……

章节目录 家庭篇九 不要在车上……啊啊……

 热门推荐:
    虽说是毕业旅行,然而好像算上那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老师好像也就十几个而已,而且大多数都是男生。更多

    她乱七八糟地想着,感受到放在自己腰上的手紧了紧习惯性地抬起头去看表弟紧绷的下巴:“在紧张什么男,朋,友?”特意加重了后三个字的读音,她冲着表弟炸了眨眼,表情俏皮又可爱。

    表弟深深吸了口气。

    她挽上表弟的胳膊,就像真的是一对热恋中的男女一样十足的小鸟依人姿态。

    很快他们就被注意到了。

    “小杰你终于”说话的是个很高大的男生,声音中气十足可看清她的模样的瞬间就没了后续,目瞪口呆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嫣然一笑,大大方方地任他看:“你好,我是小杰的女朋友。”

    她今个儿穿了件海军领的短袖连衣裙,裙摆只到膝盖以上十公分的位置,还套了双大腿袜正好展露出了诱人的绝对领域。再配上清纯的笑容,说她是还没毕业的初中生也绝对有一大把的人相信。

    好友吃惊的样子明显让表弟身为男人的自尊得到了大大的满足,示威性地在她滑嫩的脸颊上亲了口:“所以说,我可是个有女朋友的人,不像你是单身狗。小雨,这是我好哥们,你喊他大刘就好了。”

    她噗嗤一声笑颜如花:“你好大刘,我是小杰的女朋友,喊我小雨就好了。”选择性无视自己还比这群大男生大了点的事实。

    大刘魂不守舍地握上那只凝脂般的小手,丝绸般细腻又光滑的触感让这个从来没有跟女孩近距离接触过的男生差点魂都飞了,着了魔似的不停摩挲着,直到表弟咳了两声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像被烫到一样立刻把手甩开:“你,你好。”一张脸红透了。

    她在心里感慨着处男就是有趣不经逗,几乎笑瘫在表弟的怀里。

    男老师走过来解了围:“就差你们了,上车吧。”他温润的眼扫过乐不可支的她,笑容温和:“欢迎你加入,希望我们一起能度过美好的两天一夜。”

    “谢谢古老师。”表弟看上去对这位老师很是尊敬。

    古老师笑了笑,等到所有人都上了大巴这才最后一个走进车厢里。

    这次的目的地据说是一个比较知名的瀑景区,户外运动种类繁多刺激,风景也很好。古老师滔滔不绝地介绍着,低沉宛若大提琴般的男低音听起来却让她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不知不觉就靠在表弟的肩膀上打呵欠,眼睫低垂。昨天被俩兄弟折腾得太狠,尤其是刚尝到肉味不知道节制的表弟,就跟狼似的一直在她身上求欢,导致她几乎一夜都没怎么睡,赶紧趁现在这个时间补补眠。

    看她这副模样,表弟也知道自己昨天是过分了点,也就任她倚着肩膀睡觉。等到大巴开到了某个站点这才感觉有些尿意,和同伴们一起下车上厕所时也不忘记小心翼翼让她躺在座椅上,没舍得把她喊起来。

    一眨眼大巴上几乎就不见了人影。

    有一只手摸上了她被丝袜覆盖着的膝盖,揉捏了两下后逐渐往上摸进了她的大腿处,骨节分明的手指搔了搔大腿内侧最嫩的部分,马上就让敏感的她在睡梦中也并起了腿,小穴条件反射地缩了两下:“小杰别闹”呓语着,可是一直都没有睁开眼。这倒是助长了那人的胆子,手继续向上摸,手指伸向了被包裹在内裤中的隐秘私处。

    “唔!”指尖隔着内裤搔过小穴的那瞬间酥酥麻麻的快感顺着她的情欲神经冲击着大脑。相对于嫩穴而言还是有些粗糙的布料被手指强行按压在阴蒂上不断摩擦,一波又一波的刺激感让她颤抖着两条修长的腿,在那根手指拨开湿透的内裤浅浅插进穴口时更是抖得不成样子,就算闭着眼都能感受到淫液随着他的抠挖不断涌出来:“别这里车上”

