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网游动漫 > 农女生存记 >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九十七章:住在这儿

章节目录 第一百章九十七章:住在这儿

 热门推荐:
    (),

    车轮声渐渐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女声,她喊:“阿兰,阿兰!”

    张阿兰讶异地指了指自己,仔细辨认一下来人的声音,瞬间眉开眼笑,对陈温说:“是银杏。”

    刘银杏来了?

    据上回刘银杏学成之后,陈温就没再见过她了,倒是刘杨木,她元宵的时候还看到过一回,他还给自己零嘴让自己路上吃来着。

    陈温撇嘴,想他干嘛!

    心里一面对刘杨木嗤之以鼻,但陈温一面又想,刚才那车轮声……说不定就是刘杨木。

    这般想着,陈温脚步比张阿兰快多了,先她一步踏出家门,左右环顾一圈,没看到牛车的影子,自然也没看到那个少年的身影。

    她满心欢喜的像被浇了盆冷水似的,愣在原地,缓缓低下,望着脚尖出神。直至张阿兰不小心撞到了她,张阿兰兴高采烈地冲着刘银杏挥手。

    “银杏,我在这儿!”

    “你怎得在陈温家呀,怪不得叫了半天没反应。”

    刘银杏嗔怪地说道,脚步调转一个方向,径直走到两人身边。

    陈温看到刘银杏,背着一个包袱,站在自个儿跟前。这背了个包袱,是怎么个意思?

    张阿兰也被刘银杏肩上的包袱吸引了,拉了下她包袱,奇怪道:“你干嘛?”

    瞧这模样,好似要搬到这儿来住似的。

    而且,刚才她们不是听到车轮子的声音嘛……应当她哥也来了,怎么只有刘银杏一个人,车子呢?

    “你哥呢?”

    刘银杏没回应她的问题,目光倒是被两人的衣服吸引了,东看看,西摸摸的:“这衣服我怎得没见过。”

    张阿兰轻易地被她带着走,听她说自己现下穿的衣裙,炫耀一般,原地转了个圈,之后扬起自己的下巴:“陈温新做的,好看吧!”

    刘银杏连连点头:“好看。”

    她也好想学!不如趁着这段时间,缠着陈温学学?不,上回只学了制衣,还没学花样呢。

    想着,她揉揉自己并不细腻的双手。不行!陈温可能会嫌弃自己的绣功,毕竟自己看了都嫌弃。

    刘银杏心里盘算着这些,陈温则是想着别的。

    她回到刚才张阿兰的问题上,问:“你怎么来了?”

    关键是,你哥呢?

    这话,陈温不好意思问出口,她此时面对着刘银杏都不太自在,因为她不再拿刘银杏当单纯的朋友看待,她想做这姑娘的嫂子。

    “我来请求你们收留我。”

    说这话的时候,刘银杏委屈巴巴的,一双眼楚楚可怜的。

    张阿兰反应迟钝,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什么意思?”

    “为何?”

    陈温的问话刚一出口,余光就瞧见刘杨木的身影,她顾不得去问刘银杏原因,而是抬头,视线追随着刘杨木的身影。

    直白且热烈。

    要是李素娘要是看到了,定能明白陈温眼里流露的是怎么个情绪,还好,此刻站在她身旁的都是乳干未嗅的小姑娘,阅历不够,看不懂。

    但当事的刘杨木,隐隐觉得她的目光不对劲。

    陈温也是直至刘杨木跟她对上眼,不满地皱眉,她才赶忙低下自己的脑袋,恢复平常的模样。

    刘银杏转头自然也看到自己哥哥,忙扯了下张阿兰的衣袖,飞快且小声地跟她说:“我想住在你家。”

    当然,她哥不同意,自己路上死皮赖脸地缠着她哥,要来张阿兰家一趟。

    张阿兰问:“为何?”

    “我哥他……”刘银杏掰扯着自己的手指,解释:“他要出远门。”

    “去哪儿?过个几天的不就回来了?”

    刘银杏摇头:“他说,这回要去个十天半个月,要把我也带走,我不愿,说要来你家住着,我哥就说,要是你家愿意接受我先住着,就把我留下,不让,就要带我走。”

    去哪里?

    陈温抿着唇,看着刘杨木不发一言。

    张阿兰也迷惑了:“带你去干嘛?”不过,她也能懂,刘杨木可宝贝这个妹妹,他家又没人,想要带在身边也放心。

    刘银杏为什么不去,出去玩多好啊!

    “行不行?”

    刘银杏双手合十,做请求状,张阿兰表情松动,张了张嘴,同意的话语被人打断了。

    “银杏。”

    刘杨木停在陈温家门口,一脸不满地喊刘银杏的名。

    刘银杏扬起个笑容,转头冲着自家哥哥说:“哥,我跟张阿兰说好了。”

    “……”张阿兰咬着自己的唇,看向陈温,她刚才还没开口呢吧?

    刘杨木沉默片刻,道:“会打扰人家。”

    刘银杏连忙用眼神,看向陈温和张阿兰,张阿兰被刘杨木看得结巴,赶忙摆手:“不会的。”

    刘杨木皱眉。

    他一皱眉,张阿兰就慌里慌张的点下头。

    陈温站在一旁忍俊不禁,怎么,他还会吃人不成?

    “哥!”刘银杏叹了声气:“我一个姑娘家,跟着你们两个大男人,影响不好。我留在这儿,还有人陪着讲话,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打扰人家。”

    她存了银钱,到时候就当伙食费,玉珍婶人好,定会同意的。

    而且,他跟张北去远门,还带着自己一个累赘不成?刘银杏不愿就不愿在,她觉得自己会是哥哥的拖累。

    她身体还没恢复过来,不知道何时回复病,跟着他们,一路上哥哥定然要照顾着自己一点,那岂不是耽误他们的时间?原本只有十几天左右,可能因为自己,硬生生地拖也不定。

    “就让银杏留在这儿吧,我们会替你照看好她,而且她还有绣花没学呢。”

    陈温开口,轻柔的声音,一下子抓人耳,刘银杏连连点头,指着陈温身上的衣裳对她哥说:“对啊,我还没学完呢。”

    然后自己的手就握住了陈温,陈温一愣,慢慢回握。

    刘杨木的目光这才落在陈温身上,眉头一下舒缓,许久过去,落在陈温身上的目光无神,好似在思考到底同不同意她的话。

    陈温抿着唇,不让自己笑出来,他妹妹迟早会被自己拐跑的。

    刘杨木许久没说话,陈温笑着问:“杨木哥要去哪儿?”

    “远门。”

    刘银杏小声地对陈温解释,陈温含糊的点头,目光依旧停留在刘杨木身上,仿佛,只要从他嘴里说出的,才是正确的答案。

    可刘杨木没回答她,他看到两人紧握的手,直接一声轻笑,问刘银杏:“真要留在这儿?”

    刘银杏坚定地点了点自己的小脑袋瓜。

    “那……”刘杨木低垂眉眼,跟她说:“那你可好久不能见到我了。”

    “那我就在这里等哥哥回来。”

    反正,哥哥只是去个十天半个月,又不是一年半载,什么见不见的,她都快看腻了。

    “……”刘杨木双手环胸,无奈地仰头笑了声。

    依了她吧,内心有道声音这么说。

    刘杨木看了眼陈温,这才松口:“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