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耽美小说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二卷VIP卷 第44255章 手笔

第二卷VIP卷 第44255章 手笔

 热门推荐:
    蚯蚓露出了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看着宁舒把树给拔了。

    虚空之中有多少花花草草遭受了她的毒手。

    人家长得好好的,非要给挪了地方。

    这些花花草草心里大概有句妈卖批要大声讲出来。

    宁舒扛着大树就往家的方向走去,蚯蚓跟在宁舒的身后,想了想问道:“要不要我帮帮忙。”

    “好呀。”这玩意真重,宁舒将树哐当一声放下,拍了拍手,“你来扛一会。”

    蚯蚓深呼吸,双手抱树,准备扛在肩膀上,结果扛一下没能扛起来,再扛一下还是没能扛在肩膀上。

    宁舒:“……算了,算了,我来吧,你是个文弱书生。”

    蚯蚓:……

    太尼玛丢脸了,被一个小姑凉说成文弱书生。

    感觉这不是树,是千年沉铁,这么重。

    他抬不动很正常,她抗得起来才不正常。

    蚯蚓让开了位置,看到宁舒腰一弯一挺就把树砍在了肩膀上,跟蚂蚁扛着火柴棍似的,特别滑稽和不可思议。

    她到底是有多大的力气啊。

    回家的路有点远,宁舒一路扛扛停停的,好歹把这棵树给扛回家了。

    伐天看到宁舒搬东西回家没有一点意外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怀,总喜欢种一些花花草草的。

    院子里已经有一颗世界树,现在茂密无比,风一吹呼啦呼啦的,每天都有枯萎的树叶掉下来。

    又栽种了一棵树。

    宁舒回到家里拿出铲子开始呼啦呼啦地挖坑,蚯蚓在旁边帮忙。

    挖了一个大坑,宁舒把树种下去,用铲子填坑,用铲子拍一拍泥土。

    宁舒对伐天问道:“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伐天:“没有。”

    宁舒:“但是我有。”她指着树上的椰子,“看见那颗椰子了吗,上面有很多纹路,椰子里面的生灵都破壳了,就这颗椰子没诞生,上面的纹路很多,我以为是你的手笔。”

    “是吗?”伐天去观察那颗椰子,手转着椰子,凑近仔细观察,“并不是我的手笔,我没有嫌到无聊到给一颗椰子雕花。”

    “雕花,不是神纹吗,我看得头晕眼花的,我还以为是神纹呢。”宁舒问道。

    “这么花换谁看都得头晕眼花。”伐天说道,“是神纹。”

    “这是哪方面的神纹?”为什么在一颗椰子上刻神纹,哦,大概是要加强里面生灵的力气。

    伐天仔仔细细地观察,甚至拿出纸笔开始描摹,宁舒凑过去问道:“很复杂吗?”

    伐天:“是挺复杂的,有些纹路很奇怪。”

    宁舒:“那是哪方面的神纹。”

    伐天想了想说道:“应该移植吧。”

    “树木有移植嫁接重生的功能。”

    一颗椰子上的纹路足足描了十页纸,宁舒瞄了一眼赶紧移开眼睛,感觉要瞎了。

    伐天收好了纸张,“我去找老头聊一聊,这些纹路我都没有瞄过,你没事多观察观察这个椰子。”

    宁舒点头,“好,你早点回来,我也很好奇这上面到底是什么。”

    伐天收拾包裹就走了,身后跟着瑾己。

    瑾己现在已经成了伐天的小尾巴,走到哪里就要跟到哪里。

    宁舒站在树下,看着挂在树枝上的椰子,“这玩意什么时候破壳呀,好期待呀。”

    就想看看这里面会蹦出一个什么玩意。

    盯着看一会,宁舒也懒得看,迟早会破壳的。

    但如果里面的生灵死掉了,那么就永远不会有破壳的一天。

    宁舒都忍不住拿榔头直接砸开,有点等不到破壳的哪一天。

    得找点事情做,免得注意力都放到了这颗椰子上。

    蚯蚓说道:“那些人现在都等着呢,你不去见一见。”

    宁舒:“对哦,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

    原来是旗袍男祖礼他们。

    注意力都放到了椰子上,她太好奇这颗椰子了。

    宁舒和蚯蚓进入了绝世武功之中,看到沙滩上摊着很多的人饼,一个个的,像是在沙滩上晒太阳似的。

    看到宁舒来了,旗袍男立刻推了推身边毫无精气神的同伴,正襟危坐起来。

    所有人一瞬间变得精神抖擞起来,目光炯炯地盯着宁舒和蚯蚓二人。

    宁舒咳嗽了一声,“大家别紧张呀,我就说几句话。”

    旗袍男立刻开始鼓掌起来,其他人也跟着啪啪啪一时间掌声不断。

    宁舒:???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旗袍男,这人什么毛病啊?

    这说这话呢,你啪啪啪拍掌是干啥呢?

    旗袍男一瞅宁舒的脸色,顿时心虚无比,也不敢拍了,稀稀拉拉地掌声终于停了。

    宁舒说道:“我来这里是有一些事情要说,你们面对的大海里有很多的位面,人有生老病死,位面也是一样。”

    “你们做的事情跟以前在组织里做的事情是一样高。”

    “你们想要去小世界就下海,自然有小世界的力量拉扯你们进入小世界。”

    旗袍男弱弱地举手,“那获得的报酬。”

    “报酬是天道给你们的,我们这边就不拿,但如果你们做了出格的事情,天道灭杀你们也只有自己承受,不会救你们。”

    “后面有一片的陆地,可以作为你们的根据,修个房子什么。”

    “还有,人多矛盾就多,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可以打,往死里打,打死了我再换人就是。”

    众人:……

    这幅不差人的态度着实气人。

    旗袍男:“怎么会打架呢,我们不打架,我们相亲相爱,互帮互助,亲如一家。”

    宁舒翻了一个白眼,那最好了。

    “好了,大家开始行动吧,原地解散。”宁舒直接说道。

    这……

    这就完了……

    众人有点茫然,在沙滩上坐了一会,旗袍男说道:“要不,我们先修个房子。”

    “好吧。”一时间还没有上首。

    旗袍男追上宁舒,追进了小木屋,宁舒一屁股坐在竹椅上,咕噜咕噜喝水,“还有什么事情?”

    旗袍男问道:“我就是想问问,是不是还是像组织里那样。”

    宁舒点头,“对呀,我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就是组织里那样的。”。

    宁舒看着旗袍男:“你到底还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