    她并不知道车上除了他们这对即将要交欢的男女以外再没有别人,会被人看到的恐慌和刺激让小穴颤巍巍地含住伸进去的指尖不停地收紧,一面让他难以抽出,另一面又讨好一样地分泌着淫水好让更粗更大的东西快些进来。

    他感叹着这美穴又紧又热又会吸,想到表弟能够拥有这样极品的穴就忍不住嫉妒起来,于是插进第二根第三根手指在小小的浪穴里兴风作浪,指尖恶意地往刚刚发现的敏感点用力捅,很快就把这个看起来清纯得要命的小浪娃插得娇喘连连:“啊啊要被手指插泄了好,好厉害”

    “手指就能把你干出那么多水,要是真换上大鸡巴不还得直接爽昏了?”他喑哑着声音把小穴插得啧啧有声,透明的淫水溅得他满手都是,散发着的都是少女独有的体香。胯下的肉棒被禁锢在内裤里早就硬的快要爆炸了,他赶紧单手解开裤拉链让精神抖擞的肉棒出来透透气。

    “大鸡巴啊啊啊去了去了”当真被手指玩弄得爽极,她不由自主拱起纤细的腰主动送上自己甜美的唇,下面的嘴一张一合喷涌出粘腻的液体,上面的小嘴儿则是跟他接着淫靡浪荡的吻,喃喃低语:“要鸡巴”若此刻她的眼睛是睁开的,恐怕也是被快感冲刷到无神的吧。

    有些遗憾不能完全把淫娃的浪态完全看进眼里却也知道要是她真的睁开眼睛就完蛋了,他把她翻了个身,扶着鸡巴拿龟头蹭了蹭大张着的粉嫩穴口,直到小穴开始热情地吞吃时这才猛地干了进去,直接插到了最深的地方。

    “啊啊啊啊!”这根鸡巴比起三根手指可要长得多热得多,柱身上突出的青筋紧紧贴着她幼嫩的甬道跳动着,每跳动一次她都有血管跟着一起跳动着灼烧起来的错觉。他还没有开始动,这种热度已经迫使她扭着腰晃起了屁股自己开始一前一后地动起来套弄,用鸡巴来给自己的骚穴止痒:“动一动哈我要”

    “真是个淫娃。”被她这副浪荡的样子刺激得眼睛都开始发红,他掀起她的裙子扒下内裤拍了拍小翘臀,然后抬高她的腰又快又猛地肏干了起来。

    处在高氵朝余韵后的穴还在食髓知味地包裹着他进入体内的大鸡巴,就像几千根舌头在舔舐着的快感让他爽得浑身都在发抖,肏干的力道像是要把少女捅穿一样,全根拔出又狠狠没入,撞得她哀哀直叫,声音里却没有多少痛楚反而全是快感。

    “真紧。”他勾唇抽插得更加大力,都能看到随着鸡巴一同翻出穴的媚肉那副饥渴至极的模样。深知其他人只是去上个厕所顺便买些东西很快就回来,甚至他都已经听到了车外有人嬉戏打闹的声音,他也就无意锁住精关。虽然很想再多享受一下这浪货那么会夹的穴,可毕竟不是纵情的时候,只能咬着牙开始进行最后的冲刺。

    “太,太快了”她哆嗦着嘴求饶,纤腰一扭一扭试着逃开这种铺天盖地的快感,可被精虫上脑的男人抓得死死的动不了分毫,“等等,慢一点啊啊。”在这种快要被干死的情况下,她的大脑一片混沌早就忘记了思考这个人是谁,本能促使她夹紧了穴内不断胀大着的肉棒尽情吐露着淫乱言辞:“要死了,坏掉了坏掉了”滚烫的液体浇上敏感的内壁,她抖着在大巴的座椅上又去了一次。

    冥冥中感觉那人把她的裙子急匆匆复原又匆忙离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攥紧了手中不知什么时候从那人身上扯下来的一粒纽扣。

    ————

    我,度过了忙碌的一周。然后回家,电脑嗝屁了,拿去修,全部格式化

    想哭qaq</p></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