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网游之我是创世神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算账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算账

 热门推荐:
    :(),

    说好的让三招,结果他连一招都没有抗住!

    柳凡嘴角裂开,这一记无踪掌,从刚刚来的路上就已经开始酝酿,真气早早的就在手心里面运转了!

    无踪掌的特性,那就是真气凝聚得越多,它打出去的威力就愈发地强大。

    这还是柳凡传授裴璇璇时偶然得知,特别是在打树干的时候,认真蓄力跟短时间蓄力的威力差距。

    群众一脸懵逼,眼看着张长倒在了地上。

    不过,这一下并没有人叫停。

    恩怨赛,那就是要至死方休,必须有一方人死了才算是结束。

    此时的张长,不过是被柳凡打得失去了战斗力而已,在他真正死亡之前,比赛会一直进行。

    柳凡望着地上的张长,邪恶地咧嘴一笑。

    “呵,你不是想要杀我吗?有能耐你就起来啊?说我是一个废物,那你岂不是连一个废物都不如?!”柳凡冷笑着嘲讽。

    “你,你不要过来……”

    张长躺在地上,无踪掌强横的冲击力,已经将他腹部的内脏震乱,而且就连胸口的肋骨都断裂了好几根。

    如此状态下,他能够挤出一口气说话就已经是很大能耐了。

    看着柳凡一脸的阴笑,张长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柳凡可不打算让张长死得太过于爽快,现在在这里,这场恩怨赛上,自己想要对张长做什么都可以!

    因为,此时在场上的二人,在互相对方眼中都没有人权。

    柳凡左右顾望了一下,最终将目光锁定在了场地周围的看守者身上。

    犹豫了一下,柳凡来到了一个看守者面前,指着他的皮质腰带问道:“你好,请问你这个皮带能不能借我一下?我等下就还给你。”

    “你想要干什么?”

    看守人不解地望着柳凡,旋即,看见柳凡脸上的阴狠笑意,他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这些看守人,一天天的工作十分乏味,今天难得有一些新鲜的玩意来看,他当然乐意付出一点小代价看看热闹。

    当即,看守人就抽下了自己的皮带。

    柳凡把握了一下皮带的质量,啪啪!两声拉了两下,柳凡就扭头朝着张长的方向走了过去。

    闻见皮带的声音,场地周围的观众都是一脸懵逼。

    直到一皮带抽在了张长的身上,所有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去,这小子真狠啊,不杀人,居然拿皮带来抽……”

    “啧啧啧,这种力度,皮肤都给打成豆腐渣咯。”

    随着场地上一声声抽打声响起,张长求饶的声音也不输抽打的声音。

    “啊啊啊!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你杀了我吧!呜呜呜……”张长凄惨的哭腔不断地发出求饶的声音。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见,你让我抽大力一点?好!”

    啪!

    “啊!!!”

    啪!

    “啊啊啊!!!”

    “别打了!呜呜呜,我错了,我不该得罪您的,柳凡大哥,您大人有大量,求求您不要跟我一般见识,要是您讨厌我,求求您直接杀了我吧!呜呜呜……”

    面对柳凡的皮带伺候,一下下几十下下来,张长后背的皮肤已经烂成了一片肉泥。

    在接下来的抽打中,观众甚至能够清晰地看见鲜红的肉沫飞出,每每皮带落在张长的身上,场地周围的观众心里面就发痒一阵子。

    最后,张长后背的白骨都被打出来了,柳凡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

    此时,张长求饶的声音已经奄奄一息,可是嘴里仍然挂着:“别打了,别打了,求求您别打了,杀了我,杀了我,杀了我吧……”

    大概五分钟左右,柳凡擦了自己额头的汗珠,将皮带扔到了地上。

    “tmd,累死我了,靠!杀猪都没有这么累。”

    望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张长,柳凡觉得气也泻得差不多了,于是就抬起就踩在了张长的脸上,只需稍稍用力,就能轻松地碾碎张长的首级。

    这一幕,有些观众再熟悉不过。

    当初,柳凡踩死大朱的时候,就是用这样的方式。

    砰!

    柳凡一脚下去,场面如同装着番茄酱跟豆腐的气球炸开,一地都是番茄酱跟白豆腐的混合物。

    这场面,恶心程度让不少人原地呕吐。

    接过了张长,柳凡来到了司徒命面前,抱拳恭敬道:“感谢司徒大人给的机会,现在我已经解决了张长,若是没什么其它的事情,我就先告退了……”

    “慢着。”

    司徒命话落,几个执法部的人用刀鞘拦住了柳凡离开的去路。

    司徒命的声音在后方响起,“在你走之前,我觉得我有必要跟你清算一些东西,来人!把人给我带上来。”

    随着话落,几个执法部带着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场地之中。

    柳凡定眼一看,顿时就心凉了半截。

    此人,正是那天自己带着张青青去御医房,那两个拦截自己的门卫存活下来的那一个,没想到自己刚填完一个坑,居然又陷入了另一个坑里面。

    现场,除了柳凡本人跟司徒命,似乎完全没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司徒命面带微笑,对着柳凡道:“想必,不用我跟你细说了吧?还希望你自觉一点,不要让我们执法部的人动粗。”

    柳凡无奈苦笑,望了一眼场外的裴璇璇。

    在楚门中杀人本就是死罪,而且自己杀的还是御医房的人,虽然是看门的,但他们的身份等级却永远比清洁部的下等人要高。

    见柳凡不做挣扎,司徒命很是欣慰,一招手,两个执法部的人径直走向柳凡,直接给柳凡戴上了镣铐。

    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柳凡被摁压着跪在了场地中央。

    裴璇璇里面咯噔了一下,全然不知道柳凡犯了什么事情,当即就朝着司徒命吼道:“司徒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江湖恩怨赛,我师父杀人了,那不是不算违抗楚门的规矩吗?您这算是什么意思?滥用私权吗?!”

    “大胆!掌嘴!”

    几个执法部的人飞向裴璇璇,一个控制住裴璇璇,另一个直接抄起一根竹编就抽在了她的右脸上面。

    啪!!!

    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留在了裴璇璇脸上。

    柳凡瞪大了眼睛,双腿卯足了劲,想要蹬起来却被两个执法部的人死死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