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文小说 > 网游动漫 > 重生之我成了仇人的掌中娇 > 章节目录 第四十间六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

章节目录 第四十间六章 女人之间的战争

 热门推荐:
    (),

    “你说得对,我和小朝的关系确实不清不楚。”沈慕白笑眯眯在一旁补刀,眼眸中有狡黠的目光流转。

    “你你你、”得到他的亲口承认,楚星辰变脸,“你太不要脸了!”

    “没办法,谁让你的叶哥哥喜欢呢?”云朝撑着下颚,弯眉浅笑。

    “你说,你到底有多少钱才肯离开他!”

    “不不不,”云朝举起一只手指,摇了摇,“不要谈钱,谈钱太俗气了。”

    “你这时候装什么清高,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辆车是叶哥哥送你的,他每个月还会给你一大笔钱,还有你身上穿的衣服,背的包包,都是叶哥哥给你买的,”楚星辰使出杀手锏:“我告诉你,如果你不离开他,我就把你的事情在公司宣扬出来,我看你还怎么在公司混!”

    “你——”云朝身子微微颤抖。

    沈慕白看了看剑拔弩张的两人,露出一丝玩味。

    “我和叶哥哥青梅竹马天作之合,不论他玩过多少女人,最后的妻子都会是我,”楚星辰骄傲的抬抬下巴,“到时候,你在公司也混不下去,叶哥哥也会抛弃你,人才两失,看你怎么办!”

    沈慕白好整以暇倚靠在车边,楚星辰已经完全无视了他,从他的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云朝颤抖的肩膀,继续颤抖,坚决颤抖着,不停地颤抖着。

    似乎真的被她一番话打击到了。

    “现在知道后悔不算晚,只要你主动跟叶哥哥提出分手,我就不会将你的事情到处说,”楚星辰沾沾自喜,看了眼沈慕白,虽然这个男人也很好看,但是不及她眼中的叶哥哥十分之一,“这样,对你们也都好。”

    “分手?”云朝夸张道:“你以为我是笨蛋吗?他现在不知道对我有多么大方——”

    “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要钱,容易的很,我来给!”

    “你确定你给吗?”云朝嘴角上翘:“多少钱你都给吗?如果我要一百万呢?”

    闻言,楚星辰脸黑了下来,“你不要狮子大开口,四十万,一口价,过犹不及的道理你应该明白!”

    “好!四十万就四十万,”云朝一口应下,“不过我只要现金,支票和其他的我都不要。”

    楚星辰大喜,一口应承下来,“那我要去银行去取。”

    她也不傻,云朝答应之后,她拿出纸笔,让云朝写下保证书。

    内容无非就是拿到钱了之手保证离开叶醇等等。

    “也行,我也不急于一时,晚上七点钟,我们在天台上面见!”两人约定之后,皆大欢喜,云朝将保证书收起来,说拿到钱了之后再交给楚星辰。

    待楚星辰笑容满面离开之后,云朝露出一抹冷笑,将手中的保证书撕碎。

    一直立在一旁当作隐形人的沈慕白开口了:“你又想出什么整人的点子了?”

    云朝与他对视一眼,道:“拭目以待。”

    对于上次楚星辰去打小报告一事,让她知道了叶醇对她的态度,结果她拐带江沅跑到海口,差点被人扒了衣服吃干抹净,她一直都没有好好去感谢感谢她,不然,这一口恶气,从哪里出呢?

    她自认为,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有德报德,有怨那就报怨吧。

    叶醇这几天不在s市,所以云朝多半是回到了和珂珂一块居住的小高层,等到六点半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排水管的师傅问你要淋多久?”珂珂边听电话边问道。

    “最少半个小时,剩下的随意发挥。”

    挂了电话,珂珂看着躺在沙发上敷面膜的云朝,问道:“你也真是够损的,这办法都能被你想出来,不会出什么事吧?”

    “现在不过初秋的天气,我看了温度的,十来度的样子,不冷,”云朝将因说话带起的褶皱抚平,“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还真当我没脾气,就让楚星辰和她的钱过半夜吧。”

    七点钟,夜色已经完全降临,楚星辰背着一个包上了黑黢黢的天台,找了半天,却没有看到和自己约好过来的云朝。

    奇怪的很,这一晚,天台下了一场雨,一场奇怪的雨。

    外面星光灿烂,微风和煦,但是在天台上的这片地上,上了一场局部小雨,楚星辰跑到哪,雨就下到哪里。

    楚星辰吓得三魂丢了七魄,抱着头顶准备下楼时,却莫名其妙的发现唯一进出的铁门竟然被人锁上了。

    初秋的天气虽然并不是很冷,但是头顶的雨水绵绵不断的落下,凉风一吹过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拼命叫喊着捶打铁门,可顶楼天台本来就没有人来,楼下的办公区早就下班,叫破喉咙也没有听到,这场莫名其妙的小雨还在如影随形的跟着她,楚星辰在楼顶狼狈的逃窜。

    终于过了半小时,雨停了,楚星辰缩在一个角落拿出淋得湿透的手机,哆哆嗦嗦拨出了求救电话。

    一个小时后,江沅带着人撬开了天台的铁门,打着手电筒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冻得瑟瑟发抖,奄奄一息的楚星辰。

    这件事情,第二天就在公司里面传了个遍。

    例如:楚星辰被人救走的时候,冻得迷迷糊糊,嘴巴里面还在不停念叨着是云朝害她。

    这件事跟云朝有什么关系?

    又例如:保安上去天台搜查,找到了楚星辰带上去的一个背包,打开背包,里面竟然是一整袋冥币。

    为什么会有一背包的冥币,这件事怎么看都透着一股蹊跷。

    吃瓜群众看热闹,只知道楚星辰受凉之后,又惊又怕,邪风入体,一是发展成了肺热,已经转入了市内第一医院的icu病房,有专业的医生24小时全程陪护。

    而离开了好几天的ceo也终于回来了。

    下午时分,叶醇拉着不情不愿的云朝,来到了楚星辰的病房。

    楚星辰躺在病床上,双眼含泪,可怜兮兮撒娇道:“叶哥哥,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星辰都快要被人害死了。”

    云朝翻了个白眼,昨天气焰嚣张耀武扬威的人真不知道是谁呢!

    她适时的从叶醇背后站出来,“我看她生龙活虎的挺好的。”

    一看到云朝,楚星辰立马变得激动起来,指着她喊道:“你走,我不要看到你!”

    说着,又委屈看着叶醇道:“叶哥哥,你明明知道我不想看到这个人,你为什么还要带她来?”

    “咳咳......咳咳......”

    “我说,你确定不要给她换家医院吗?”云朝说道:“我看她这一副咳得断气的模样,别是这家医院医术不精吧?”

    叶醇转头,如墨玉一般的眼眸无奈的看了她一眼,他才不在的这几天,她就这么能闹腾。

    “你还要呆多久,你们有话先说,我走了。”云朝没有走成,被叶醇一把拉住手腕,与她十指交握,态度不言而喻。

    楚星辰一看,咳得更厉害了。

    “星辰,你好好休息,配合医生治疗,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说完,也不理会楚星辰的呼喊,带着云朝离开医院。